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邪灵王虐妻 > 第24章 赌就要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公主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意,要知道她可是从小就跟随苗疆巫瓦师傅学习箭术,如今她的箭术在唐国是数一数二的好,她敢称第二,没有人敢坐第一。

    据她所知,纳兰玉雪【纳兰馨雨】从小养在深闺中的大家闺秀,若比起琴棋书画她自当不如她,但若比起箭术,她倒是胜利在望!为了让纳兰玉雪【纳兰馨雨】出洋相,大公主做出了这样的决定,邀请众位公主和皇子一同欣赏这场生死赌局。

    皇家御用马场积满了文武百官和皇亲国戚,一向冷清的马场顿时热闹沸腾。

    比赛规则由皇上定,一颗杨柳枝上挂着一件黄袍,顶上钉着一枚碗大铜钱,第一箭要射中黄袍的柳树,第二箭要射断黄袍的红绳,在黄袍没有落地的时候,连发第三箭射入在铜钱孔上。

    额,比赛规则虽是从皇上口中说出,但这主意却是由二皇子唐渊嗣出的。

    纳兰馨雨不是傻子,这么高的难度纵是箭术再高的人也无法射中,他这样做无非是想让她们知难而退,私下了事,当和事老,可惜,她偏偏就不如他的意,大公主的命她是要定了!

    众位皇子、公主坐在帐篷内敲着二郎腿,吃着点心,磕着瓜子,这场赌无论是哪方赢了,对他们来说都只是一场即兴表演,当然!绝大部分的人巴不得大公主栽在纳兰馨雨手上,谁让大公主平时做了那么多缺德事?

    “二皇兄,你赌谁赢?”八皇子唐渊麟手上拿着玉杯把玩,一双邪俊的眼眸漫不经心的看向乖巧坐在邪灵王身边蒙面女子,玲珑凸透,肤质白嫩,不错!

    唐渊嗣注意到八皇子不雅的目光,“咳!”清了清嗓音道,“各下注了五百两。”

    八皇子俊眉一挑,果然是他二哥,两人各下注五百两,也就是说不管哪方赢了,银子不会往外掏,只会往口袋里塞。但是众人皆知纳兰二小姐并未学过射箭,下注在她身上……不靠谱。他对着身边的公公丢了一袋银子:“本皇子就在大公主身上赌一把。”

    这话不轻不重的落在纳兰馨雨耳根里,她抿嘴轻笑,这些皇亲国戚每天生活乐趣就是下注赌博,他们只知道纳兰玉雪不懂得射箭,但他们却浑然不知戴着邪灵王妃头衔的她箭术可不是盖的,他们上回赌她纳兰馨雨熬不过三日,这会统统下注在大公主身上,很好!老娘让你们从富二代输到穷光蛋。

    纳兰馨雨水汪汪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他,“王爷,你赌了多少钱?”

    皇甫无邪愣了愣,深情款款地看向纳兰馨雨,抿嘴笑道:“爱妃,谈钱多伤我们之前的感情?在本王眼里,你已经是赢家了。”

    这话听着怎么就这么别扭?

    纳兰馨雨纤纤玉指在那张性感的薄唇上画了个圈圈,“王爷,听说你军营急需钱,如果你信我的话,就将王府的全部家当赌在妾身身上,如何?”以其让别人占便宜,倒不如自己赚。

    站在一旁的独孤天海眼皮一抖,啥?王妃竟然要王爷将王府所有钱赌在她身上,虽然不知道王妃哪来的自信,但这万一给输了,王府上上下下可都得去吃西北风了,不行,坚决不信。

    “王爷,此事万万使不得啊!”他猛的摇头道。

    皇甫无邪朝他翻了个白眼,漫不经心道:“本王都是她的人了,更何况是身外之物?”

    这话没羞没臊的话叫一旁的人听得那是赤裸裸的误会,纳兰馨雨倏然憋红了脸,反驳道:“请王爷注意言词!”

    “哦?”皇甫无邪眉尾半挑,意味深长的看着纳兰馨雨,嘴角勾起一抹深深的弧度,唇色潋滟,无视在场公主、官宦小姐嫉妒羡慕恨的目光,掬起纳兰馨雨的下巴,把嘴凑近她耳边,柔声道,“爱妃是觉得有名无实,说这话委屈了你?要不……等比赛结束后,再行夫妻之礼。”

    纳兰馨雨耳根像是被火焦烤般灼热,他那暖暖的气息喷发在她暴漏的脖子上,饶得她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如此暧昧,真是混蛋。

    “妾身身子柔弱,王爷莫要辣手摧花。”

    “咳咳!”皇上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对着身边的苏公公道,“开始吧!”

    “是!”苏公公低声应道,对着站在杨柳树下的太监示意。

    “咚咚咚——”伴随着太监手中锣鼓刺耳的鸣响,只见率先出场的是大公主,她身穿了一件紧身金丝束腰裙,那头乌黑长发束起干净利落的马尾,但却无法掩饰她那身浓浓的怡红味。

    她站在离柳树足足有六百米之远的划界线上,从身后竹笼里取出一根箭,拉起箭弓,瞄准目标,“绷”的一声,箭迅速射中了黄袍的杨柳树,换来是轰然掌声和称赞之声,她神色得意洋洋的看向纳兰馨雨,这局她赢定了。

    紧跟着是第二箭,箭呼啸一声射断了黄袍上的红绳,但当她从身后取出第三根箭时,黄袍早已落在地上。

    大公主脸色倏然难看,岂有此理,是谁出了这个馊主意,让她在众人面前颜面尽失,气得直跺脚。

    一旁的宫女喜儿走了过来搀着大公主坐在帐篷内,为她揉捏着肩膀,轻声安慰道:“公主,您先消消气!虽说这第三箭您没射着,但她指不定连一支都射不到呢!这局您是赢定了。”

    大公主紧皱的眉缓缓松展开来,双肩也垮了下来,拿起别在领口上的手绢轻轻擦了擦嘴角,目光甚是满意的看向喜儿,“说得好,赏你的!”

    喜儿手忙脚乱的接到公主抛来的玉镯子,脸上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谢公主赏赐。”

    苏公公走了过来,站在纳兰馨雨身边低声道:“邪灵王妃,该您上场了。”

    站在一旁的独孤天海拿着算盘,看着纳兰馨雨淡然起身往马场走去,心里呐喊着:加油,不许漏油!王府上上下下未来的生计可都赌在她身上了,输了王妃完了,王府跟着完蛋了。赢了王妃飞黄腾达,王府跟着富有了。所以,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他是这么想的,但很快像气球般泄气了,大公主数一数二的箭术都不能十拿九稳,王妃就更别提了。

    皇甫无邪目光狠狠的瞪了眼独孤天海,似乎看穿他此刻的想法,沉吟道:“不许用那种表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独孤天海看着王爷一副对王妃信心满满的样子,看来也只有在王妃身上赌一把了,低声道:“是!”

    此时天公不作美,下起了暴雪,但却似乎没有影响纳兰馨雨,她慢条斯理的走向大公主,笑着道:“看来大公主的箭术也不过如此!”声音透着浓浓的挑衅和鄙夷。

    大公主暴跳了起来,环抱着双手,眼睛圆溜溜的瞪着纳兰馨雨:“哼!本宫不过是一时大意失了手,不过胜负已经定了,劝你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

    纳兰馨雨直接冲她翻了个白眼,迎着雪儿走出了帐篷,套在头上的头兜随风落了下来,那头乌黑发亮的长发随风漫卷而起,蒙在脸上的面纱被风掀起一角,隐隐露出那道丑陋的疤痕。

    她修长的食指夹着一根箭,半眯起眼眸,红唇微动:“绷!”长箭迅速钉在柳树上,这只不过是压轴戏罢了,便引来众人惊呼。

    紧跟着众人见她从身后的竹笼里取出两根,不由接头接耳的议论纷纷,耳边更多的是质疑声。

    八皇子见情势不似他想象中的如意,连忙从兜里拿起一袋银子丢给身边的太监,催着道:“快,本皇子要下邪灵王妃的注,趁她还没发射前,快去!”不然他可要亏大了。

    小太监脸上露出为难之色,犹豫道:“八皇子,下注时辰已经到了点,中途不能再下注了。”

    话刚落,“绷”的一声,两根箭同时射出,一根箭射断了红绳,而另外一根箭在黄袍没落地时,就飞速射穿了铜币的小孔上,八皇子脸皮一抖一抖的,完了,完了,他可是私自挪动皇后的私房钱,这会子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掌声轰然响起,大公主含在嘴里的茶水猛地喷了出来,手中的茶杯缓缓落在地上,整个人软坐在地面上,脸上苍白得没有一丝血丝。

    “王爷,王爷您看,您快看!王妃她竟然能两只箭同时射中目标。”独孤天海手死死的揪着皇甫无邪的手,那叫一个激动啊!好在他听王爷的话把私房钱拿出来顶王妃,这不,王妃果真不负众望,赢啦,赢啦!那可是翻倍的钱往口袋里塞。

    一个不小心,将皇甫无邪杯中的茶水溢在他身上,他的脸瞬间沉了几分,一字一顿的道:“你赢的钱充公!”

    独孤天海脸皮轻抖,那可是他好几个月都赚不到的月俸啊!可怜兮兮道:“王爷可以商量一下不?”

    “不可以!”皇甫无邪冷不丁地道。

    独孤天海瞬间石化中,在风中凌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