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邪灵王虐妻 > 第45章 阴笑的暗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皇甫无邪低垂下眼帘,望着怀里熟睡的女人,此时的她像是个没事人一样,但她的智商却……他眸中泛起一抹暗伤,心里越发自责。

    第二天

    皇甫无邪微微皱起眉宇,

    她……她在做什么?

    当她的嘴离开了他的唇,他意识到自己睡梦中被她亲吻了,他下意识抬起手背捂住嘴,脸释然一阵憋红,有些慌张道:“馨雨…。雨儿你在做什么?”

    纳兰馨雨跨坐在他身上,歪着头,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满脸涨红的皇甫无邪,笑眯了眼眸道:“馨雨馨雨喜欢逸嘴里甜甜的味道。”像极了贪吃的小孩尝到了渴望已久的美味。

    “笨蛋……以后别再做这种事了。”皇甫无邪不知为何莫名的紧张了起来,脸因她这句话而涨红,心头涌上一抹浓浓的罪恶感,虽说她是在神志不清吻了他,但却总感觉自己做了对不起纳兰馨雨的事。

    纳兰馨雨头一歪,一脸儿疑惑,下一秒,当她看清男人眸中认真的神色,鼓起腮帮,眉头紧锁,目光满含幽怨的盯着身下的男人,“逸讨厌馨雨馨雨这样做?”低下头双手抱着咕嘟嘟乱叫的小腹,委屈道,“可是馨雨馨雨肚子…。好饿好饿呢!”

    所以用这种方式解饿?

    皇甫无邪眉梢一挑,脸上就古怪了几分。“噗”他嘴里发出一声清脆悦耳的笑声,宛如山谷清音回荡,他止住了笑容,眼瞳取而代之是浓浓的柔情。他轻抬右手,温暖的大手落在她头顶上,轻轻揉了揉。

    “来人,备膳…。”

    纳兰馨雨皱起眉头,鼓起腮帮道:“我不要!”

    皇甫无邪不解的看着她,挑眉道:“为什么?雨儿不是饿了吗?”

    “因为……”纳兰馨雨一脸儿晕红,低下头没敢直视着头,双手绞着他的衣角,好半天才憋出话来,“馨雨馨雨只吃逸做的饭。”

    皇甫无邪微愣,突然激动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抓着纳兰馨雨双肩轻轻摇晃了几下,激动的询问道:“雨儿你还记得我会做菜?你是不是记得了什么?”

    纳兰馨雨被他突忽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清秀的脸上蒙起一层疑惑,为什么他老是抓疼她,问一些她听不懂的话?

    见她没有回答,而是一脸儿纠结的看着他,皇甫无邪心头涌上一股难以言语的失落感,很快恢复了冷静,松开了手,“对不起,是不是吓到你了?”见她用力地点了点头,眼底继而流露出心疼神色,慵懒地从床上起了身,披上床头上的披风。

    纳兰馨雨紧张的拽着他的衣角,水亮的眼睛盯着他的后背,一脸儿自责道:“馨雨馨雨不要逸做饭了,这样会让逸讨厌我的,馨雨馨雨不要让逸讨厌我。”

    皇甫无邪脚步沉了下来,心仿佛被她这句话深深揪起,很闷,很闷,还隐隐有些揪疼。他转身双手捧住那张清秀的玉脸,笑着道:“雨儿你听好了,不管你变成什么样,讨厌这两个字永远不会从我口中说出,只会有爱。”说着,他弯腰俯下头,性感的薄唇轻轻落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乖乖在屋里等我做好饭。”

    “王……”蟾鱼板着个脸走了进来,嘴里正欲着什么,话硬生生地卡在了喉咙里,碰巧被她看到令她羡慕嫉妒恨的一幕。

    皇甫无邪唇离开了纳兰馨雨的额头,转身看向蟾鱼,眸中的柔情早已淡去,取而代之是冷漠疏离的眼神,“什么事?”声音里冷得没有一丝感情流入。

    蟾鱼愣是回过了神,当她触到王爷冷漠无情的眼神时,掩在长袖中的双拳瑟瑟发抖,她就令王爷这么讨厌吗?

    “禀王爷,吴国现在大势已去,请王爷即可出兵攻打吴国。”

    闻言,皇甫无邪脸上蒙起一层刺骨的寒意,眯起狭长的眼眸:“难道昨晚本王的话没说明白吗?”

    “可是……”

    “王妃现在需要人照顾,你留下来伺候她。”抛下这句话,皇甫无邪迈开修长的腿与蟾鱼擦肩而过,低着迎面拂来的寒风走了出去。

    蟾鱼前额的秀发投下了一片阴影,遮住了眸中狰狞的神色,狠狠咬着下唇,双拳发出咯吱脆响。

    很快,蟾鱼掩饰好了情绪,走了进来,看了眼纳兰馨雨,低声道:“王妃,该起床梳洗打扮了。”

    纳兰馨雨却一脸疑惑的看着蟾鱼道:“王妃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蟾鱼目光闪了闪,被她这句话问得顿时哑口无言,皱着眉心道:“王妃,这笑话很冷。”

    “哦,我知道了!”纳兰馨雨突然指着蟾鱼道,“王妃是你,对吧?你很冷吗?”

    闻言,蟾鱼一脸黑线,嘴角微微抽搐,王妃这是怎么了?耐着性子道:“王妃,请您别拿奴婢说笑了,该起来梳洗打扮了。”

    “王妃她没拿你取笑,因为她傻了。”独孤天海从屋外走了进来,目光静静的看着纳兰馨雨,淡淡出声道。

    蟾鱼眼底闪过一抹震惊,转身看向独孤天海,愣愣道:“王妃傻了?”这是怎么回事?她一脸的疑惑。

    独孤天海环抱着手,身子轻轻斜靠在墙壁上,“恩,千真万确,昨晚送鬼医回去的时候,才得知王妃是因高烧的缘故,把脑袋给烧坏了。”

    “是…。是吗?”蟾鱼脸上尽是苦涩的笑意,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感到开心,反倒有些难受,因为无论纳兰馨雨怎么变,王爷的心就好似磐石般坚硬。

    彼时已是晌午,王府门外停靠着一辆马车,永川郡主背着包裹往王府内走了出来,时不时扭头往王府的大门看去,却迟迟未见皇甫无邪的身影。

    她失望了,心也死了。

    正当永川郡主准备上马车时,身后传来一声温柔的女音:“郡主请留步!”

    永川郡主停顿住脚步,转身看向从王府内姗姗而来的女人,皱眉道:“你是?”

    “我是王爷的妾室周文娘,有事想请郡主到屋里聊两句。”

    只见周文娘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阴险笑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