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无限猎场 > 第四百零七节 汹涌x的x巨浪(1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就麻烦你了,以这些为纲要写个故事出来,展示在上面。”王洛看着博列,指了指上方的金字,这样写道。“能做到吗?”

    博列看了看一旁的汉弗拉。“我想,没问题。”

    “你同意吗?”王洛又写了张纸条给汉弗拉。

    “如果您决定要这么做。”汉弗拉回复道。“我没有反对的理由。”

    没有反对的理由....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应该不是背叛....以他的能力,如果是背叛,不会表现的这么拙劣和可疑。他是知道了什么?预感到了某些危险?

    算了,不宜过多干涉。如果需要帮助,他应该会想办法的。

    在博列写完这些内容之后,可以再准备点儿给那些法师看的内容。

    譬如:‘自己辛辛苦苦,冒着危险做研究,却被贵族们无中生有的怀疑和误会。相信敌人的说法,而不相信自己人。’

    ‘研究会带来力量,过去我们弱小,所以那些人都骑在我们头上。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很强大了,凭什么让那些贵族骑在我们头上?’

    ‘那些贵族实在太弱了,我们本来还打算救他们,但他们却愚蠢的怀疑我们!这种既弱小又愚蠢的人,那种恶心至极的诽谤,又有什么辩解的必要?不如把他们都干掉算了!实验室里还能多出一些实验品来!’

    把精力投入到研究中的这些法师,有可能同时还擅长政治交涉吗?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些思路,都是完全符合法师利益的。一旦它们出现在那些法师面前----也许有少数的法师能保持理智,但作为群体,他们一定会被打动。

    这些被打动的人,行动力会大幅度提升。会开始影响周围的人。而那些贵族们,看到了自己之前的宣传稿后,再看到这些....啧啧。

    妖魔化是宣传工作的生命线。一定要提出最糟糕、最可怕的设想,然后大声吵嚷的谁都知道。

    大部分人,大部分时间都不思考。只要这种设想在这两个群体中传播开来....为了安全,他们也将不得不采取一定的防御手段。而如果其中的一方发现了另一方的行动,也必须跟随着采取相应的行动。

    在较好的情况下,双方不会进行交流,而是对抗逐步升级,最后大打出手;较为普通的情况,是双方进行会谈,互相交底,然后继续升级防备,但短期对抗缓和。

    糟糕的一种,莫过于他们决定先清除敌人,齐心协力先干掉我,然后再进行利益的分配。为了避免这种结果,需要战斗中坚持住。

    只要在战斗中能顶住,短期内让对方拿不下,再表达出了愿意交出精魂的意愿...双管齐下,敌人给自己这边的压力就会减少,而他们内部的矛盾就会上升为主要矛盾。

    可惜,以自己目前了解到的内容,在下个阶段很难再做些什么了。

    宣传很有效,但是单靠宣传终究还是不够的。要是促使他们进行行动就好了,找些托儿,伪装成贵族,攻击一下法师;或者伪装成法师去捕杀贵族....然后再进行更深一步的宣传,让他们犹疑、担心、恐惧。

    到了那个时候,少许的行动都会成为导火索,在这两个矛盾本来就积累了很久、很深的群体之间造成更大的冲突。

    远处的海浪声又响了起来。

    这次,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汹涌,都要激烈。浪花有数十米高,在一瞬间,王洛感觉到了城墙上方那个无形的防护罩在不停的震颤。

    同时,天上的鸭群再次嘎嘎的尖叫起来,随即在天空中加快了盘旋的速度。不远处,特尔特杜身边的数挺机枪开始喷出火舌,向天上的鸭群攻击过去。这次,他们的攻击效果提升了很多,更多的飞鸭尸体掉了下来。

    随后,扑向城堡的海浪终究没能击碎外围的防护罩,升到最高点的海浪,哗啦啦的破碎、消散,变成一坨坨的碎末,然后从城堡的上方滑落下去。

    从它们滑落的角度,防护罩隐约的呈现出来,它是透明的,像个碗一样,倒扣在城堡上方。

    看这模样,如果刚刚海浪击碎了防护罩,那鸭群也就向下扑来吧。在被海水卷走的时候,除了少数人,大家应该都难以做出防御的动作,而只能任由他们宰割。

    王洛看向营地里。

    大部分契约者,都正看着外面。尽管看不到他们的表情,王洛也能感觉到他们心中的惧意---在汹涌的海浪冲击下,这座城堡又能支撑多久呢?

    在这样的情况下,城堡上的防护罩也会变成他们的心理防线。一旦它碎裂,很多人的心中也会随即被恐惧填满。

    要是可能的话,王洛很想打破这种恐惧感。虽然现在的关键不是这个;虽然如果把精力投入到这边,那么投入到敌人那边的精力就会减少....但自己这边,也不能全然不管。

    稍稍做点什么吧。王洛在营地中看了一圈,发现了纳尔斯他正站在一处空地上,手里握着匕首。在他身边,有几个受伤的、正在互相扶持的人。

    ...是打算在我们顶不住之后,救下自己和同伴吗?

    这个可以利用。这种行为本身就应该加以责备的---不管自己多想争取他、拉拢他,也必须这么做。

    王洛看了看汉弗拉。如果自己的这位秘书长没有最近的异常行为,派他去详细交流一番会是个好选择---但现在就算了。

    “请替我去跟纳尔斯说一声:既然他的朋友们都能行动了,就请他们去特尔特杜手下进行战斗。”王洛写了一张这样的纸条,递给汉弗拉。“麻烦你了。”

    “他们可能会拒绝。”汉弗拉看到纸条上的内容后,这样回复道。

    “跟他们说,这不是请求,是命令。”王洛写道。“告诉他,我没有资格在整个团队都很危险的时候,容忍那种公开的自私行为。如果引起效仿,便会招致全面的危机。希望他能理解。”

    “至于拒绝,他不会。身边都是伤员,他不敢拒绝。”

    汉弗拉看了看远处的纳尔斯,点了点头,随即向那边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