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书中文 > 驭兽小魔妃:禁欲帝君夜夜专宠 > 第六十八章:他像一朵彼岸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书中文]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炎之秘境,华未央和无名氏二人合力,作为最后一道屏障,将众人护在身后的阵法中。

    华未央身上的灵力为了维持困住女人的力量,迅速流失,白皙光滑的皮肤都被气刃隔开了许多细小的血口子,触目惊心。

    看着就疼的伤口,偏偏女孩一声不吭,仿佛血口子不在她身上一样。

    无名氏皱了皱眉,低沉磁性的嗓音中不自觉地带了些担忧和关心:“你没事吧?实在不行你就退下去,我来。”

    华未央倔强地摇摇头,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笑,只是唇边苍白虚弱的样子让人无法放心:“我可没那么不讲义气,我没事,你别分心。”

    浮生在石珀空间里干着急,它如今力量微弱,根本帮不到华未央什么东西:“小未央,我先借用空间灵泉里的灵力,替你撑一会儿!”

    华未央如释重负:“也好,谢谢你浮生,帮了我大忙了!”

    灵泉空间里灵力虽然目前不是太强,但至少源源不断,好歹可以多撑一会儿了。

    墨闲试了好几下想突破华未央给他们制造的保护空间,却是徒劳。

    他急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看见也为庇护阵法出过力的源千夜一动不动,急得破口大骂:“源千夜!你不会真的这么心安理得地享受一个女人保护吧?赶紧把你的破阵打开!”

    源千夜回过头,冷冷地看了墨闲一眼,语气冰寒刺骨:“你现在出去能干什么?去给她添乱吗?”

    墨闲简直要被他这副“贪生怕死”的样子给气死,就差冲上去揍他:“那难道看着她死在我们面前吗?!她可是为了保护我们才身陷险境,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啊!”

    楚月被墨闲的声音吵得头疼:“都闭嘴!白姑娘也不愿意我们罔顾她的意思去送死,而且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只能添乱!与其在这里吵,不如想想怎么联系上其他高手帮忙!”

    秋老师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掏出怀里的传音符咒:“这是院长给的,紧急时刻可以联系他,我现在就用!”

    众人简直想锤死他个瓜脑壳,有这东西怎么不早拿出来!

    突然又有一个新生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对了!帝师大人不是也在附近吗?这边动静这么大,他一定很快就会赶过来了!”

    楚月虽然很气愤地喝止了墨闲和源千夜,她也同样是心急如焚的,也不知道援兵来的时候,那个少女还撑不撑得到!

    此刻,默默无言的三人没有一个不痛恨自己没有进一步勤加修炼,哪怕突破了玄阶,也能帮的上忙!

    女人的黑发在风中狂乱地舞动,全身外溢的磅礴灵力昭示着属于化神阶修者的绝顶实力!

    “哈哈哈哈哈,我秦璐茵终于有机会再次重返人间了!”

    “临暮洲,你没想到吧,我居然没死!哈哈哈哈哈我没死!我是不会让你和那个贱人逍遥快活的,我要……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她发出几声狂妄又满怀怨恨的笑,而她占据的这具凡人之躯无法承受体内化神阶的灵魂,居然直接被撑得七窍流血,配上她诡异尖利的笑,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她似乎是刚刚接受这具身体,整个人有些不受控制,没有贸然攻击两人,而华未央他们也无法近她的身,局面居然一下子相持静止了下来。

    华未央有些疑惑这寄居于大护法身体里叫“秦璐茵”的女人为何突然疯魔了,偏过头去以询问的目光看向无名氏:“临暮洲?谁啊?她老相好?”

    无名氏却在对上华未央目光的一瞬间愣住了,眼睫毛迅速低垂下去,掩饰住表情:“临暮洲是曾经名动一时的一位散修,是某一天突然出现在天霁大陆的,他曾经重伤失忆,被华蕴郡主所救,成为她手下最忠诚的暗卫。”

    “他的实力深不可测,传说已经到达到了化神阶即将突破的地步。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突然失踪了。”

    “至于和这个秦璐茵,据我所知,应该没有什么交集。”

    华未央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了,颇为意外地看向他:“你知道的挺多啊……”她原本是试探性地问一问,没想到他真的知道。

    无名氏非常淡定:“我常年行走江湖,对这些江湖秘闻八卦还是略知一二的。”

    秦璐茵终于从混乱的状态回过神来,一抬头就看见了眼前不远处的少女,她的一双流血的眼睛顿时睁得巨大,充满了不可置信,怨恨和浓浓的嫉妒:“是你……是你!你没死?!”

    华未央愣了一下,什么鬼?秦璐茵认识白芫仙?

    秦璐茵突然又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不对,不对,她应该已经人至中年,不可能这么年轻……”

    她突然抬起头,用怨毒的语气质问华未央道:“你和华蕴是什么关系?!”

    华未央一愣,自己不是用了换形咒吗?她下意识回头去看无名氏,却见他一脸无奈,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庞:“你的灵力使用过度,很多要靠灵力维持的符箓术会失效……”

    华未央愣了,这掉马掉得也太突然了吧……

    秦璐茵眼神狠戾地盯着华未央,唇边露出一丝诡异到了极点的微笑:“原本我还想直接杀了你们了事,但现在我改主意了……”

    “你和华蕴那个贱人长得那么像,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也不关心了,但是你这张脸我看着就恶心!既然如此,就让你尝一尝我曾经的痛苦吧!”

    她说着,手中突然聚集起一团刺目的银灰色灵力,猛地朝华未央所在的方向击去!

    “小心!”无名氏神色一变,华未央也在同时身型敏捷轻盈地一跃,躲开了那杀气腾腾的灵气。

    她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那灵力却如活了一般,

    打蛇随棍上,以一个诡异的角度缠住了她的脚腕。

    冰冷诡秘的气息瞬间席卷了她,华未央只来得及在一片模糊的视野中看见无名氏惊怒的眼神,和楚月他们惊慌失措的张大嘴无声地叫喊,瞬间陷入一片黑暗。

    秦璐茵和华未央消失在原地的一瞬间,一道黑色的身影迅速地顺着那道残留的空间缝隙钻了进去,快得身影都看不清。

    华未央眼前一片漆黑,意识不受控制地下坠,整个人仿佛失重一般,拼尽一切力气,也抓不住周围的东西。

    不知道下坠了多久,她眼前突然出现一丝光亮,华未央揉了揉眼睛,眼前的一切让她有些不敢置信:

    “曼陀?”

    眼前样貌秀丽的女子一身全黑的作战服,手上的匕首沾染了鲜红的血,脸上全是冷漠无情,她哼笑一声:“阿凰,你死了也是活该啊……”

    华未央沉默了,不错,曼陀就是曾经在万米高空中刺伤她,逼得她跳机而亡的那个人。

    “曼陀”,“阿凰”都是组织曾经赋予她们的代号,她们曾经也是可以交付后背的战友。

    “阿凰,要怪就怪,月哥哥总是对你那么好,只有拿到浮生石珀,我才能得到他的青睐!”

    就因为这样可笑的原因?华未央想笑又笑不出来。

    为什么会在这里看见她?

    眼前的场景又是一转,明明从未亲眼见过,她却看见了自己的父母,被敌国间谍用意识超能力控制,让他们交出机密文件,父母拼尽全力挣脱意识,以操控飞机撞向山脉,机毁人亡,同归于尽。

    父母双亡,被曾经的队友背叛,被自己曾经杀死的人诅咒……

    这些从来不觉得难受的事如今,却让她百倍痛苦!

    黑衣青年迅如闪电,飞快地接住了迅速下坠的少女,面上是失而复得的惊和生怕没赶上的怒。

    喻岁晚白皙修长的手指微微一动,一个巨大的透明屏障出现在他的脚下,截止了两人的下落,生生停在了半空。

    眉目俊美得有些妖异的男人在看见少女被卷入秦璐茵的空间缝隙时,万年没有触动的心突然猛烈地跳动起来!

    当年凤尊在他眼前陨落,他尚且弱小无能为力,如今怎么能让她的后人再出事?!

    喻岁晚一丝一毫都没有犹豫,紧跟着进入了这个空间缝隙,接住了华未央。

    还好,不晚。

    怀中的少女紧闭双目,肌肤白皙得如一捧雪,隽丽清绝的面上是被周身怨气撕咬的痛苦,但哪怕是这样痛入骨髓,她依然紧咬牙关,一声不吭。

    “小未央!小未央!快醒醒!”浮生焦急地在空间里跳脚,没有任何的办法。

    虽然眼前这个男人接住了小未央,算是救了她。可是浮生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他身上恐怖至极的血煞之气,放任他呆在秦璐茵打造的恶念空间里,只怕会激化他的障念!

    华未央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见了浮生的呼喊,突然猛地睁开了双眼,一双满是煞气与混乱桃花眸毫无征兆地对上了喻岁晚墨玉一样深邃的眼睛。

    华未央愣住了,眼前人的眼瞳中似乎有一丝暗红,如同丛丛火红飘摇的花,就是那开在黄泉碧落的死亡之花。

    他一身华美漆黑的衣衫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偏偏手腕上一串血色菩提子色彩鲜明扎眼。

    他整个人阴冷沉默,茕茕孑立,如同一朵彼岸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