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邪灵王虐妻 > 第33章 专勾你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位于西南地区的清谷县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清谷县不远处的大山里,那座叫做‘天子山’的山上,有一座道观,名为武当,是有太祖皇帝唐宗毅所提名。

    武当是秦朝年间一个武林人人敬仰的玄易道长所建立的,现如今已有三百多年历史,就座落在天子山的半山腰上。

    一抹殷红色的夕阳照在西山上,湛蓝湛蓝的天空浮动着大块大块的白色云朵,它们在夕阳的辉映下呈现出火焰一般的嫣红,笼罩在山丘上。

    马车在陡峭的山路上,行的极慢,到了武当山,天色已近傍晚。

    山上不远处传来钟鼓之声,幽幽回荡在山谷。

    纳兰馨雨撩起窗帘的一角,迎面扑来的是大花蕙兰的香味,放眼望去陡峭的山路上开满了大花蕙兰和腊梅,她眼里泛起一抹柔和的光泽,仿佛嗅到了回家的味道。

    很快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蟾鱼掀起车帘看向纳兰馨雨道:“王妃,到了。”

    纳兰馨雨跳下了马车,映入眼帘是一条长不见尾的阶梯,不由令她想起小师弟当初为了上山拜师学艺,从这条阶梯一直跪到道观的门前,师父才软下心收留了小师弟。

    如月望着纳兰馨雨含笑盈盈的眼眸,微微愣了神,顿觉得是不是自己眼花看错了,虽说王妃常面带微笑,但那种笑令人寒颤,甚至是令人畏惧。然而她眼里的笑,是那样美丽、自然。

    “王妃,您怎么了?”

    纳兰馨雨缓回了神来,笑着摇头道:“没什么。”没再说什么,提起长裙一步步往道观走去。

    到了山顶,纳兰馨雨整个人差点往后倒去,好在如月和蟾鱼及时搀扶住。

    她累得小脸红扑扑的,坐在了一旁的石凳上,调整了一下呼吸。

    如月从包裹里取出水壶递给了纳兰馨雨,不由关切道:“王妃,您没事吧?”

    能没事吗?她现在虚弱得连走路都觉得难受,心里一直压抑住那种想要吸人精气的欲望,但是她还是强忍住了。

    “二师姐?”从不远处传来一声稚嫩的嗓音。

    纳兰馨雨抬头顺着声音来源望去,只见道观大门处站着一位少年,年龄约有十三岁,身穿了一件雪白色紧身锦袍,湖蓝色的腰袄上系着一条玉佩,英俊的脸上带着几分稚气,有着几分可爱。

    他便是纳兰馨雨记忆里跪行上山的小师弟莫愁。

    莫愁一见来人正是他二师姐纳兰馨雨,那双黑溜溜的眼瞳泛起一抹泪芒,丢下手中的扫把,直奔向纳兰馨雨而来,一把将她死死的抱在怀里,哽咽道:“二师姐,真的是你,我没在做梦吧?”

    他很激动,很激动,以为纳兰馨雨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了。

    在众多师兄师姐中,纳兰馨雨是唯一不嫌弃他笨的人,除了师父,她是第二个对他最好的人。

    杵在一旁的蟾鱼望着这一幕,眼底泛起一抹精芒,啸地一声,从腰上取出宝剑抵在莫愁腰上,冷声道:“离王妃远点!”

    莫愁稚嫩的脸上露出万般委屈,黑黝黝的眼瞳憋屈的看着冷冰冰的蟾鱼,抱怨道:“这位姐姐很碍眼呢!”话罢,他纤长的食指夹着剑刃,徒手将剑刃折断了,将刀片迅速抵在蟾鱼脖子上。

    蟾鱼浑身僵硬住,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似不堪一击的少年竟然能徒手折断剑刃,内力想必已经练到了九成,看来这武当真是卧虎藏龙啊。

    “莫愁,师父怎么样了?”纳兰馨雨没这闲功夫跟他在这熬时间,直接跳入了话题。

    莫愁眼神黯淡了下来,收回了手,将头低在纳兰馨雨肩头上,背脊瑟瑟发抖,带着哭腔道:“师父病了,病了很严重,长老们正召集师兄师姐们谈师父的后事,还有决定投票由谁来当掌门人。”

    一阵寒冷的风迎面拂来,蒙在脸上的薄纱随风掀起了一角,那丑陋的疤痕被莫愁看到了,他愣了愣,欲言又止,只因她身上散发出一股令人不由寒颤的冷意。

    “疯了,疯了……。”纳兰馨雨红唇紧抿成一条直线,流苏之下,纤长浓密的睫毛低垂,投下一片阴影,遮住了她眸中的神色,掩在长袖内的双拳紧紧捏起,猛地抬起嗜血般的眼眸盯着莫愁,“你们都疯了是不是?师父他还活着,你们就想争掌门之位?”

    莫愁微微一愣,被她犀利的眼眸给煞出一身冷汗,眉心微拧,双手抓住纳兰馨雨的肩膀,“师姐,我知道你现在一时半会没法接受,但师父病了是事实,掌门的是由师父做决定的。”

    “我不信!除非师父亲口告诉我。”纳兰馨雨豁然起身,甩开了莫愁的双手,看了眼蟾鱼和如月,“留在这里等我!”言罢,她迎着逆风往道观的大门走了进去。

    只见道观内,师父通虚真人在童子的搀扶下,坐在主位上,左右两旁各坐着四位身穿白色长袍的长老。

    东方一尘领着师兄弟走了进来,纷纷跪在琉璃的地面上。

    气氛十分庄严、凝重。

    先是由武当掌门人通虚真人讲道,后是由武当大弟子,继承人东方一尘在师父和众位长老、师兄弟面前表演武当丹剑、武当八卦掌、武当行意拳……

    接下来就是师父将掌门位置和武当所有秘诀传授给大师兄,纳兰馨雨站在门外狠狠的咬着唇瓣,看着师父的一举一动都带着瑟瑟发抖,脸色是那样苍白,她的心被狠狠的揪了起来。

    一只温暖的大手轻轻落在她瑟瑟发抖的肩膀上,耳畔传来富有磁性醇厚的声音:“他阳寿已尽,是时候了。”

    纳兰馨雨背脊僵硬了起来,长长的指甲狠狠的抠着门板,她认得这个声音,是爷爷。

    “爷爷,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她猛地转身看向化为人形的爷爷,眼眶里浮出一层泪雾模糊了视线。

    “这是你的使命!”那张看似慈祥的脸庞却透着冷漠疏离,随着一阵微风拂过,爷爷的身体化成一团白雾随风淡去,视线在她视线中。

    使命……纳兰馨雨忍不住笑了,当她从一只普通的小狐狸变成勾魂使者九尾狐的那一刻,三百年来,她没有一刻停息过,每天反反复复的做同样一件事。就算她重生了,使命依旧束缚着她。

    有什么比勾走自己至亲至爱人的灵魂要来得残忍?

    但是……纳兰馨雨眸瞳逐渐锐变成嫣红色,从裙摆露出九条毛茸茸的尾巴,那头银色长发随风漫卷起,纤长白皙的右手凭空浮出一柄月牙勾剑,这是她的使命!

    纳兰馨雨步伐轻盈地迈进道观内,周围的人并没有看到她,她就像空气一样透明,能看到她的人,只有将死的人。

    看似每步都很轻松,但却像被石头压着,很沉很沉。

    她停顿下了脚步,愣愣的看着师父对着她露出慈祥的微笑,眼里是那样平静,没有一丝畏惧,似乎看穿了她的身份,她的目的。

    “师父……”纳兰馨雨手中的月牙勾剑逐渐消失,她软在了地上,脑海里浮现出小时候跟师父种种往事,除了外婆和爷爷,师父唯一疼她爱她的人,要她勾走师父的灵魂,她做不到!

    “雨儿,这是你的使命,师父老了,是时候了。”耳畔突然传来师父的声音。

    纳兰馨雨抬起眼皮,看着师父微微冲她点了点头,她呆呆的,眼珠子就那么固定在眼眶中,没有焦距,周围的一切逐渐阴暗,只留下那张布满皱纹的笑颜。那一声“这是你的使命”化成一柄尖刀深深的刺进她的心中,纳兰馨雨缓缓的从地面上站了起来,月牙勾剑再次浮现在手中,这次,她没有再犹豫,扬起手中月牙勾剑落在通虚真人的头顶上。

    只见师父的灵魂随着月牙勾剑扬起,脱离了躯壳,灵魂穿透屋檐,徐徐升向天空,消失在纳兰馨雨视线中。

    她收回了手中的月牙勾剑,转身往大门走了出去,紧跟着身后传来师兄弟的哭泣声:“师父…师父……”

    如月见纳兰馨雨从道观的大门走了出来,见她脸上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浑然像是没发生什么事儿一样,不由皱眉道:“王妃,您还好吗?”

    纳兰馨雨摇头苦笑道:“没事,我们走吧!”

    莫愁闻言,见她要走,二话不说追了过去,伸手扯住了纳兰馨雨的衣角,撅着小嘴委屈道:“师姐,能不能不走?”他知道,师姐这次要是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了,心里便涌上失落感。

    纳兰馨雨步伐停滞住了,看了眼莫愁脸上依依不舍,视线落在他手上的扫把,眉心微皱,肯定是三师弟趁师父生病又欺负小师弟了。

    “莫愁,我不能留下来,但你可以选择跟我走。”

    莫愁眼底的黯淡瞬间涌上灼热的光芒,激动道:“真的吗?我真的可以跟师姐走吗?”

    “不可以!”冷冰冰的声音从蟾鱼嘴里悠悠发出,这要是让王爷知道王妃私自收留人,而且还是雄性动物,后果……不堪设想。

    莫愁眼底灼热的光芒逐渐黯淡了下来,委屈之极,“师姐……”

    “本宫说了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