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书中文 > 和离后,我带着战神王爷去种田 > 第一百章:停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书中文]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诗诗来了吗?”

    一声沙哑的声音在李诗诗身侧响起。

    李诗诗听到声音回头,看到吴婶子一脸病态的站在屋门口看着李诗诗。

    这几天李诗诗一直都没来饭馆,如今再见到吴婶子只感觉判若两人。

    之前精神奕奕的吴婶子此刻病恹恹的十分没精神的样子。

    她只站在那看着李诗诗,再没说话。

    “吴婶子……”看着吴婶子的状态,李诗诗惊讶的不行。

    吴氏也连忙起身走到吴婶子跟前将人掺扶着:“娘,你身体还没好利索怎么还出来了。”

    李诗诗并不知道吴婶子生病的事情,今天过来见吴婶子的精神状态这么不好,  这着实让李诗诗没想到。

    她走到吴婶子跟前,将人扶着进了屋。

    “诗诗啊。”吴婶子喊了一句,泪就下来了。

    吴氏也跟着落泪。

    李诗诗此时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好不容易安抚好了吴氏,这吴婶子又开始哭。

    搞得好像不是比赛输了,而是死人了。

    李诗诗长叹口气,感觉自己今天好像不该来。

    见吴婶子落泪,李诗诗再也忍不住说道:“婶子,  您别哭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儿,不就是输了比赛吗?您哭什么。”

    吴婶子摇摇头伸手抹了把脸说道:“这事儿终究是婶子对不住你,输了比赛这事儿是小,可让你平白受了这么大委屈,馆子还关了,婶子这心里不舒服。”

    李诗诗接过吴氏递过来的帕子,伸手给吴婶子擦眼泪,说道:“这事儿谁都没有预料到,我今天过来不为了别的,而是想问问你们知不知道这其中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比赛那事儿明显是咱们让人给算了。我之所以前今天过来,就是想跟你们商量商量这件事,咱总不能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过去了。”

    吴婶子听着,却并未答话,只低头拭泪。

    李诗诗不解其意,一向爱憎分明受不得委屈的吴婶子,今天竟难得一见的沉默了。

    她回头又瞧了一眼吴氏,见她也是低着头不说话。

    这让李诗诗忍不住怀疑这其中恐怕还有别的事儿。

    她看着吴婶子,  直截了当的问道:“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吴婶子身形微微一颤,  低头不语。

    李诗诗皱着眉又问了一遍:“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面对着李诗诗的质问,吴婶子不知该说什么。

    那天从庙会上回来以后,吴天生跪在吴婶子跟前将这段时间自己的去向说了。

    自从在天之楼大赢特赢以后,吴天生就遇见了赵天顺。

    当时赵天顺正赶着去赌场赌钱,见吴天生在,便拉着他一同去了赌场。

    一开始吴天生是不愿意的,但赵天顺却非要带他过去。

    拗不过赵天顺的他也只好跟着一起去,他心想,反正也是玩玩而已,一次两次的就当消遣了。

    而自己手气也很旺,基本上是赌什么中什么。就连他根本不懂得斗鸡,也是赌一把赢一把。

    这接二连三的胜利冲昏了吴天生的头脑。

    他总以为自己能一直赢。

    只是没想到的是到了后来他就开始走背字儿,从一开始只输十几文到了最后的十几两银子。

    再到了最后的一次赌局,他差点将铺子输进去。

    还是赵天顺求着对方,让他们放自己一马。

    对方确实放了吴天生一马,但要求就是将他们店的新配方抵给对方,这事儿才算完。

    走投无路的吴天生也不敢将此事告诉家人,在加上之前李诗诗也曾给他看过方子,  自己也知道方子放在哪,所以便铤而走险将配方偷走了。

    但这事儿终究是纸包不住火,这配方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天之楼的陈掌柜手里。

    他不仅让自家厨子做出来了,而且还大张旗鼓的售卖,还用这个方子参加了比赛。

    吴天生在那天的庙会上看到了菜的时候就知道纸包不住火,但他还是想着能挽回一点是一点,于是便自作主张的找到陈掌柜,想用酱汁的方子换陈掌柜手里的配方。

    但事情的发展他根本无法掌控。

    不仅方子没换回来,陈掌柜的手下还威胁吴天生,如果比赛中出了差错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而且他们也知道吴氏怀孕的事情,便借此威胁。

    这才导致吴天生在庙会那天看着自家娘亲被欺负,而自己根本不敢上台。

    但事情到了最后,一切的结果还是朝着吴天生最不想发展的方向走。

    如今饭馆不能开门,吴婶子在得知这件事以后更是一病不起。

    妻子还怀着孕。

    在交代完事情经过的吴天生,被吴婶子用棍子好一顿打,又跪了半宿。

    如今的他就将自己关在小狭屋里不吃不喝。

    看着吴婶子支支吾吾不肯说话,李诗诗有些急了。

    她起身,看着吴婶子说道:“从一开始咱们相识到现在,大家亲的像是一家人一样,当初我身陷囹圄,是您不顾一切帮我,而您饭馆经营不好,我也不遗余力的帮您。咱们经历了这么多事儿,我早就把您看的比亲娘还亲。事到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咱们更得是同心同力攻克难关。可为什么现在您一声不吭,难不成您还把我当外人看呢?”

    吴婶子听到这话赶紧开口:“闺女你说啥呢,婶子啥时候把你当外人了。”

    “那您有事还瞒着我!”李诗诗又着急又生气,忍不住责怪道:“这事儿既然发生了,不解决问题反而逃避,这不像是您能做的。这么多年您自己带着孩子一路走来,多少风雨您没经历过。怎么到了现在反而一声不吭的躲着,您说,我能不这样想吗?”

    吴婶子老泪纵横,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这件事儿,毕竟这件事牵连到了李诗诗。

    而且还是自家儿子引起来的,她实在是无法开口。

    站在一旁的吴氏见婆婆仍一声不吭,她知道若再不说就怕还会酿成更大的灾祸。

    于是她咬咬牙开口道:“娘,你要不说我就说了!”

    吴婶子抬头看了一眼自家媳妇,最终长叹口气躺在床上,将身子背对着她们摆摆手道:“说吧说吧!早晚有一天也得知道,事儿都成这样了,还要脸做什么。说吧……”

    7017k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