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地煞七十二变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偏向虎山行

第一百一十七章 偏向虎山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言情中文网 ,最快更新地煞七十二变最新章节!

    这一睡便是一天一夜。

    次日。

    将近晌午。

    李长安吃饱喝足、精神抖擞到了这山前校场。

    按照约定,进山的人马将在此地歃血为盟,入山除魔。

    他本没对此抱有多大的期望。却没想,校场上却是吵吵闹闹、熙熙攘攘挤满了各类人等,目测有数百之众。

    其中有姿态骄横的军中锐士,有剽悍肥实的禅林武僧,有意态风发的游侠儿,当然,少不了龙骧卫与白莲教双方的高手。

    这倒是奇了。

    李长安犹记得昨日那贺姓武将与普智的嘴脸,若非是尸毒清理未尽,一个算一个早就逃之夭夭了。

    怎么短短一夜功夫,便急公好义、舍己为人啦?

    正好龙图道人拖着一包物件上来见礼。

    听了李长安的疑惑,他指着人堆里的杨之极,笑道:

    “多赖杨大人用力。”

    原来是杨之极瞧见龙图已下定决心,事态不可回转,而又有白莲教决心掺和。如此,一来是未免手中牌面真就尽数折进千佛寺;二来,反正事已至此,冒险一搏也未尝不可,若侥幸成功,也算是大功一件。

    于是乎,立马转变了思想作风,反倒为入山除魔尽力奔走。

    杨大人先是找到普智,直言他敬佩诸位佛法精深,但奈何千佛寺为妖魔所据,各位高僧流离失所殊为可惜。正好听闻朝廷意欲在南疆广施教化,不若就请诸位去那毒沼瘴林里弘扬佛法,争取感化几个食人生番?

    普智禅师当时就义正言辞地回到:祖宗产业、珈蓝宝地,安忍弃置于妖魔之手?!千佛寺上下誓死也要夺回山门。

    要拉多少壮丁?你说!

    接着,杨大人又找着贺将军,坦言将军你威武雄壮、治军有方,不为一方守将,镇守一地,实在是朝廷的损失。这段时日也多赖照拂,故此准备上书让朝中师友运作一二,升您为一方守备。正好,这郁州城就有空缺嘛!

    贺将军当即拍胸脯表态:郁州有倾覆之险,山上袍泽尸骨未寒,岂是计较个人功业之时?待到我老贺提兵踏破千佛寺,再说这些也是不迟。

    甲胄、兵器、弓弩、武士,你要多少我给多少嘛!

    之后,杨大人再与州府通气,先以乡梓安危晓之以情,再以重金诱之以利,以求得豪杰勇士。

    最后,综汇各方人马,从中挑选出身手高绝、胆气雄浑者。

    共计,三百人!

    “活尸众多,上山之人难道不是多多益善?”

    李长安接过龙图递来的物件,细细一看,却是件内衬软甲以及一些符纸、法器。他也不矫情,当即穿戴在身,顺口问出疑惑。

    “因为山上大阵。”

    却是空衍与溪石联袂而来。空衍解释道:

    “山上的大阵本就有清净心神、导人向佛的功效,但由于我师兄弟三人的法身坠入魔道,那魔头也可凭大阵乱人心神、勾起魔障。故此,须得几位道长在山下开坛做法,与之对抗。人数一多,反而庇护不及,为其所趁。”

    李长安自动脑补成恒定效果的催眠术,心想这和尚没堕落前也不曾老实嘛。而此前在山中,虽没喝佛粥,也被拉入幻觉,也就有了解释。只是,李长安回想那幻境之真,光是魔障真有这般厉害?

    不及多想,旁边溪石道人已接口道:

    “也是我等学艺不精,修为尚浅,护住三百人已是极限。否则,再能多些人上山,也能减去几分凶险。”

    说罢,他又叹了一声。

    “若有罗师叔祖在此,何论区区三百人?”

    “师弟说笑了。”龙图却道,“若有师叔祖在此,何须如此麻烦?只要召开真武大帝伏魔坛……唉,说这些何用?远水难解近火。”

    “也对。”溪石感慨点头,“他老人家游戏人间、行踪不定,有这时日,去请天师不是更快?”

    “师弟又说笑了,天师安能轻动?”

    两个龙虎山道士一边自怨自艾,一边吹着牛逼,还越吹越玄乎。李长安也不好打断,只瞧了眼空衍,发现他僧衣之外套了件轻便披挂。

    “你也要去?”

    “一点残魂,无可奈何。”

    “小心些。”

    空衍晓得李长安言中之意,笑着抬手点了点自个儿。

    “那是当然,贫僧还指望这小家伙传我衣钵呢。”

    ……………………

    山风徐徐,树梢摇动,碎影斑驳。

    一切都很平和,一切都很诡异。

    或者说,此时此地,平和便是最大的古怪。

    蜿蜒的山道让队伍拉成一条长龙,李长安按剑站在一块青石上,警惕四顾。

    眼前,阳光正好,时而还有鸟雀自林间飞过。

    但是……活尸呢?

    前天夜里,那漫山遍野的活尸哪儿去呢?

    三百人的队伍爬过了半山腰,行程已然过半,可预料中的大敌……活尸们却始终没有现身。

    这好似生死搏杀时,一拳打到了空处。

    反倒让人陷入了更大的不安,却也只能对同伴说上了一句。

    “当心些。”

    正当这时,队伍前头忽然起了一些骚乱。

    “来了。”有人喊道。

    “活尸?”

    李长安一跃而下,两三步抢过去。

    “在哪儿?”

    那人却支吾道:“便在前方,不过不是活尸,是……”

    无需他多说,李长安已经瞧见,在前头的山林中,浓稠的雾气无声无息漫卷过来。

    早晨山中尚无雾气,怎生到了晌午反倒起了浓雾?

    这雾有古怪。

    顿时,呼呵声、提醒声、谩骂声、诵咏声、刀剑出鞘声一齐响起。

    然而。

    一直到这雾气淹没众人,却始终没有半点异动,更遑论活尸趁机袭人。

    众人顶着浓雾又战战兢兢向前走了一段,终于有人按耐不住。

    “一个个畏畏缩缩的模样,既然如此害怕,何必上山来哉?要俺看那活尸迟迟不现身,定是早被吓跑了!”

    说话的是州府招募来的一个游侠儿,其人没见过活尸群噬人的阵仗,也是无知者无畏。

    “别在这里磨蹭了,早些寻到那尸佛杀了,拿了赏银正好晚上倡肆里快活。”

    说罢,竟是离开了队伍,大摇大摆走在了最前头。

    龙图有心劝解,可没等开口,便见得这厮脚下一个趔趄,一头扎进了浓雾里。

    便听得。

    “活尸啊!”

    队伍里顿时骚乱,前进者有之,后退者也有之,总而言之乱成一团,几方的首领气急败坏连打带骂,才让他们镇定下来。

    而李长安早已一步跃入雾中。

    没两步。

    便瞧得那厮萎靡在地,神色惊恐,而他身前一个和尚垂头而立,面上红毛便生。

    活尸!

    李长安神色一凛,拔剑欲斩。

    可长剑方出鞘一半,他目光一动,又重新将长剑压回鞘中。

    “如何?”

    却是龙图道人迟来一步。

    “你自己看。”

    龙图闻言小心上前,发现这具活尸半点“生命”的迹象也无,好似就是个正儿八经的死物。再绕到其身后仔细一看,只见一根手臂粗细的木桩自其谷门贯入,让它“立”在了道旁。

    “这是何意?”

    龙图正百思不得其解,耳边忽的一声。

    “风来。”

    李长安并指成决,往下一划。

    便有长风从天而至,将浓雾撕扯开来,露出前头的青石山道,以及山道两侧一个又一个串在木桩上的和尚。

    这一幕实在让众人既惊诧又磕碜,倒吸一口凉气之余,都有些谷门发紧。

    这时。

    人堆里涌出些武僧,乱七八糟喊着“师兄”、“师傅”、“师弟”……便要将这些和尚尸体解脱下来。

    然而,长风散去,雾气很快又复合拢。

    趁着这空隙,李长安看了眼日头,制止了这些武僧。

    “时日不早了,莫要在此耽搁。早些将那尸佛杀了,再行处置也是不迟。”

    说罢,他转向人群中被保护严实的空衍。

    “圣僧,那尸佛在哪个方向?”

    空衍抬手,指向了前方那条沿途“饰”满人桩的山道。

    ………………

    众人穿过浓雾重锁的山道,跨过年代久远的索桥。

    一路来,竟然是无惊也无险,全须全尾地到了尸佛所在地。

    空衍和尚指着面前的化魔窟,窟中幽深无光。

    “尸佛就在其中!”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场中众人多有吸气声,借此安抚心中惴惴。

    只要不是没脑子的蠢货,便晓得先前的路走得有多轻松,后头便有多艰难的一场恶斗等着自己。

    于是乎,各人开始整理装备,稍事休整。

    而龙骧卫中却越出一人,走到窟口当前。

    对于此人,李长安颇有印象,正是那个在铜梁集中折符为鹤的货郎。当日,他以两箱符纸清空了一街鬼魅。

    如今,他却带了整整十箱。

    李长安犹自记得杨之极送他上山时,那满脸的肉痛。

    眼下,他正将箱子在窟前一并排开。手中一面拨浪鼓鼓声不歇,箱子中便不断有纸鹤振翅而出,没入化魔窟中。

    不多时。

    “好了。”

    这既是黄符尽数飞入,也是队伍整备完毕。

    李长安点点头。

    一马当先步入窟中。

    ………………

    可是。

    化魔窟中依然平静如故。

    只有黄符仿若尘埃四下漂浮,手中的火炬将人的影子拉得老长,投在凹凸起伏的石壁上,显得光怪陆离。

    队伍少有人言语。

    便只听得脚步声与呼吸声彼此勾连。但李长安不知怎么的,总是疑心听到了一些别样的声音,不是风声、不是火把燃烧声……他竖起耳朵,那声音终于稍稍清晰。

    好像是:

    “唵嘛呢叭……”

    猛然间。

    百倍于之前的熟悉恶臭呛入鼻子。

    李长安骇然发现无数的活尸好似无中生有一般,从四面八方突然出现,张牙舞爪撕咬过来。

    饶是李长安,也是大惊失色,拔剑就要砍将过去。

    但下一秒。

    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手头的长剑也改劈砍为护身。

    也在此时。

    胸口位置,上山时溪石道人分发的桃符安放处,一点清凉散开。

    李长安眼前豁然一清。哪儿有什么活尸?分明是龙图那张懵逼的脸。他赶紧环顾周遭,也尽是一个个刚从幻觉中清醒的同伴。

    糟糕!

    道士心中警铃大作,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龙图,健步蹿到前方,脸色立刻有些凝重。

    不知不觉间,整个队伍通过了窟口狭窄处,到了洞穴宽阔所在。

    而此时。

    在队伍的前方,漫天黄符飞舞燃烧,密密麻麻的活尸蜂拥而来。

    而在队伍的后方,殿后的游侠儿和官军中,呼喊搏杀依旧不曾停歇,竟有泰半之人仍旧沉溺于幻觉中不能自拔,正胡乱互相砍杀!

    “我入你娘!”

    回过神来的老水匪黄太湖破口大骂。

    “不是说能护住三百人么?”

    而李长安袖口一沉,原是空衍拽住了他的衣袖。

    “道长。”

    一直以来都宠辱不惊的空衍,此时却一脸仓皇之色。

    “尸佛有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