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无限猎场 > 第三百八十节 痕迹x的x勾勒(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博弈论并不是什么强势的、在生活中能得到广泛应用的东西。

    其原因就在于之前提起的某个道理:大部分人,大部分时间都不思考。

    而不管是经济学也好、博弈论也好,都有一个错误的、不存在的、基本上没什么价值的假设:人是理智的。

    当然,这不是说这些理论就没用了。而是说,必须在明确上面一点的基础上,才能有效运用之。

    这一点,大部分运用这种规则的人不理解。但是像阿诺德这种...玩弄规则而非遵循规则的人,有极大几率能理解。

    在此基础上,以这样的方式去回答他,会非常有效,能近乎完全的改变节奏。

    不考虑利益。什么自己的利益、别人的利益,先都丢到一边。

    调整心态,用无视利益的方式,在心态上逼迫对方、压倒对方。

    “您真的打算这么做?”一旁,看到王洛所写的内容后,汉弗拉这样问道。

    谁知道呢?王洛朝他笑了笑,没有回答。

    就算是不能这么做,难道还不能这么写吗?

    合作,从来都不是问题。问题是,他来找我们合作,还是我们去找他合作。

    那位阿诺德先生在看到这些之后,也会像你一样怀疑,思索,寻找自己之前行动的痕迹。

    首先,他是在争取过分的利益,自己是在保障公平的利益;然后,对方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往往都能从很多渠道获得利益,也往往都不愿以身犯险。

    虽然自己也不会以身犯险,但自己并不怕死。

    这是真的,如果自己对这个人的印象没错,如果他真的有那么聪明,他是能发现的。只要他是契约者,他就有很大几率会答应。

    虽然如此,他还是有一定几率会选择对抗。如果对抗的结果是不分胜负,那么他就有很大的几率开始选择退让。

    而如果他坚决不肯退让,那么自己也有办法应对----设法和那位国王进行合作。

    精魂,摆脱诅咒的关键,毁灭他们的力量。

    如果实在找不出毁灭他们的方法....让给他们也不是不行。

    条件是跟在自己身边这些人的生存和对面那些人的死亡。

    确实,精魂很有价值。但比起来,还是自己的命更有价值一些。

    如果有人来问自己,舍弃精魂就能救下周围的大家,自己会不会舍弃的话,自己一定会回答‘在满足某些条件的情况下,才有可能’。

    也就是说,周围这些人能在场景剩余时间都获得安全,并且非常感激自己的情况下。

    剩余时间的安全是必须的。不然,自己舍弃了精魂,只换来短暂的安全----那不就更危险了?

    感激也是必须的,如果他们不感激,‘大恩成仇’的事情一旦发生,自己不就危险了?

    布罗基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等一会儿,可以询问他一下....

    等等!

    这是否就是阿诺德先生展现出这种态度的目的?

    这是否就是幕后的国王先生,在发现自己对雄鸡那群人产生的态度之后,针对自己的选择而制定出来的计划?这是否就是评议会的那群人,在合作更有利的情况下,采取这种态度来对待自己的理由?

    就像雄鸡的那位先生一样,他喜欢打扮,喜欢浪漫。那么,国王就送一个女人到他面前,和他来一场诚心诚意的恋爱。

    为了这美好的爱,他背叛了契约者们。尽管可能为之后悔过许多次,但在最终,他还是为了爱而付出了一切。

    那时候,他恐怕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行为会得到什么结果---但还是这么做了。

    现在,自己知道这封信写出去会得到什么结果,也只能继续这么做吗?

    那位阿诺德先生,只要改变一下这封信的内容,然后公开它,那么合作就全无可能。到时候,野兽再袭击过来,自己就只有一条路可走。

    之后,他们---布罗基斯,或者别的什么人,只要出现在自己面前,那么于情于理,自己都会选择交出精魂,干掉面前的评议会残部。

    除了雄鸡的那段剧情....之前兽群的袭击、各团队的前来,会不会都是他们的安排?

    而这一系列行动的目的,都是为了在自己面前营造一个:‘把精魂交给他们才最有利’的局面。

    很有可能。他们不想正面和精魂的力量抗衡---那说不定会导致他们的毁灭。于是,就采取各种手段来调整自己的心态、情绪、期许值、目标...最终把自己的思路引到妥协、和他们交易上?

    如果这个思路是正确的,那位阿诺德先生,会不会像雄鸡的那位先生一样,也是在和场景内的某人合作?

    甚至,不止是合作?他就是直属的国王手下?

    如果是这样,那么该以什么样的方式答复他们?

    王洛把刚刚写好的那些内容收了起来。

    “尊敬的阿诺德先生,我听说,您很久之前就进入这个场景了---仅仅只比卓越的雄鸡团队稍微晚一点儿。”

    “在最近,我了解到了一些情报。在很久之前,在与那个虽然整体来讲很强大,却有着某些致命破绽的雄鸡团队的对抗中,您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优势,获得了精彩的胜利。这实在是值得佩服的事情。”

    “但是,您在这个过程中所展露出来的,那种胸有成竹的模样,实在让我不得不怀疑,您之所以强大,其理由和雄鸡团队的那位先生是否有类似之处?”

    “又或者,是不是更进一步了?您不仅仅是合作,甚至就直接是他们中的一员?”

    “如果我的这个推测是正确的,您采取的态度就有了合理的解释。恐怕,这也不是您的态度,而是上方命令您采取的态度?”

    “无论这个推测是真是假,还请您尽快改变态度。因为,您的部下们,很快就会知道我的这个推测。如果您继续寻找各种理由来破坏合作,他们应该有足够的能力从您那里逃走。您要知道,我这里对于投奔过来的人,是来者不拒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