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无限猎场 > 第三百九十八节 汹涌x的x巨浪(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特尔特杜点了点头,又写了起来。“这是场景的攻击?还是评议会那群人在袭击我们?”

    “无法确定。”王洛考虑了一下之后,这样回复道。“那位评议会的领袖,B&B团队的阿诺德先生,似乎有改变兽群袭击目标的道具。刚才你也看到了,本来袭击我们的兽群突然奔向了雄鸡团队的那座城堡。”

    “确实。”特尔特杜写道。“看到我和亨德曼的战斗,他们就想再用这招来对付我们,那些混账!”

    “现在要做的就是击败他们。”王洛写道。“海浪被挡住了,没什么威胁。这些鸭子也不像之前的那些,会腐蚀装备,它们的属性很普通,只是擅长在水中行动,配合呼啸的海浪来攻击我们。”

    “明白了。”特尔特杜写道。“交给我吧。”

    片刻之后,周围的人们都忙了起来。城墙上的许多人都跑了下去,回到了各自的团队。汉弗拉正在和帕斯塔的某人交谈着,不时转过头,对远处的几个人大喊着些什么。

    天上的鸭群依旧在盘旋,并没有立刻冲下来---王洛有种感觉,它们似乎非要等到海浪冲破了城墙,才会一股脑儿的纷纷冲下来。远处,依旧一片漆黑,评议会并没有动静。

    在等待机会?也不知道除了原本的海浪和鸭群之外,他们是否还准备了别的攻击方式....

    博列递过来一张纸条。“您之前打算和评议会那些团队结盟?”

    “是啊,我打算进行少量的对抗,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然后一致对付袭来的野兽,以及别的敌人。”王洛看了看他,回复道。“问题是,他们有别的意图。”

    “也可能只是反应过度。”博列写道。

    “那倒不是,是故意的。”王洛写道。“上面的那些金字你看到了吧。”

    “嗯,很好的故事。”博列回复道。“应该能有效扰乱评议会里那些普通契约者的心态。在我们击败当前的攻击之后,会起到很好的效果。”

    “如果那是真的呢?”王洛盯着博列颅骨上眼眶的位置,这样写道。

    “您的意思是:梯希尔先生真的谋害了许多队友,并且复活了许多次?而阿诺德先生也和场景土著勾结在了一起?”

    王洛点了点头。“我不能完全确定看到的映像是不是真的。但我看到的,就是这些。”

    博列沉默了一会儿,才再次拿起笔来。“而在您把这些展示出来之后,他们就攻击过来了。”

    那倒不是,我们还在幻境里交谈了一会儿...“差不多就是如此。你有什么想说的?”

    “雄鸡的这位先生恐怕是被传染了厄运。”博列写道。“他和那位女士合作的太久,在利益上可能已经完全倾向于她。如果遭遇的契约者是想从他身上牟取利益的,那他还能对付,但遇到您这样坚定抵抗、毫不退让的,在您坚持一段时间之后,厄运就在他们身上发挥了作用。”

    干掉他们的是兽群的爆炸,兽群本来是攻击国王和他手下的...这样看来,博列的这种说法多少也有些道理。

    “如果是这样,现在我们只要坚守住。厄运也一样会在对面的这位先生身上发作。”博列继续写道。“他们的行为会出现各种不顺利,各式各样的,有些不会影响他们的攻击,但有些会。只要我们抓住这样的机会,做好防御或者反击,胜利的就一定是我们。”

    “如果长期处于厄运中,他们可能已经习惯了。”王洛写道。“可能他们已经准备好了。知道最糟的情况一定会发生,并且做好了相应的准备。”

    “有这种可能。”博列回复道。“但‘意外’这种事,最多也只能预料到一部分,而无法做好万全的准备。”

    王洛沉吟了一会儿,随即指着天上的金字。“把你的这种思路,以那种形式展现出来,你觉得有用吗?”

    “应该会有。”博列点点头,这样写道。“我们的人看到了,会增添信心,他们会愿意相信的;而对面的普通契约者看到了,可能会抵触命令他们攻击的人,如果这种抵触之后他们获得了利益,那就很有可能相信这种说辞。”

    王洛考虑了一下,写了起来。

    “评议会的成员们,虽然你们正在跟随阿诺德,发起了对我们---你们同伴的攻击,但我并不敌视你们。”

    “因为,你们的行动可能是在叛徒阿诺德的蒙骗、胁迫、威逼之下而采取的。要是为这种行动而责怪你们,那不是太过分了吗?”

    “我可以承诺,在战斗结束后,除了那个叛徒阿诺德,我会原谅你们所有人---你们只是被他蒙蔽了而已。”

    “不要为他作战了。他和场景里邪恶的贵族们勾结在一起,把你们送到实验室里解剖。这样的人,就算跟随着他获得了胜利,当贵族们要求试验品的时候,他除了背叛你们,送你们过去,还能做什么呢?”

    “贵族们看起来很强大,但实际上,他们是很弱小的。”

    “要不然,他们为什么要通过扶持契约者中的叛徒来谋害大家呢?如果他们真的强大,那么直接杀过来,抓捕我们作为试验品,不久可以了吗?”

    “他们是遭到了空间的诅咒,才变成了现在的这幅模样。在遭到这种诅咒之后,厄运始终陪伴着他们。”

    “大家可以尝试一下,在心中产生对原住民和这位阿诺德先生的敌意,运气就会开始变好。进一步,在行动上做出妨碍他们的做法,就能获得更多的收益和更好的机会。而不管是谁,杀掉阿诺德,杀掉这个契约者的叛徒、空间的敌人,结束这场契约者之间的内耗,让我们能够协力抵抗我们真正敌人的人,毫无疑问,将会得到空间的认可,得到最丰厚的奖励。”

    王洛写完这些之后,略看了看。

    有些用词,严格来说是太激烈了。展示出来之后,和阿诺德之间的和解应该就不可能的。

    无所谓。阿诺德用他的巨浪冲击我们的营地,也一样没有合作的意思。那么,我就用这样的信息....来形成精神上的巨浪,冲击他和他那些部下的心灵。

    比比看,我们谁能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