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书中文 > 和离后,我带着战神王爷去种田 > 第十一章:就打你了,怎么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书中文]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出月亮门,李诗诗就看着之前遇见的张婆子,正一手举着勺子一手揪着旺子的耳朵,站在院内骂骂咧咧。

    旺子一边捂着耳朵,一边嘴里喊着求饶。

    她没做声倚着月亮门看着热闹。

    听了才知道,今天是因为二房生了孩子,老太太高兴宴请里正过来,一是给孩子取名字,二也是为了跟村里其他人显摆赵家添人进口。

    所以很早的时候就吩咐负责管理厨房的张婆子准备宴席。

    招弟他们三个孩子玩的时候偏巧去了厨房。

    元宝一看今天有好吃的,就说什么都要吃。

    正巧张婆子不在,只有烧火的旺子在看着。

    见小少爷来了要吃的,也就没多想就给少爷拿了些。

    三个孩子出门的时候,张婆子正好拎着东西回来,老远就瞧见了元宝把东西给带弟的过程。

    一回厨房,听旺子说了这档子事以后顿时来了气。

    拎着旺子的耳朵故意站在偏院门口骂骂咧咧,虽然骂的是旺子,但话里的指桑骂槐却直指李诗诗。

    李诗诗冷哼一声,这婆子原是赵老太太带过来的陪嫁丫鬟,跟老太太从小长到大。

    身份地位当然也与旁人不同,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人也越来越跋扈。

    自以为是的,还真以为这个家除了主子就她最大。

    她正骂着起劲,一回头就瞧见了站在门口的李诗诗,也瞧见了李诗诗手里拿着的油纸包。

    随后她松开了旺子的耳朵,双手一叉腰看着李诗诗。

    “呦呵,还真有人不打自招啊。”

    李诗诗拎着油纸包到了张婆子跟前,笑道

    “小孩子爱玩,没什么坏心思,佐不过是去厨房拿了点吃食分给姐姐们,这本不算大事儿,你又何必闹的人尽皆知,是我管教无方了,耽误您做饭,在这我给您赔不是了。”

    随后她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张婆子:“给,这里面的东西一点都没动,你回去看看,要是少了一样,我照价给你便是了。”

    “哼。”张婆子冷哼一声道:“这东西过了人手就脏了,你叫我怎么交差?做大人的没骨气,孩子也学了这偷奸耍滑的本事,可真叫人没了脸。”

    接着她一把将东西夺了去,打开瞧了一眼。

    嘀咕道:“这可真是有什么娘就有什么闺女,一个两个的不干不净。”

    “这本就是少爷要的,跟大奶奶没有关系……跟……跟大小姐和二小姐也没有关系……”站在一边默不作声的旺子,看见张婆子得理不饶人的样儿,实在没忍住开了口。

    可碍于张婆子的做派,话到了最后就剩了个尾音儿。

    张婆子心知肚明,但她今天本就带了点火气,正愁没处撒。

    李诗诗这俩闺女算是撞了枪口了,她怒瞪了旺子一眼:“识相的把嘴闭上,小心我撕了你的嘴!”

    在一旁热闹的丫鬟婆子,也忍不住嘀咕

    “多大点事啊,至于吗。”

    “就是,不就是小孩子嘴馋见着好吃的走不动道拿了些,又不是当着客人面拿的,至于说的这么难听吗。”

    “对啊,这啊就是看着大奶奶好欺负,这要是换了二奶奶,这张婆子早就低眉顺眼的夸小少爷吃的好,吃的多了。”

    丫鬟婆子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这让本就颐指气使的张婆子更是生气。

    回头瞧着众人说道:“你们有能耐大点声,背后议论人算什么本事,这件事本就是她的错,怎么犯了错还不许说了?”

    “这也就是太太没在这,要是太太在这,还能凭她在这说。不过是生不出来儿子的丧门货,以为自己是大奶奶就了不得了。”

    李诗诗冷哼一声,走到张婆子跟前,挽了挽袖子伸出手

    “啪!啪!”

    两声清脆的巴掌声从张婆子脸上传来。

    张婆子捂着被打的脸惊讶的看着李诗诗:“你打我?”

    “对,就揍你了,怎么滴!”

    “生的这么丑,嘴还这么臭,不教育你教育谁?”

    李诗诗双手叉腰看着张婆子:“怎么,主子教训你两下你委屈了?刚才那劲头拿出来跟我横啊。”

    “仗着你岁数大没文化,在这跟我耍无赖?看您说话这逻辑,直肠通大脑吧?”

    “今天本就是小事,你不分青红皂白的站在我门口骂骂咧咧,怎么?还指望着我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吗?”

    “是岁数大了忘了自己的身份吗?我在不济也是你主子,屋里孩子再怎么着也是赵家血脉。”

    “轮的上你一个外人在这指手画脚吗?”

    “孩子拿东西这事儿本就不是大事儿,犯了什么错还有太太和他们爹处置,轮的上你说话吗?”

    “我是没生儿子,怎么,没生儿子这是原罪?就合该让你们对我指手画脚的天天在背后嚼舌根子?”

    “我还告诉你们,今天在这有一个算一个,只要我在赵家一天,赵天顺一天没给我写休书,我就当你们一天的大奶奶!”

    “今天正赶上里正老爷过来,原本院里都忙的热火朝天的,心里有数的应该知道孰轻孰重。”

    “真要是追究起责任,那也得是过了今天。这要是耽误了晚饭,这错究竟是谁的这还不一定呢!”

    李诗诗一顿机关枪似的发言堵得众人一句话不敢说。

    尤其是张婆子,不仅挨了打,还挨了骂。

    一时间气愤委屈交杂在一起,竟开始嚎啕大哭。

    李诗诗也不理她那茬,转身回屋。

    刚走了两步,她再回头,瞧着众人仍像呆头鹅一样盯着她。

    李诗诗拧着眉低声道:“还不赶紧忙活各自的事儿去?在这瞧什么热闹!”

    这话一说完,再看众人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随后做鸟走兽散纷纷离开了。

    张婆子眼泪八叉的看着李诗诗的背景,心里又气又委屈,可在说不出什么话。

    她万没想到,现如今的大奶奶居然成了这么个牙尖嘴利的人了。

    站在原地愣了半天,旺子小心翼翼的扯了扯她的衣角:“咱是不是得赶紧上菜了,太太可还等着呢。”

    这一句话说完不要紧,到是给张婆子找了个撒法子的机会。

    她猛地伸出手就要照着旺子的脸上打了过去。

    “住手!”

    站在月亮门里的李诗诗出声制止。

    张婆子侧头瞧着李诗诗,站在月亮门的阴影处阴恻恻的看着她,活像个阎王。

    吓得她马上住了手。

    “你是不是没事干了,打孩子玩?他才多大的小子,教训下人自有主子,你算个什么东西!”李诗诗声音不大却字字珠玑。

    张婆子自知理亏,便不敢再做声,只色厉内荏的瞪了一眼,拿着油纸包快步离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