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书中文 > 我胎穿之后,整个山沟沟都暴富了 > 第266章 有线索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书中文]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个傅天宝不知是何来历,以前只是在江南一带做知县,政绩显著,很有些能力,后来慢慢就升到了知府,做知府的时候也一直在南方,是前些年调来北地的,先是在永成府任职,任期满后才调来常州。

    其实傅天宝早就开始养私兵,只是一直无人察觉,直到在常州发现了铁矿,也可能是他的钱财敛够了,觉得时机到了,才露出狐狸尾巴。”密探一字一句道。

    “再查,肯定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绝不可能是傅天宝自己想当皇帝这么简单,他幕后应该有别人撑腰。”顾青笃定道。

    二郎兄弟三人也赞同顾青的猜测,单凭傅天宝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他的身后之人应该才是主谋。

    “ 傅府的人先别动了,都是可怜人,他们就是全死了傅天宝也不会眨一下眼睛,还是需从那些官员身上下手。”霍老头若有所思。

    “霍师父,其他官员的家眷难道也是挡箭牌,让人抓不到软肋?”二郎问。

    “傅天宝厉害就厉害在这里,心思太过缜密,让人难以发现他的所做所为,不知何时起常州府的官员都换成了他自己的人,原来朝廷委派的官员都莫名其妙的失踪或暴毙,那些官员出意外后傅天宝趁机按下此事,让他的心腹们顶上,他的心腹们的家眷也不在常州,早早的被保护起来。”密探补充道。

    二郎瞪了那位说话喜欢断句的密探一眼,“能不能把知道的一次性说清楚,非要别人提到你才知道说?”

    密探眼神正直,面色依旧僵硬无波澜,一板一眼道:“我们还查到了一个石场做掩护的铁矿位置,虽然只查到一个铁矿,但这是最大的一个铁矿,铁矿里有许多被骗或被抓来的壮丁,还有一些女人孩子。

    女人白天负责做饭,晚上要被监工蹂&躏,今年灾旱闹的厉害,傅天宝只给手下人提供足够的粮食填饱肚子,没有肉食供应,那些人就私下抓了小孩来关着,馋肉了就吃人。”

    “现在我们休息几个时辰,天亮后一起去铁矿查探一番。”顾青立马有了安排。

    城外,天麻亮时商昭就醒了,站在城门不远处负手而立,心中想着二郎和顾青他们进城后是否顺利,一天没传出消息,他心里一天不得平静。

    宋长乐也早早的起来,跑过来和商昭一起站在那眺望,“阿昭,明早若二哥他们还不回来,就开城门让大军进城吧。”

    “明日便是除夕,倒是个好日子。”商昭轻笑道。

    近几日很难见到日头,今日更是一整天都阴沉沉的,看起来似是要落雪了,先前停了半个月未落雪,让商昭的大军能顺利赶到常州,若是今日落雪将士们在城外待着可不行,最迟明早便要开城门进去。

    很快到了傍晚,天上果然下起了小雪,二郎等人踏着薄冰逐渐靠近铁矿位置。

    “前面一里处开始有暗哨,打头那个暗哨藏在树上,树上搭了个草窝,第二个暗哨在半山腰的小山洞里,山洞有蔓藤遮掩,一般人发现不了……”密探很专业,能力惊人,居然把铁矿的所有暗哨都查清了。

    顾青与关玲对视一眼,二人默契的点下了头,把几个暗卫叫过来耳语了几句,随后被指派了任务的几个暗卫便快速朝最近的几个哨岗掠去。

    与之前城门口的操作一样,先干掉那些暗哨,然后换上他们的衣服顶替上去。

    其他人便畅通无阻的进了铁矿,夜里铁矿工人没有开工,除了守夜的人,其他人都在窝棚里睡觉。

    “那边的草窝是工人的住处,另一边的茅草屋是监工和一群啰喽的住处,你们听听里面有女人的声音传出来。”密探始终无波的眼神,此时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四郎侧耳听了一会儿,低声道:“这些女人不像是被强迫的,听起来似乎还挺享受。”

    众人:“……”这话不好接。

    密探眼神闪过一丝兴味,连声音都带着难以察觉的嘲讽,“不听话的女人会被剁了炖汤给工人吃,不吃的工人就会被毒打,能活下来的女人都不是一般人。”

    这个众人也不好评价什么,不服从不但会死,还会被吃掉,那些女人也是别无选不是?

    “现在怎么办?我们这点人也拿不下铁矿,要不还是等大军打进来后再说?”四郎低声询问顾青的意思。

    “先回去再从从长计议,几个顶替暗哨的人留下,让他们易容一下省得被人识破,回头再里应外合拿下铁矿。”

    顾青话音刚落,突然面色微变,他看向关玲,“你可听见了隐约的哨声?”

    闻言关玲侧耳倾听,刚才她没发觉,此时被顾青点醒了才听到了若有似无的细碎哨音,这种哨音非常细且难以察觉,是太上皇培养出来的暗卫的联络暗号,外人是绝对听不出来的。

    “确实是竹叶吹出来的哨音,这声音离的太远,应是从深山中传来的,也不知太上皇是否和吹哨之人在一处?”关玲眼中划过暗芒。

    顾青已经摘了一片竹叶递给关玲,示意她吹哨音回应,“我们必须进山救人,暗卫发出求救哨音,定是遇到无法化解的危险,太上皇八成也在深山。”

    二郎就着夜色望向迷雾笼罩的深山,低声解释:“我观这山地形复杂,与黔地有些相似,太上皇他们会不会是在山中迷路了?”

    听二郎这么一说,顾青福至心灵,“二郎说的有道理,待会儿我们入山时定要一路做好记号,免得救了人却找不到出来的路。”

    “做标记的任务交给我和四弟吧,我们从小在山中转习惯了,之前还在黔地待过几年,对山林的了解更深些。”三郎道。

    其实顾青和关玲也曾在黔地待过不短的时间,甚至在地形诡异复杂的深山生活了几年,只要一路做好记号,到时候要出来也不难。

    不过他们精力都在救人上面,所以做记号的任务交给三郎四郎更合适。

    深山内,吹竹叶的暗卫眼里闪过喜色,语气硬邦邦的禀报,“太上皇,属下听到哨声回应了,相信很快便会有人来救我们。”

    “霍老头这是终于找来了,办事效率越来越慢了,再拖下去沉风不被他拖死也会被拖残。”霍老头早年就知道暗卫的哨音讯号,所以太上皇第一反应以为是霍老头找来了。

    说完太上皇用力拧了下眉,他已经快十天没沐浴换衣服了,一身锦锻早已被树枝刮的破烂不堪,还附带一身酸臭味。

    吃方面倒是还好,山中野兽多,随便就能打到几只野兔或山鸡之类的烤来果腹,渴了有泉水和野果可解渴。

    就是时不时能听见狼嚎声,几人提心吊胆了几日,就怕遇上狼群,那是会死无全尸的。

    “要不循着声找过去,这样也能尽快汇合?”张福提议。

    太上皇嫌弃的瞪他一眼,“老糊涂了,我们转了这么多天都找不到路出去,还是老实待在原地保持体力,等着人来救我们吧,瞎折腾什么?”

    “老奴确实糊涂了,一时心急,竟忘了咱们根本绕不出这地方,绕来绕去浪费体力,之前老奴还因为路滑摔倒,老奴这老骨头可经不起摔喽,多摔几次只怕要成瘫子喽,那就没法再伺候太上皇您了。”张福一脸庆幸,幸好霍老头找来了,不然他们几人很可能会被冻死在山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