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邪灵王虐妻 > 第25章 不给机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纳兰馨雨放下了手中的弓箭,淡然转身走进了帐篷内,眉梢轻挑,视线落在脸色灰白的大公主身上,眼底闪过一抹狠厉之色,嘴角的笑意加深了几分,周身涌动凛冽杀气。

    大公主,想要我死?呵呵,那我就先送你上路。

    唐渊嗣看着纳兰馨雨的眼神,除了不敢置信外还略带着审视,神色意味不明,“你赢了!”

    “她压根就不会射箭,怎么会那么厉害,肯定是她从中做了手脚,本宫不服!”大公主怎么也不相信纳兰玉雪【纳兰馨雨】射箭如此了得,心想必定是她做了什么手脚。

    纳兰馨雨不怒而笑,笑容很是迷人,却不由令大公主发憷,想耍赖是吧!没事,公众的眼睛是雪亮滴,“大公主说这话会犯众怒的,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比赛过程,难道他们都是看走眼了?这白纸黑字上写得很清楚,输的那一方任凭对方处置,再加上皇上跟这么多人作证,莫非大公主想抵赖不成?”

    她说得句句在理,大伙不约而同的点头表示赞同她的说法。

    纳兰馨雨步步紧逼而来,看似每步都很轻松,却像踩在大公主心尖上,压着心跳,让她整颗心像徒然被她揪住似的,喘不过气来。

    “你……你要做什么……”

    那张清澈的眼眸看似笑意浓浓,眼神却像把刀子般透进大公主心底,让她发憷,不由往后退去。

    纳兰馨雨停顿住脚步,慵懒的坐在邪灵王身边的椅子上,对着独孤天海淡声道:“借你的手杀了她,本宫怕脏了手。”说着看向皇甫无邪,莞尔浅笑道,“王爷,我们走吧!”

    皇甫无邪眸中染笑,薄唇淡启:“好!”

    当两人转身往帐篷外走出去时,身后传来大公主凄惨的尖叫声,一抹艳红的血四溅而起,喷在左右两旁惊慌失措的皇子、公主身上,皇帝老儿脸色那是煞白煞白的,整个人呆木的坐在龙椅上,望着大公主那双睁得圆溜溜的眼睛。

    “爱妃不是说要将大公主喂蝎子吗?”皇甫无邪突然道。

    纳兰馨雨停顿住脚步,抬起头冲皇甫无邪翻了个白眼,“难道王爷不知道蝎子不吃人吗?连这点常识都不懂,亏你还率领千军万马。”说罢,她拖着长长的裙摆迎风走了出去。

    皇甫无邪嘴角微微发抽,竟敢藐视他?

    好,很好,好得很!本王今晚就让你尝尝什么叫常识。

    望着愈行愈远的倩影,男人嘴角的笑痕加深了几分。

    夜,已经很深了。

    窗外飞舞着雪花,像千百只蝴蝶似的扑向窗玻璃,在玻璃上调皮地撞一下,又翩翩地飞向一旁。

    纳兰馨雨身穿了件长袖襦裙,慵懒的倚在临窗的迎枕上,身上披着一件雪白的鹅毛斗篷,白皙如藕的手执一本书卷,双星微敛,看不出她脸上任何的神色。

    屏风外,只见陆雅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脸上释然苍白,嘴唇上泛黑,明显是中毒的现象。

    “王妃,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救救我……”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纳兰馨雨声音没有半丝情感,在那夜大公主行刺她的时候,陆雅选择弃她而逃,中了她的毒,她能走多远?到最后还不是毒发了,像条狗爬回来求她?

    “王妃,奴婢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真的不想死。”陆雅一个劲的磕着头,眼眶湿润,她还年轻,还没嫁人,还没生孩子,她不甘心就这样死了。

    从屋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紧跟着传来独孤天海的嗓音:“王妃,王爷问您吃了晚饭没。”

    纳兰馨雨放下书卷,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肚子咕咕作响,发现自己从醒来都没吃过饭,她撅嘴道:“饿了。”

    饿了?这么说还没吃。

    独孤天海笑着道:“那么请王妃随小人去趟邀月阁,与王爷同享晚膳!”

    纳兰馨雨秀眉若有所思的挑起,眼底泛起一抹暗芒,看来她家王爷是按耐不住想出招了,她又怎忍心拂过他的一番美意呢?

    陆雅见她走了出来,痛苦的上前抱住她的小腿,哭着哀求道:“王妃,救我,求你救救我啊!”

    纳兰馨雨双星微敛,视线淡淡落在那张令她厌恶的脸,眉心微拧,“本宫已经给你一次机会,是你自己选择放弃这次机会。”抛下这句话,她毫不留情的往陆雅小腹踹去,她最痛恨背叛的滋味,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没有后悔药,所以她不会给她第二次机会。

    陆雅捂住刺痛的小腹,眼睛像似喝了鸡血般嗜血,心想解药一定在她身上,横竖都是一死,跟她拼了!“贱人,把解药交出来!”说着,她便从长袖里迅速取出一柄匕首,往纳兰馨雨身后猛地要刺去。

    纳兰馨雨眼底冷芒忽闪过逝,身影如闪电般快速一闪,陆雅背脊猛地僵硬起,手中的匕首被打落在地上,发出清脆悦耳的银铃声,一柄长剑从后面抵在她脖子上,“背叛本宫,后果很严重。”一股凉飕飕的气息喷在她后颈上。

    艳红的血液如喷泉般四溅而起,陆雅嘴角溢出血丝,面色狰狞,整个人缓缓倒在血泊上狠狠抽搐了三下,便死了。

    这一幕被推门而入的如月看到了,她睫毛微微轻颤,头皮不由一紧,这不是王妃贴身婢女吗?

    纳兰馨雨丢下手中的沾染血的宝剑,漫不经心的与如月擦肩而过,淡淡道:“把她头颅取下来,送到王爷寝宫来!”

    如月噎下口水,猛地点头,像是小鸡啄米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