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书中文 > 和离后,我带着战神王爷去种田 > 第一百零九章:见公孙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书中文]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从将赵天顺抓起来以后,李诗诗就再没有任何动静。

    就连来吴家饭馆的时间也少了,有时候一天都不见一面。

    众人都不知道李诗诗在忙着什么,但李诗诗还没说下一步打算,其他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赵天顺虽然被抓起来了,但每天还是会有人给他送饭。

    除了不让他出去以外,赵天顺的小日子过得还算是不错。

    只是吴天生却犯了难,  如今馆子一直不开门,营收也停止了。

    几天还行,可日子一长,吴天生不免担忧起饭馆以后还能不能继续经营了。

    见到李诗诗以后,吴天生也曾询问过接下来的打算,可李诗诗却说再等等时机还未成熟。

    而经过这段时间,  之前经常光顾饭馆的主顾也过来问过,但一看到馆子还没开门,  大家伙也都悻悻的离开了。

    又过了两三天,李诗诗主动找到了公孙倾。

    她单独去了一趟公孙倾在凤眼山的别院。

    此时的公孙倾正坐在屋里处理公文,听外面的人来报说是有个陌生女子前来拜访,还声称跟别院的主人相识。

    原本公孙倾不甚在意,可当下人将那枚他曾给李诗诗的玉佩呈上来的时候,公孙倾立马放下公文往别院门口赶。

    彼时,李诗诗正顶着烈日站在别院外面等待着。

    别院外有护卫把守,即使李诗诗说破了嘴皮子,他们愣是不肯放人进去。

    就当她被太阳晒得不行准备去树荫下休息的时候,公孙倾刚好出现在别院外。

    “姑娘,别走。”公孙倾匆匆赶来,见李诗诗转身要走,还以为她是因为等的不耐烦要离开了。

    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慌过,生怕李诗诗就此离开。

    李诗诗听到公孙倾的声音停住脚步,回头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

    她回身依礼下拜,可公孙倾却三两步走了下来,将李诗诗扶起:“以后见面无需行礼,况且这并非在朝堂上,  姑娘也不用如此拘泥于礼数。”

    李诗诗听到这话起身,看着公孙倾笑盈盈道:“今日冒昧前来打扰,还望王爷别见怪。”

    公孙倾一愣,他对于李诗诗这样的称呼感觉有些别扭。

    但现在还站在外面,他也不方便在多说些什么,于是说道:“外面日头大,我们还是进去说。”

    李诗诗点点头。

    随后公孙倾又看向门口的近卫说道:“以后你们看到这位姑娘,无需通传,让她进来即可。”

    “是。”护卫拱手而拜,看着李诗诗和公孙倾进了院内。

    等他们进了院内以后,护卫才抬起头一脸震惊的看着对方。

    护卫甲:“爷这是怎么了……平常也不见他带女人回来过,还吩咐咱们不需要通传?”

    护卫乙:“你咋这么多问题呢,咱们跟着王爷这么多年,王爷都没说要娶妻。现在这么大岁数了,也该考虑一下个人问题了。”

    护卫甲煞有介事的点点头:“王爷也快到而立之年了,也该考虑一下终身大事儿了,我看刚才那姑娘长得挺好,性格也好。跟咱们爷还是挺配的。”

    护卫乙白了一眼:“你可别瞎说,  这要是叫爷听了去,  还不赏你二十军棍。”

    护卫甲悻悻的笑了笑:“行行行,  算我嘴贱,我不说了还不行。”

    护卫乙道:“咱们还是好好地守门吧,别再给爷生什么事端,到时候别说是看王爷娶妻了,咱们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就算不错了。”

    外面的人说的是什么李诗诗和公孙倾自然是听不到的,等公孙倾带着李诗诗进了书房,给李诗诗上了茶,屏退众人以后,公孙倾才问道:“不知今日姑娘前来所为何事?”

    李诗诗押了一口茶,随后说道:“今日冒昧前来打扰王爷,实际是有事相求。”

    “哦?既然有事,又何必相求,姑娘说便罢,若在下能帮助姑娘,一定会全力相助。”

    李诗诗点点头说道:“之前吴家饭馆遭人陷害被人扣上了偷盗的罪名,但实际上这其中是有人从中作梗。这件事想必王爷也已经知道了。”

    公孙倾听到这话点点头。

    之前审问赵天顺的事情他已经听手下回禀了,并且还听说赵天顺是李诗诗以前的夫君。

    虽然现在她们已经和离,但这件事对于公孙倾来说还是有些出乎意料的。

    看着眼前这个行事果敢刚毅的女子,之前竟和赵天顺是夫妻,虽然他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但转念一想她们二人如今已经和离,到不免有些庆幸。

    “虽然已经查出前因后果,但要想让他们亲口承认这事儿比较困难,俗话说无商不奸,更别说是老谋深算的陈掌柜了。所以我想既然不能硬碰硬那就智取。”

    公孙倾一听这话来了兴致,问道:“不知姑娘有何妙计?”

    李诗诗不紧不慢的说:“这件事其实是陈掌柜和酒坊的丁老板合谋出的计策,而且我还打听到了一些事情。俗话说擒贼先擒王,既然不能硬碰硬那我就从他身边的人下手。”

    她押了口茶继续说:“实不相瞒,陈掌柜虽然是天之楼的老板,但实际上是有名无实,而真正的老板其实是他的夫人。陈老板的夫人善妒,而陈老板和丁香苟合之事又做的极为隐秘,想必也是怕此事败露。再加上陈老板和丁香二人都善于心计,如果这件事被陈老板的夫人知道了,为求自保他们二人定会互相揭露。到时候就不怕陈老板不说实话。”

    公孙倾听到这话沉吟半晌说道:“这个办法虽好,但毕竟涉及到人家家事,怕是不妥吧。”

    李诗诗笑了笑,眼中出现难得一见的狠厉。

    “之前他们二人坐扣,不仅害的我们声名狼藉,还差点导致吴氏流产。他们精心算计一步一步引我们入局,我也只不过是让众人知道真相罢了,这又有何不妥?又况且之前在庙会上丁香信誓旦旦的保证她与陈老板并无什么私密往来,也拒不承认之前她曾参与那场饭局,更对吴天生赢得秘方一事矢口否认,字字句句都指向自己跟陈老板并无任何关系。可事实真相却并非如此。我李诗诗从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只知道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道理。”

    7017k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