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邪灵王虐妻 > 第21章 鬼门关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皇甫无邪额头青筋暴起,狠狠将独孤天海甩在地上,拂袖大步扬长而去。

    只见那只蟒蛇犀利的眼眸微微眯起,黏糊糊的身子将独孤天海缠绕住,时不时吐出舌头。

    独孤天海额头上冒出三条黑线,腿脚瑟瑟发抖,伸手对着皇甫无邪的背影凄惨道:“王爷……。”不要抛下我啊——

    养心阁内,珠帘随风发出清脆悦耳的银铃声,仕女屏风内,一张宽敞镂空雕花的床榻上,侧卧着一个乌丝如云的女子,她面色苍白,右颊上那道狭长的伤口溢出黑色的血液,秀眉紧皱在一起,腮边的发髻被汗水侵湿,嘴唇泛紫,嘴里轻吐出宛如白开水的雾气,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看上去非常痛苦。

    小狐狸爬在她肩上,那双清澈的银瞳闪烁着泪花,时不时用粉嫩的爪子抓了抓她的肩膀。

    屋外几十名御医来回转悠着,除了摇头叹气,脸上多了几份不安,要知道,王妃若是活不了,他们这脑袋瓜可都得搬家了,这可把御医们给急坏了,纷纷接头接耳的商量对策,但结果不是“唉——”就是摇头。

    王妃都昏迷了两天两夜了,现在时不时还会吐出黑色血液,可把蟾鱼给急死了,对着御医道:“你们可想到药房救王妃?”

    几位御医对望了各自一眼,嘴里皆发出“唉~”紧跟着摇头,胡御医见状道:“王妃中是蛊毒,这种毒含有世界上最毒的蜈蚣、蝎子、黑虎蛇、黑寡妇,而且毒已经深入五脏六腑,恐怕……。”

    “恐怕什么?”从屋外传来一声冷到宛如地府的阎王,来人正是皇甫无邪,他卸掉身上的斗篷丢给迎面而来的丫鬟手上,那双深眸如鹰般犀利冷幽的扫向几位御医,身上透着一股令人寒颤的煞气。

    空气中,流动着浓浓的杀意。

    数名御医心不由‘咯嗒’一下,硬着头皮跪在地上,齐声道:“王爷息怒,臣等已经束手无策了,请王爷节哀顺变!”声音听似很镇定,但他们额头上的冷汗和双手的颤抖已经出卖了他们,没错,此刻他们很害怕,生怕激怒了王爷,掉了脑袋瓜。

    最后四个字硬生生砸进了皇甫无邪的耳膜里,脑袋轰的一下空白,掩在长袖中的双拳发出‘咯吱’脆响,眸子里的光芒锐利得像一把刀,心里没来由的浮起怒火。

    为什么他的心这么难受,仿佛被刀子一道道划过,那样揪心。

    “废物!”他薄唇微启,声音不大,语气里却带着冷飕飕的寒意。

    御医们哆嗦的双手跪在地上,一个劲的道:“王爷息怒,王爷息怒啊。”

    皇甫无邪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那一嘴银白色的牙齿在光亮处显得白森森的,迈起修长的腿与蟾鱼擦肩而过,饶进了卧室内。

    只见蟾鱼拔起腰上的宝剑,未等御医缓过神来,“咔嚓”几声,人头落地,数十具无头尸体‘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琉璃的地砖上漫染开一滩艳红的血液,令一旁的丫鬟、小厮吓得直哆嗦。

    他侧坐在床榻上,缓缓垂下眼帘,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人儿,眉梢紧拧在一块,他伸出手想要为她拭干脸上的黑色血液,当触到她那滚烫的脸颊,这灼热的温度自手心蔓延到心底,最后在心头逐渐燃烧起,焦烤着他的心口疼痛难忍。

    她是第一个敢向他示威、敢无视他逃婚的女子,也是他第一次不舍得责备她,甚至是在乎、心疼她。

    记忆里,他是一个灭国的皇子,他被锦衣卫冒死从战乱中逃出,他是活了下来,但也因此失去了一切。那颗原本被冰封的心,为这个女人动摇了,到最后,他还是一个人……。

    “雨儿……”

    “启禀王爷,从黑衣人身上找到一块金牌。”从屋外突然传来锦衣卫的声音。

    紧跟着蟾鱼走了进来,将那块金牌递给了皇甫无邪,“王爷,这是大公主的金牌。”

    皇甫无邪紧紧握着手中的金牌,硬生生将那块硬如石头的金牌捏碎,眸中跳跃着阴冷的暗芒,薄唇轻启:“传本王口谕,带兵直逼西宫,将大公主给本王擒来,若谁敢阻止,杀无赦——”声音里透着刺骨的冷意。

    “王爷……。若是陛下阻止呢?”蟾鱼嘴角狠狠猛抽,王爷前不久刚杀了陛下的爱子,现在又要带兵将大公主擒来,这不明摆着不将皇上放进眼里,不过若不是王爷,这鲜卑朝早就被金人给灭了,这……一国之主当得也太窝囊了。

    “杀无赦!”

    “属下领命!”蟾鱼得令,转身便走了出去。

    “不要……不要……。”耳畔传来一声声惊恐不安的呼唤,皇甫无邪视线落在那张苍白的脸上,眼底划过一抹心疼。

    梦中,她被人割断了手脚筋,倒在小木屋的角落里,小木屋燃烧起灼热的烈火,她浑身被火燃烧着,最后化成一团白雾随风飘去。

    这不是梦,是她前世的临死前最后一幕。十六年前……。

    一股刺眼的光芒从云端直射进纳兰府大少***卧室内,那时候正是大少奶奶分娩的时期。

    “哇哇——”随着一声清脆悦耳的女婴哭泣声,纳兰馨雨诞生了。

    “妖怪,妖怪——”接生婆瑟瑟发抖着将怀里的女婴抛在床上,面色发青的软在冰冷的地面上。

    皆因这女婴长相极为像似九尾狐,纳兰老爷本来想一刀劈死她,但见这女娃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冲着他露出笑容,毕竟人心是肉长的,他实在下不了手。

    夫妻二人做了个决定,将纳兰馨雨抱给慕容氏乡下的母亲抚养,为了避免此事招摇出去惹来杀身之祸,便合伙杀了接生婆。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这女婴的九条尾巴和毛茸茸的尾巴渐渐消失……

    是那个男人唤醒了她潜意识内的‘她’。

    纳兰馨雨猛地睁开眼眸,映入眼帘是一张破涕而笑的脸庞,她眼皮眨了眨,不敢置信的看着皇甫无邪红通通的眼眶,这个世人皆知的嗜血邪灵王,竟然哭了。

    “难得难得。”嘴里喃喃道。

    皇甫无邪眼眶的泪珠停滞住,俊逸的脸庞倏然憋红,他怒了,“你这个该死的女人,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是的,他非常生气。

    她昏迷的三天三夜,为了她甘愿将一座城池拱手让给了鬼医,见她迟迟未醒来,差点一刀咔嚓把鬼医杀了,这不!好不容易把她从鬼门关里救了出来,她开口便气得他恨不得掐死她。

    纳兰馨雨直接无视他,开口便道:“我饿了。”

    小声说话:求收藏订阅,鲜花赞赏支持,月票,爆更不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