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无限猎场 > 第三百六十一节 破碎x的x虚荣(1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炫目、耀眼、美丽至极。

    在这光芒亮起的瞬间,模糊的感觉就消失了。

    这时,面前的许多骨兽发出了巨大的滋滋声,扑向了前方的那几个双头鹫成员。特尔特杜二号正向前冲去,一些人跟在他们身后。但应该来不及了。普吉在那里注视着他们,一动不动?

    瞬间,那几人的面前立起了高大、金光四射的墙壁。它呈一个V字型,将兽群的大队夹在其间。而V字的尖端并没有封死,也没有那么尖锐,而是留出了多个缺口和凹陷,有两个位置还特意留了拱门和通道----仅能容纳一两只野兽通过。

    有些骨兽们咆哮着,用尖牙和利爪攻击着墙壁,却没有任何效果。随后,找不到出路的骨兽,大都从墙上留出的两个拱门通道里钻进来。

    然后,正好迎上右侧的的特尔特杜二号那队人,以及左侧的普吉那些人。

    他们之前的站位,正好是拱门的位置。这就是普吉的计划?这墙的模样,有些像之前那个继承者团队的人所使用的技能。不过他做出来的墙是直的,而不像自己面前的这道一般曲曲折折。

    是双头鹫也掌握了他这样的技能?还是别的什么?算了,这个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为什么我先看到金光,然后才看到这座光墙矗立起来的过程?

    刚刚以周素烟的声音说话的那个女人,又是谁?她的声音为什么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了?

    前方的二人,正在进行从容的战斗。特尔特杜二号手中的盾牌已经消失了,他正挥舞着大锤,砸碎了正冲过来的一头骨狼的颅骨。

    随后,一道光从下一只骨狼的身上闪烁出来。二号打了个激灵,掉过头就向后跑。但是立刻被身后的人拦住了,同时,一个应该是早就有所准备的双头鹫成员迅速的站到了他原本的位置上,挥舞着手中的长枪,贯穿了刚刚发光的骨狼。

    在普吉那边也是如此。有些骨兽会恐惧技能,所以设置这样的通道吗?这就是他说的‘有办法对付它们’。

    真聪明。

    后方,砖墙上的契约者们还在对兽群进行射击。如此一来,只要它们没有聪明到改变路线,绕过光墙从两翼来进行夹击,说不定可以轻松的应付他们。

    王洛正这么想着,眼前再次变得模糊。随后,周素烟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做的很出色,但是,你以为这样就能击败它们吗?”

    “他们都很优秀。”王洛回复道。“就算遭遇意外,也有各式各样的底牌可以动用。”

    “没用的。”她的声音里浮现出一丝悲哀。“光凭优秀,什么都解决不了。”

    这话像是有所指,有所感慨。她到底是谁?

    国王的手下,某个贵族的成员?这种装腔作势的说法方式有些像。但她为什么过来?布罗基斯做了什么?

    他回过头,向后方的营地看去。在火把的照明下,无数人朝着远处的兽群射击着,一群人都是骷髅的模样,看不出谁是谁。

    如果她是因为什么理由而过来,那除了布罗基斯应该没有别人。这位后勤官又犯蠢了,把自己的事情告知了别人。如果是这样....

    “听起来,你从前遇到过很优秀的人?”王洛试探性的问着,随即,感觉耳边传来一阵风声。

    “从前?也差不多吧。”她的声音似乎变近了。“至少他们都是绅士,比你好多了。”

    差不多是从前?绅士?造作的女声?还有布罗基斯....

    王洛看向一旁的水晶城堡,她就是布罗基斯提及的,那个‘违约’的人?

    哎呦,这倒是新鲜了。想必是布罗基斯先生做了什么,才导致你过来?他给你施加了压力吗?

    “你刚才说,能救我?”王洛试探性的问道。

    “现在我不想救了。”她的声音重新又变远。“这么没礼貌...”

    “对于看不到身形的声音,警惕的重要性大于礼貌。”王洛回答道。“在您展现出窈窕的身段、美丽的容貌、卓绝的风度之前,我不能确定跟我谈话的是什么人。要是有人光凭声音就开始恭维您,那只能说明他太擅长幻想。”

    “如果我出现在你面前。”她又说道。“如果我满足你的这些要求,你愿意为我而战吗?”

    “愿意还是不愿意呢....”这次回答的时候,王洛感觉到了几分凉意---但他的声音并没有动摇。

    “我不懂你在犹豫什么。你不怕死?”她的声音再次靠近了---简直像是情人在耳边的细语。

    “怕,也不怕。”王洛斟酌了一下,这样回答道。“说实在的,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个人,对我说能让我活下来---就算她是真心实意的,但她有这样的能力吗?就算她有这样的能力,谁又能保证不会有比她更强的人能击败她,逼迫她取消这保证呢?”

    这次,她倒是沉默了下来。

    “不管什么人,如果她愿意帮我活下来,我都会非常感谢。但接受下来,就是另一回事了。这种许诺,不光关系到她自己。她具体面对什么样的情况,有什么样的敌人、同伴、上级,短期内想要得到什么,长期又想要什么。有什么样的困难,秉持着什么样的原则,在整个被诅咒的群体里处于什么样的地位....如果胡乱许诺,那么她和布罗基斯先生又有什么区别呢?”

    “被诅咒的群体?”她突然开口道。

    ‘布罗基斯’这个词并不让她意外吗?“我在梦里看见的,一支集结起来,打算挑战神明的大军。被无数的野兽、撕裂的大地、从天空落下的武器所消灭...然后他们诅咒了神,却被神以诅咒的内容来安排了他们的命运---简直像是故意的。”

    她沉默了。

    对于这个女人听到这些后,会受到何种形式的触动?会胡思乱想到什么地步?王洛很有兴趣。

    远处,那些正在奋战的同伴们----已经变得更模糊了,只能勉强看清轮廓。奇怪的是,那些骨兽看起来却更清晰了。

    这是她搞的鬼吗?这女人?还是说,本来自己就要如此,她故意挑选这种时候来和自己交流的?

    再怎么说,也是挑对方处于困境的时候去谈,对方会更容易接受。为什么在战况还没开始的时候出现呢?之后,战况也还算顺利。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有些骨兔从缝隙里钻进来,被通道旁边的什么攻击干掉了,爆出一团团的血迹。奇怪,之前只能看到骨头,这一刻却能看到血迹了吗?

    王洛刚这么想着,就看到特尔特杜(通道最前方的位置,应该是他)旁边的一个模糊的契约者,在用刀劈碎了一只骨兔后,‘轰’的一声,身体整个儿爆裂开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