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草原往事 > 第13章 拿价格说事 掉进了圈套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阿来夫捏着手里的钱,口口声声问嘎查长:“捏着肚脐眼骗人啊,一亩白白少了341块,1706缩水了,咋的是1365块了?9亩下来,少了我3069块啊。”

    嘎查长指着手机里的计算器:“满都拉没说吗? 2.56元/平米里面有苏木20%的协调费。1706的20%刚好是341。

    阿来夫把钱甩了一地:“那顿酒钱算到我头上了。大羯羊和那几瓶酒值几个钱呀?”

    嘎查长推门走了:“没长眼,有耳朵啊。巴雅尔进去的事,过去了几天啊?忘干净了。”

    巴雅尔没听完阿来夫哭哭啼啼的,就挂了:“活该!扶不起的乱绳子,1706都嫌低,干嘛要伸手接那1365啊,脑瓜子进水了。”

    巴雅尔暂时的平静,让额日敦巴日几夜都没睡好觉,这几天右眼一个劲的跳。心里埋着一颗定时炸弹,啥时间响,那要看巴雅尔的心情。

    巴雅尔很快找到了拿住俄日敦达来的好办法。对阿来夫说:“俄日敦达来能拆我的桥,我也能毁他的路。”他说这话声音有点哑,眼眶子里擎着泪。

    阿来夫吐着口水喊道:“马是站着睡觉的,非要按倒躺着睡,它习惯不了。跟巴图说一嘴,让老子管一下不听话的儿子,哼!”他把俄日敦达来安排满都拉所做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两遍。说着说着流了泪:“巴雅尔要2000块一亩补偿,满都拉到牧场清点牛羊数,白所长拿赌博说事,把他投进了拘留所。”

    岱钦怕叔叔巴图听没闹机密,在一旁添枝加叶地说:“满都拉这只老乌鸦,填着石块喝水,把巴雅尔当成了石块。口口声声对牧民说,只要听话,多撒三四十只羔子,他不来牧场点数的。”巴图侧着耳朵问:“有这事?糊涂,简直是糊涂!满都拉图的啥呀,草场是牧户的,都‘过牧’了,用不了几年,草根就吃干净了,牧民喝风去?官能当一辈子?草原可是世世辈辈的事呀。”

    “不尿指导价,2000块也成啊,干嘛要信那1700块?说硬了,不建房子更好,不是撵走的,是自己走的。”巴图瞅着岱钦和阿来夫说。

    巴雅尔接完阿来夫的电话,又问岱钦:“老嘎查长真说了2000?1706块是便宜了矿山。”

    俄日敦达来比划着跟父亲解释:“你那一嘴,可起了大火,2000一亩那是天价。指导价是1706。不用外人来捣鼓事儿,嘎查苏木安稳了,你心里难受啊?帮外人来整你儿子,有点意思。”

    巴图抖着手说:“苏木干嘛要扣下341块?是你在整你自己,干嘛不向着牧民?打小在一起骑马放羊,感情去哪里了?矿山和牧民要分开,陶格斯的舅舅肚里揣着矿山,你要惦记着草场,要2000有错吗?”

    俄日敦达来说:“不是苏木扣下的,20%的协调费是旗里规定的。刀,压在你儿子的脖子上了,你倒好,给巴雅尔添油加火的。就怕事不大,把我掀下台,你脸上有光啊。”

    额日敦巴日递给巴图一根烟:“老嘎查长啊,苏木长性子急,你又不是不知道。生我的气,也不能生儿子的气啊。生儿子的气,那不就生自己的气了嘛。矿山到了草原,给牧民拉了长电,修了水泥路。巴雅尔开了超市,卖酒卖菜呀,挣了矿工不少的钱。矿工春节回家买牧户的羊,内地来矿山参观学习,到度假村吃把肉,吃富了牧民。羊蝎子烂在锅里,最后都是牧民的。”

    巴图瞪着眼,把烟扔在桌上:“就算有那20%,也不该扣阿来夫的。牧民不愿意接受这些方便,雪水吃惯了,羊粪炉子也习惯了,用‘风光互补’看电视也方便。为啥要用长电?掀起一块羊粪砖,看到一个一个晃动的人影子;瞅着风干牛肉,看到‘崩克’让大雪盖住,狼围着转来转去嗷嗷叫。”

    俄日敦达来顺下了话:“牧点的人有几个认识‘崩克’的?早让电锅替代了,牛肉条进了锅里,翻个身出了锅,过一下塑封机的口,和接羔子一样,掉进了箱子里。吃起来软软的,不垫牙。那风干牛肉,打牙祭也累人。”

    巴图抹了一把胡茬子:“咋的就是尿不到一个壶里?我说东,你硬是要说西。再看看牧场,羊倌不骑马了,坐着冒烟的摩托车东晃西摇,把羔子惊吓的填不饱肚子,贴不上膘。羊和马是能说话的,遇到狼啥的,马撕裂的叫声,能喊过来几十匹,拼命护着羊群,你当然闹不机密了。”

    儿子笑了:“红头文给1706,你大方啊,苏木长的老爸有尿,一口价喊出了2000块。传到外面去,牧民咋看你?咋看我?”

    额日敦巴日把烟捡起来,递给了巴图:“老嘎查长啊,牧区里很难找到‘崩克’的影子。你要的话……给你整个铁丝网的围棚,不是围栏的那种,狼牙咬不断的。”俄日敦达来示意不让他说下去,可他还是在说。

    巴图瞅了一眼羊粪砖堆四周白晃晃的金属网,半闭着眼说:“你是说用矿山的那种网?扯起来也白搭,把肉挂在里面,味道也不会一样。依你这么说,勒勒车的轱辘,也能用铁的啦。”

    俄日敦达来知道父亲怕他和矿山粘在一起,瞅着父亲,脸上堆了一层浅浅的笑:要不是看着我的脸面,额日敦巴日早把你踢倒了。我就闹不机密了,把牛肉挂在几根木头棒棒的架子上,晾晒的味道有啥两样?手脖子粗的铁管子上,咋的就不能晾晒了?还不是冲着矿山来的。随后说:“放心吧,铁管子和一片一片的铁网子,我去旗里买,不去矿山拿,白送的也不要。这下的味道该一样了吧,味道不一样,那是心病啊。”

    巴图点着头,嘴里咕噜着去草场上溜达去了。

    巴雅尔戴着黑口罩骑着马,在矿区西面不急不慢的转悠着。

    “溜达呐,屁股没起泡吗?是不想下马了。出来嫌丢脸呐,露出一双贼眼。”额日敦巴日老远冲巴雅尔喊。

    “该操的心不操,不该操的心,瞎吵吵,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他倚着马鞍上,手里拿着套马杆,身子一晃一晃的走了。

    他勒回马头,正了正长舌帽:“拘留所里的饭没吃够,啥时候再把我送进去?”

    “大白天的,说起梦话来了。你不赌博,派出所敢抓你?与我有屁点关系?赢了,没给我一分;输了,也没输着我的钱。”

    “哎呀,推得一干二净的。谁做的缺德事,肚里没个数?这码事,我给你记着。能在嘎查长的位子上,干一辈子?换届选举有你哭的时候。路,是自己走出来的,不是别人提前给修好的;外人修的路不顶事,哪里有坑,心里没底,摔跤崴脚是跑不掉的。”

    “瞎操心。倒是提你个醒,瞅瞅自己后面的路咋走?摔跤崴脚的该不会是我吧。”额日敦巴日跳上了车。

    提升机在呜呜的吼着,矿车从罐笼里拖出,沿着铁轨推到山包南面的矿石堆场。矿堆像座山,矿石从尖尖的顶部叽里咕噜滚落下来,黑乎乎的粉尘随着南风飘落在草场上。巴雅尔跳下马用手摸着绿绿的草,把黑乎乎手送到额日敦巴日眼前,斜着眼说:“你认为我愿意戴呀,气都不够喘。不戴口罩不行呀,早晚会得肺病的。看见了吧,多么好的草呀,成了黑草,你不心痛?这片黑黑乎乎的草,牛羊啃到嘴里能不生病?要是羊听话的话,也给它戴上。”咣当咣当的矿车声,像雨前的雷声。牛羊已经习惯了这种声音,不东不西的低着头,一口一口的啃着。

    涮涮移动的羊群,全然不知身边的人在拿它们说事。呜呜的吼声和咣当咣当的清脆声,充满了耳眼。巴雅尔急忙转到我对面,怕没看见一股一股黑乎乎的尘土,飘着飘着又慢慢落到了草原上,指着井口问我:“这提矿井不歇下来,不戴口罩不行了呀。这黑乎乎的粉尘,是个喘气的都受不了。你们不戴是亏理,我把羊也戴上口罩,拍个视频发出去。”

    阿来夫也戴着个黑口罩,在马背上一摇一晃过来了。

    额日敦巴日一动不动的看着巴雅尔,骂着阿来夫:“尼玛的,步跟的紧呀,也戴着口罩,装人。‘蹲号’的嫌丢人,你图啥呀。”

    “怕啦?我去买一百个,分给岱钦和俄日和木,还有伊日毕斯和浩特的人。这臭水,这黑尘土,吃不消。死要面子活受罪人,不敢戴口罩,哪能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巴雅尔抖动着套马杆,当着我的脸面,哨起了额日敦巴日。

    嘎查长收紧了嘴,喷了一口气:“有尿,买一千一万个,给苏木的人,一人一

    个。”

    阿来夫下了马,指着嘴上的口罩:“这事,你要管呀。帮我跑趟矿山,手里没

    钱了呀。”他颤抖着套马杆,抖打着草上的黑乎乎的粉尘慢慢飘动着,“这草呀,羊吃了能不病?”

    阿来夫和巴雅尔一唱一和的,额日敦巴日感到很窝囊,挪着脚步说:“带个口罩有啥呀,遮挡那嘴臭,想到别人的感受了,进步了。回去穿上你闺女的校服,在草原上溜达,那不更好了嘛。”

    巴雅尔找回了存在感,在心里骂着:尼玛的阿来夫,老说我不敢骂额日敦巴日,今天把他和矿山一块收拾了。他仰着脸呵呵的笑着:“不用你提醒呀,这一天不会太远的。你不是想看10多个学生,穿着校服在草原上溜达嘛,黑乎乎的矿堆,一沟沟发黑的臭水,草上落满了黑黑乎乎的一大片,记者在一旁录个像,电视上一播。哼,嘎查苏木和矿山的脸上,那才叫有光呀……”

    我憋不住气了,瞪了巴雅尔一眼:“把眼睛当成X光了,能隔着衣服看透人的五脏六腑。你以为扑克牌握在你手里呀。”

    额日敦巴日急忙忙地说:“有尿就来吧。早想看看这10多个穿校服的人是啥样的人,哪个电视台敢来录这个像!”他把这个“敢”字说的很硬很重。他拨通了10086,音量调低的只有他能听到:“苏木长啊,向你汇报个急事,有人要来矿山搅和事……嗯,嗯,暂时白所长就不用过来了。”他拐弯抹角告诉巴雅尔,蹲“局子”的事与他没关系。巴雅尔咧着嘴角说:“哼,能撇清嘛,装的不像啊。水泡子能一眼瞅到底儿。你是苏木的靴子,苏木穿着合适不挤脚。让姓白的过来,我在这等他,不尿他,现在把我逮走。”又转过头来对我说,“我们这些小牧民,是你手中的纸牌,充其量是个黑桃7。”说完了,巴雅尔后悔把话说狠了,反反复复掂量着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句话。

    我对额日敦巴日说:“多安排几个人盯一下,多留点心,盯紧他的动向,见到不好的苗头,早动手。估计他是不敢胡来的,给他安上个扰乱生产秩序的罪名,肯定抓人。”

    阿来夫悄悄溜上马走了。巴雅尔一人孤零零的晒在那里,眼睛叽里咕噜转的飞快,等到了时候,再算这笔老账也不晚。随后说:“法律可不是嘎查制定的,拘留所也不是随随便便能进的,张着大口说胡话。男人的乳房,到死也奶不了孩子。”

    嘎查长瞅着他:“谁的肚里没一杆秤呀。一头是牧民,一头是矿山,我会一碗水端平的。不是你说的那样,厚着这个薄这那个的。矿山有钱,那也不能没有原则的给呀。拿打草来说吧,岱钦一捆卖15元,你偏要卖20元,那现实吗?要是苏木就一家矿山,在牧场里打井挖矿,一亩一万也行呀,没有比没有偏的,现在是哪个情况吗?要你是我的话,拿你的心比量一下我,不就清楚了吗?白天没时间想,晚上睡不着,琢磨琢磨是不是这个理儿。”

    巴雅尔摘下长舌帽,眼巴巴瞅着:“你这话说的,我闹不机密。嘎查长,你咋替矿山说话呀。”

    额日敦巴日气冲冲地说:“在不在理,话都让你说了,你还想听啥?!”

    巴雅尔低声说:“大白话更让人能看出你的诚实。你是靴子,适合矿山的脚。扯远了,话回到正题,牧场的补偿,矿山的做法和鸡毛禅子子没啥两样,把墙上的灰尘弹了下来,落到地上一部分,飘在空气一部分,飘飘悠悠的又落回墙上。实际性的问题没得到解决,不如拿块湿抹布彻底把灰抹掉,天天打嘴仗,为那点补偿钱,你们心烦,我也闹心。”

    嘎查长白了他一眼:“甭在提补偿地事了。给你钱,你不接,我有啥办法?”

    巴雅尔想起了巴图的那句话:时间看不见摸不着,只要给他性命,伸手就可以摸到。一年是一个套马杆,两年不就是两个套马杆长了吗?把两个套马杆连起来摆在草场上,老长老长的。他对视了一下我,接着说,“早也是赔偿,晚也是补偿,为啥不早一点给哪?好比想喝酒了,腿肯定会听脑瓜子指挥,不自觉就能走到酒店里去了,道理就这么简单。你们脑瓜子里没有啊,磨磨唧唧拖着不着急。”

    矿山有意把选矿厂开工的时间往后拖,拖一天是一天。按照现在的铅锌价格,井下的采掘总量缩减一半,老选矿厂也能吃饱了,扩建的事,拖后一年半载也不着急。眼下和牧民一直在打嘴仗,只是做个样子给工信局看一看就是了。开不了工,不能怪罪矿山了。我说:“离开这2.56元/平米,啥话不用说。”

    巴雅尔指着额日敦巴日:“拿牧民是啥啦?牧场可是我的命根子,你家也有牧场呀,在草场上放羊溜达,心里能不清楚?像个蜗牛,苏木里有人来,伸出头来晃荡晃荡,人一走,头又缩回壳里去了,你真该站出来说句话呀。一亩的钱是2.56,让20%叼走了,剩下了几个钱?”

    额日敦巴日拍着大腿:“我咋成了蜗牛虫了?啥时没替你们说话!林矿老骂我护犊子,亏你能说出口。你们的事,自己跑去吧,耳眼听不到,心里也清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