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书中文 > 和离后,我带着战神王爷去种田 > 第一百一十三章:恶有恶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书中文]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掌柜正捂着丁香的嘴,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着陈夫人像一只发了疯的豹子从屋里冲了出来。

    陈掌柜完全没料到陈夫人会出现在这,惊讶之余还不忘赶紧放开丁香。

    只是现在为时已晚,事到如今眼见自己那点事儿败露了,气急败坏的陈掌柜回手就扇了丁香一个巴掌。

    丁香错愕不已,捂着脸看着陈掌柜震惊到说不出话。

    其实李诗诗也很惊讶,  原本她只是想把丁香引过来,却没想到竟然还能爆出这样的惊天猛料。

    随后丁香也不管不顾了,揪着陈掌柜死活不放手。

    而陈夫人见状更是怒火中烧,眼瞧着狼狈为奸的二人再此纠缠,陈夫人怒气冲冲的直奔着陈掌柜过来,随后三人便撕扯在一起。

    被陈夫人揪住头发的丁香一边疼的呲牙咧嘴,一边喊着:“陈老二,  你这个王八蛋,当初要不是我给你出主意,今天你这饭馆还能开业,我算你厉害!”

    陈掌柜也不管不顾的吼道:“你不就是帮我解决了吴家饭馆吗?别以为这样你就能威胁我!孩子就不是我带走的,你少在这瞪眼说瞎话!”

    眼瞧着三人剑拔弩张,围观群众也越来越多。

    李诗诗也不说话,只站在一边看着。

    果然她猜想的没错,这一切就是他们做的手脚。

    而陈掌柜和丁香在这互相推诿,说话也不过大脑,这也正好让李诗诗省了不少事儿。

    眼瞧着他们在那狗咬狗,将之间他们坐扣的事情和盘托出,这李诗诗才知道,原来之前丁香愿意帮助陈掌柜就是在为自己儿子铺路。

    不过令她没想到的是,这孩子竟真的是陈掌柜和丁香所出。

    而就在他们三人撕扯的过程中,从二楼楼梯上上来三四个捕快。

    他们到了切近,将围观群众分开,到了陈掌柜跟前将逮捕令拿了出来

    “衙门接到报案,说有人举报你们私下聚赌,扰乱市场。跟我们去一趟衙门吧。”

    三人正打的热火朝天,听到这话纷纷停手。

    陈掌柜衣服早被扯得凌乱不堪,  而且身上和脸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抓伤。

    他看着衙门捕快一脸懵。

    只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捕快已经到了切近将他和丁香抓了起来带进了衙门。

    随着陈掌柜和丁香的离开,一场闹事也慢慢的平息了。

    围观的吃瓜群众也算是在他们互相咬的过程中,知道了之前吴家饭馆配方失窃以及偷盗配方的事儿是陈掌柜和丁香暗中做手脚。

    而到了衙门,新来的县令得知此事以后经过审问,陈掌柜和丁香也就将真相交代出来了。

    到后来签字画押,天之楼因为扰乱市场秩序,再加上在比赛中暗箱操作陷害饭馆的事情被细数揭露出来。

    天之楼被封,下令整改。

    而陈掌柜也因为此事喜获三十大板,丁香身为从犯但念及她是女子,县令便叫人打了她三十手板,同样关闭酒坊勒令整改。

    而随后一纸公告让此事真相公之于众,百姓们这才知道整个事情的前因与后果。

    只是李诗诗有些懵,她竟不知道这县令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个消息,询问了一圈,吴天生也表示并不知情。

    能让县令出面解决这件事的,估计也就只有他了。

    李诗诗思前想后决定再次登门拜访公孙倾。

    大清早她特意准备了几个小菜去了公孙倾所在的别院。

    因为上次公孙倾特意交代过属下,  所以这次李诗诗在来别院的时候没有等候太久,就有人带她进了别院。

    到了书房,公孙倾正坐在桌边沏好了茶等着她。

    见李诗诗过来了,  他便将手上的书放下,笑着看向李诗诗:“姑娘请坐。”

    李诗诗点点头,走到公孙倾对面,将食盒放下,随后坐了下来。

    他先是给李诗诗斟了杯茶,随后说道:“姑娘怎么今日有空过来了?”

    李诗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件事公孙倾本不用参与进来,但最终还是让他也陷入其中。

    虽然事情已经解决,但李诗诗心里总是会过意不去。

    随后她开口道:“今日过来是为了感谢王爷的帮忙。”

    公孙倾不以为意:“你曾救过本王的命,这点事儿也谈不上帮不帮的,只是尽力而为罢了。”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所以特意准备了一些点心,还望王爷不嫌弃。”李诗诗一边说着一边将食盒打开,将里面的点心端了出来。

    站在李诗诗不远处的下人走上前将李诗诗端出来的东西放在桌上。

    公孙倾看着李诗诗精心做的点心说道:“姑娘这手艺,不去京城可惜了。”

    李诗诗笑了笑:“我这手艺登不上大雅之堂,王爷不嫌弃已经是我莫大的荣幸,京城里的东西我自然是比不上的,王爷谬赞了。”

    “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姑娘这手艺是真的不错,姑娘还记得去客栈那次吗?那次你做了一道看上去像是豆花的甜点,这味道真是让人难忘。本王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从未吃过如此新式的点心。怕是在京城也没有人能做出这种味道。姑娘在这种小地方经营实在是屈才了。若姑娘有去京城的想法,本王到是能帮上一帮,况且京城的生活总比这里要好得多。”

    公孙倾说的很诚恳,李诗诗听到他如此说竟也有些动容。

    不过京城山高路远,她现在又不是孤身一人,若要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于是她笑了笑:“王爷,实不相瞒。我虽然有心去,但念及家人和朋友都在此处,况且我一介弱女子能在这儿混口饭吃已经是是实属不易,您也知道即使在这个地方,仅仅一个天之楼都让我应接不暇了,更何况京城山高路远,而且饭馆种类繁多遍地开花。恐怕就我这手艺到了那也是举步维艰呐。”

    公孙倾听到这也不便在劝,其实以李诗诗的手艺在京城立住脚跟这也不是难事儿,况且他总有私心在里面。

    想着最起码她去了京城离自己近一些,也方便照应。

    但见李诗诗现在并无想法,他也不用在说什么。

    吃过了点心,公孙倾拿着帕子擦了擦嘴道:“如今我来宝泉镇也差不多一个多月了,过两天我就要回去了。”

    随后他将怀中令牌掏了出来:“今日分别不知何时才会相见,这枚令牌赠与你,若以后想要去京城,或有事需要帮助,我想这枚令牌或许能帮上忙。”

    7017k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