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书中文 > 无间诡仙 > 第五十章 为白骨画皮,圣女李绣娥?

第五十章 为白骨画皮,圣女李绣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书中文]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向白骨菩萨辞别之后,余禄独自在草原上游历。

    他用脚丈量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与河流,并目睹这片土地上的牧民是如何坚强地在大战过后、满目疮痍的世界中休养生息、周而复始的。

    留给他的时间所剩无几,余禄施展出扶摇同风翼在碧蓝的天空中极速掠过,不断在江河上起落,一次次召唤出沧溟至尊的行宫进行人前显圣,以此来弥补消耗的香火愿力。

    草原上因此流传起一段关于天水翼神的传说,目睹者甚众。

    ——

    一个展翅就是五千里之遥,再加上余禄日夜不停地赶路,仅花了一天半的功夫,他就草原有数的大河上都留下了属于自己的足迹。

    “该去花山了,白骨菩萨说会在那里接引白骨道降临,向芸芸众生讲述白骨真谛。”余禄站在渭水河畔上遥望归路,喃喃自道。

    比起来时,他的身上已经多出了五百三十重诸海之力,一条条天河坠落,灌入余禄的头顶,看上去像是银白色的蛛矛连接在他的背后,随时可能爆发出翻天覆地的威势。

    这些通过镇海伏波来获得的神力不仅让余禄的力量变强了许多倍,对肉身的防护也有莫大作用,能够抵抗敌人的攻击,尤其是蛮力和压力。

    “等等!抵抗压力?”

    余禄感受着诸海之力带来的强大力量和防护,突然愣了一下。

    他仔细琢磨着,然后想起诸海之力也会导致肉身巨大化,而且比施展了法天象地还要夸张。

    最关键的是两者之间还互不影响,可以叠加。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算是明白须弥神鲲是怎么潜入到沧海深处的了,除了种族天赋之外,应该就是因为这诸海之力!”

    余禄颇为激动的想道,这下他可不用再为那个困难的仪式发愁了。

    “三百多重的诸海之力就能让我的身躯扩大到三十万丈,现在我有了五百多重诸海之力,哪怕这些来自于不同江河所化成的诸海之力品质层次不齐,但应该也有个五十万丈,到时候再用法天象地将体型扩大个千百倍……”

    “不行,想要铺满海底还是远远不够,但我这镇海伏波的能力才刚刚起步,还有着很大的潜力。毕竟真正的大海我还没有降服过呢,哪怕是最小的一片海,也足以抵得上数千条大河名川了。”

    余禄念及至此,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心中振奋不已。

    困扰他许久的难题解决了,那个需要肉身化为一方海域之底的困难条件终于有了完成的头绪。

    再加上即将从国师崔护手中得来的那些灵物,只要完成了这个化身海底的条件,须弥镇狱经和鹏魔混天法就能一块突破!

    “双双突破之后,自己会借此成仙吗?”

    “可是道藏的问题该怎么解决呢?”

    余禄又陷入新的忧虑之中。

    “毕竟无间神狱看上去距离衍化出道藏还差很远……”

    “千古人龙道藏的炼化也还停留在相当原始的阶段,截至目前不过是开启了两个玄异,【燧人】还是自带的。”

    “何况不说这座仙秦法家的道藏不适合自己,没炼化完全的道藏也不能结出天人道果啊。”

    “而想要在短时间内将这座道藏完全炼化几乎不可能,除非得到大量的人道气运投入进去,这上哪找去,夏启天朝都没有门路……”

    余禄只能再次转变思路。

    “我现在手中的道藏,有【酒吞】、【木心】、【龙骧】、【风云】、【雷泽】、【太岁】还有师傅封存的那尊完全炼化了的【尸母】道藏。”

    余禄皱起眉头,脸上迅速升起了惨澹的阴云,“这些道藏虽然不需要人道气运,但没有一个适合的……”

    “酒吞道藏和武道倒是有些相性,勉强能用,风云道藏、雷泽道藏、太岁道藏次之,但选择这四座道藏绝对会影响到后续修为的晋升。”

    “看来道藏的问题还是要落在无间神狱这座本源世界上。”

    余禄幽幽叹道,想起摩登加女曾说过的原话,‘等到再晋升一次,成为洞天福地并能够孕育出各种独特灵物的时候,你就可以试着以无间神狱为基础,凝聚成道藏雏形,然后沐浴在飞升之光中将其完善,成就你的天人道果。’

    “所以自己还是要多用【天地熔炉】吞噬灵物,补全无间神狱中的规则才行。”

    余禄打定主意后,奋力挥动鹏翼,打算去人族城池打听消息,毕竟对于花山这个地方,他从未听闻过,根本不知路在何方,想着偌大一座山,应该有不少人知晓,这点小事便没有向白骨菩萨多问。

    耳边却兀自响起了一道清越温婉的呼唤声,“余禄。”

    余禄连忙转头,才发现白骨菩萨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自己的身旁,正明媚的笑着,将朱颜白骨的魅力散发的淋漓尽致。

    “菩萨,您怎么来了?”

    余禄拱手一礼,然后目光落在白骨菩萨空无一人的身后,面露疑惑。

    在和白骨菩萨告别的时候,他可是亲眼见到在白骨菩萨的背后,是几乎宛如恒沙般无穷无尽的白骨众,少说也有千万之多,怎么一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他们都被我收起来了,不然千万白骨众过境,造成的破坏远不是一方天地所能承受的。”

    白骨菩萨看出了他的疑惑,耐心的向余禄解释道。

    “对了,你知道花山在哪吗?”

    白骨菩萨突然调转螓首,直勾勾盯着余禄问道,语气似乎莫名地有些期待。

    她其实真正想问的是,还记得吗?

    毕竟余禄当时没有向她追问此地的所在。

    余禄想不通白骨菩萨在期待什么,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不曾听闻,我正打算在路上打听出花山的位置。”

    “哦,不知道吗?”

    白骨菩萨有些失望,清越动听的声音也低沉下来,让人心生不忍和心疼,余禄甚至开始为刚刚没有对她说谎而感到悔恨。

    我真该死啊。

    “那我带你前去吧。”白骨菩萨转而提议道,秀丽空洞的眼眶再次恢复明媚,两只骨手跃跃欲试的握了起来,就像是一位要带着好朋友前往秘密基地的小孩。

    “这……有劳菩萨了。”

    余禄想了想,不到一天的时间,若是花山远一点,他还真不一定能够准时赶到。

    “无碍,白骨道降临域内的时候,你是唯一会来的活人,我自然要携你一同前往。”

    白骨菩萨澹澹说道,身上的鲜艳红装像是盛开在森森白骨上的彼岸花,充斥着往生世人和渡尽众生的圣洁魅力。

    我是唯一的活人……

    余禄从这句话中听出了深深的落寞,他这时想起了机关道主,灵机一动道,“我认识个朋友,她被唤作机关道主,和血肉道路,尤其是地仙一脉算是宿敌,我想,你们或许可以认识一下。”

    “机关道主?我最近听说过她。”

    白骨菩萨歪着头思索了一会儿,微微肯定的说道。

    “她最近风头很大,听人说机关道主这次是想要证道仙王,所以不再像以前那样低调,而是将机关造物大肆投放到了诸多大洲之内,衮洲更是彻底沦为了机关的国度,就连祭祀和信仰都无法脱离机关造物来进行。”

    白骨菩萨若有所思道,然后明媚一笑,“是真的吗?”

    “是真的。”

    余禄心想机关道主想要革凡成圣的计划几乎不可能瞒过有心人的注意,暴露是迟早的事,也就没必要对白骨菩萨说谎。

    “是你在帮他对吗?”

    白骨菩萨突然贴到余禄面前,空洞的眼眶直勾勾望着余禄,像是要仔细看清他的样子。

    !

    余禄闻言愣在原地,童孔微缩,他在惊讶白骨菩萨是这么知道的?

    像,太像了,哪怕余禄的样貌还有玄牝娘娘遗留下的影响,白骨菩萨仍无比确认自己没有等错人。

    白骨菩萨身体微微前倾,伸出一根玉质化的手指,本想轻轻抚摸余禄的脸,却突然意识到不妥,于是又突然变成了在失神的余禄面前轻轻摇晃,“我从机关道主降下的神恩中,感受到了你的气息,二郎显圣真君……机关道主就是借用你的信仰来传道的吧?”

    余禄很快就回过神来,他没有急着回答白骨菩萨的问题,而是仔细捉摸着对方的话。

    ‘听白骨菩萨的话,她似乎对我的神道信仰很了解,仅仅从那些木牛流马上就能分辨出我的痕迹,这点就连那些专精神道的天人强者都做不到吧?’

    “……”

    白骨菩萨也不着急得到回答,只是站在原地静静等候,没有打扰余禄的思索。

    “菩萨慧眼如炬。”

    没多时,余禄就给出了自己的回答,他略显无奈的回答道。

    白骨菩萨见余禄没有否认,满意的笑了,下颌骨的森白曲线越发迷人。

    她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将双臂环抱在胸前,浑身的骨骼都在散发出微微的白光。

    草原上随之响起了卡察卡察的声响,像是人的关节在抖动。

    紧接着数十万双白骨手臂从虚空中探出,这些臂骨极为纤细,似乎都是来自于女子的骸骨,骨手们互相握紧,层层交叠,宛如如一朵朵森白之花绽放,很快就形成了一座庞大的白骨之舟,虽然是有骸骨铸成,可不显诡异邪恶,反而充满了圣洁之感。

    船首像是一位由英美俏丽的年轻女仙,浑身闪烁着白骨独有的光泽。

    这是白骨菩萨生前的样子吗?

    余禄默默想道。

    白骨菩萨见到余禄对此毫无反应,跳跃的白色圣火中不由得闪烁过一丝微不可察的失望。

    她不在多想,柔声说道,“我们上船走吧,这座白骨之舟具有横渡虚空之玄妙,不到半个时辰就能抵达花山了。”

    白骨菩萨一招手,数不尽的白色圣火不知从何而起,迅速蔓延到整个宝舟。

    不过却并不炽热,只让人感到一阵刺骨寒意从脚底而起,直贯天灵盖,就像是有女鬼趴在你的脖子上吹气。

    余禄跟随白骨菩萨上了这艘宝舟,然后白色圣火像是煮沸的开水,推着这座宝舟穿梭空间离去。

    在白骨菩萨的伟力护持下,这艘白骨之舟就像是遁入了一个全新的通道,再也看不到外面的景物,余禄没有大惊小怪,希有的羽毛曾以类似的方式带着他穿梭空间。

    “到了。”

    半个时辰转瞬即至,一路上沉默寡言的白骨菩萨突然开口说道,白色的圣火中涌动着一丝清光,她冷不丁的伸出手,精准的抓住了余禄小臂。

    余禄还没反应过来,便见一道丽影一闪而过,他就被带着离开了白骨之舟。

    “这里就是……花山吗?”

    余禄没来得及多想,就被眼前一座巍然耸立的高山给惊讶到了。

    从名字看,他本以为花山是一处鸟语花香、峰峦秀丽的人间胜地,却没想到花山是如此的险峻陡峭,就像是一把利剑拔地而起,直插云霄,朦胧的云雾在山巅氤氲,几座宫殿看不真切,宛如神仙居所。

    “嗯。”白骨菩萨来到花山也高兴起来。

    “如此奇山……真是造物主的鬼斧神工啊,可是这里会不会已经有仙神占据了?”余禄看着花山,喃喃自语道。

    “不会。”白骨菩萨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余禄没有去问为什么,上次他刚想问白骨菩萨为何会出现在莲花寺,就将人给“吓”走了,可见白骨菩萨有些事不希望她多问。

    哪怕白骨菩萨表现的颇为平易近人,但余禄认为,对强者还是要怀有基本的敬畏和尊重。

    “对了,还有件事。”

    白骨菩萨言简意赅的说道。

    “您请说。”

    “白骨道降临之后,需要一位道子。”

    “您的意思是……”余禄迟疑的问道,心想白骨菩萨不会是想要把自己给转化成白骨众吧?

    “噗嗤~和你才没关系。”

    白骨菩萨看到余禄的反应,忍不住莞尔一笑。

    或许是朱颜白骨道的缘故,余禄意识有些恍忽起来,仿佛见到一位有血有肉的灵秀少女和白骨菩萨的身影重合了,正在朝他古灵精怪的笑着。

    等余禄再抬起头想要看清对方的样子,那个灵秀少女却已经消失不见。

    白骨菩萨浑然不觉的说道,“是你的妻子李绣娥。”

    余禄刚松下的心弦再次紧绷,他可不想李绣娥变成朱颜白骨啊。

    “她不是精通画皮之道吗?这门传承与朱颜白骨道极为契合,不,是天作之合,所以我想把她留在身边教导,日后成为白骨道的圣女。”

    白骨菩萨自顾自的说道,见余禄脸色有异,又连忙宽慰起他,“放心,不是奴仆,应该算是雇佣,你以后可以带她回去。”

    余禄悄悄松了口气。

    如此一来,对绣娥来说反倒是一门天大的福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