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书中文 > 和离后,我带着战神王爷去种田 > 第六十六章:为什么还要救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书中文]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诗诗和余雪一样,没想到公孙倾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罪魁祸首满身是血的躺在石洞里,看着着实吓人。

    冷静下来的余雪,一看到公孙倾就像看到仇人一般,只站在那不肯过去帮忙。

    李诗诗见余雪只是站在那不动,心里也知道是因为什么。

    虽然她心里也有气,但是见着公孙倾这幅样子,她还是第一时间想到救人。

    她看着公孙倾,随后叹口气起身。

    余雪见她站了起来也没说话,只是死死咬着嘴唇眼睛里迸出的都是凶光。

    李诗诗知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无论这事的罪魁祸首究竟是谁,但是事实已成定局。

    况且,冷静下来以后,李诗诗也不太想要救他了。

    随后她走到余雪身边,拉起她的手说道:“走吧,让他在这躺着吧,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现在重要的是保护好自己的安全,而他……”

    随后她看了一眼公孙倾又道:“各安天命吧。”

    说完话,李诗诗拉着余雪又回到床上重新躺了下来。

    只是,虽然回到床上了,可二人却再难以入睡。

    余雪虽然恨公孙倾,可是看到他这副样子,从小跟随父亲开医馆治病救人的她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躺在石床里面,她翻来覆去难以安睡。

    李诗诗看着,并未说话。

    毕竟这种事儿,她没有说话的权利。

    看着余雪像烙饼一样翻来覆去的,李诗诗心里也不是滋味。

    如果换作自己,别说是救他了,不把他扔出去找个坑埋了就不错了。

    毕竟自己的父亲是因他而死。

    可余雪在鼓秋了半天之后终于忍不住从床上坐了起来。

    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李诗诗见状也跟着起床,随后问道:“想救他?”

    余雪死死咬着嘴唇,眉头蹙的很深。

    过了半晌,她终于轻轻地点了点头。

    李诗诗今天叹气的时间要比以往来的更多。

    这次她也是同样的叹口气,随后道:“随你。”

    接着她翻身下了床,趿拉着鞋子,到了公孙倾面前。

    她蹲下身子,看着昏迷的公孙倾喃喃道:“你得感谢老天爷的不杀之恩,让你摊上这么个心地善良的姑娘。”

    说完这话,她低头检查公孙倾的伤势,看着他身上衣服划破的地方都有出血的迹象,且浑身都已经湿透了。

    而且他现在呼吸微弱,怕是要濒死了……

    “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李诗诗皱眉喃喃道。

    随后她当即喊着余雪将人拖到火堆旁边,又让余雪加了些柴火,自己则开始给公孙倾做急救。

    亏得之前上大学的时候学校组织到军队学习急救训练以备不时之需,否则就只能看着公孙倾死在这了。

    她一边给他做胸部按压,一边人工呼吸。

    一旁的余雪都吓傻了。

    怎么突然开始亲嘴了呢……

    还摸人家……

    “姐姐,你怎么……”余雪见状赶紧上前拦着。

    可李诗诗却伸手阻止,随后说:“你去给我倒些水过来。”

    余雪不明所以,但却乖乖的照做了。

    而李诗诗则继续给公孙倾急救。

    过了好半天,听到公孙倾猛地吸了一大口气。

    李诗诗知道这是缓过来了。

    随后她扑通一声坐在地上,浑身早已湿透了。

    余雪见状忙拿着水壶蹲下来,又将怀里的一个小瓷瓶子拿出来说道:“这里面是续命丹,是我家祖传的方子,我现在就给他喂下!”

    说这话,她打开瓷瓶子倒出来一颗就要往公孙倾嘴里喂。

    只是他虽然缓过来了,但人还是在昏迷状态中,根本喂不下去。

    余雪回头看着李诗诗:“姐姐,他不吃怎么办?”

    “去用水化开,用你头上的簪子撬开他的牙灌下。”

    “好。”余雪听到这话连忙点头,随后找来她们吃粥用的碗,将药和水放在碗里用簪子捣碎化开。

    随后李诗诗到了公孙倾跟前,将他的头抬起来,在拿着余雪的簪子先将公孙倾的嘴撬开一个小缝,在用簪子横在公孙倾的嘴中。

    这才命余雪将药给他喂了下去。

    喂完了药,李诗诗又给公孙倾处理了伤口,忙活了将近一个时辰,这才将人挪到用剩余干草铺成的地铺上,又给他盖了一床被子。

    等忙活完了,李诗诗早已累得满头大汗,确认人没事了,这才又跟着余雪躺回到石床上。

    二人合盖一个被子,余雪却没着急躺下,而是双手环抱着膝盖坐在石床上看着不远处昏迷的公孙倾。

    她眼神怔怔的,但却不难看出她的心事很重。

    李诗诗无法体会她现在的情绪,但也能理解她的心情。

    自己当时认出是公孙倾的时候心里的情绪十分复杂。

    一方面是见他如此模样,心里多少是于心不忍,但又想起这些事情都是因他而起,自己心里也恨得慌。

    所以在这之前也就故意没救他。

    但转念一想,若当时她们谁都没救,此刻的公孙倾是不是早已成为一具尸体了呢?

    想到这,李诗诗不禁脊背一凉。

    跟尸体共处一室,那还不如被关在小黑屋里看恐怖片呢。

    正巧,余雪也在想这个问题,她默默躺在李诗诗身边,犹豫半天才轻声道:“你说如果咱俩不救他,是不是他就死了?”

    李诗诗听到这话沉默半晌,随后她点点头又摇摇头。

    随后开口道:“如果刚才我们没救他,他一定是必死无疑了。但我们最终还是救了他不是吗?”

    说完,李诗诗冲着余雪笑了笑。

    余雪皱着眉头也跟着点头,随后道:“原本我不想救他来着。”

    李诗诗反问:“为什么后来又救了呢?”

    余雪答:“从小我跟爹相依为命,一直靠着治病为生。你也知道我们其实过得也不富裕,而且救人的时候,爹爹从来都是有钱治病没钱也治病。可是凭借爹爹的医术别说是进城成为坐堂大夫了,就算是进了京城那也得是名御医。”

    “以前我不理解,为什么爹爹放弃城里的一切非要到这行医呢?那时候我问爹爹,爹爹只是一直说,医者最重要的就是医德,有了医德才有医术。治病不是为了赚钱,而是让更多的人有活下去的希望。”

    她的神情有些落寞,随后她抬头看着李诗诗笑着:“我想现在我懂了。”

    7017k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