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书中文 > 邪灵王虐妻 > 第16章 养虎为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书中文]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屋内,寒风吹起一角的窗帘,温暖的阳光穿透那半敞开的窗棂照射进来,沐浴在室内的雕花红木大床上,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随风轻轻悠荡。

    纳兰馨雨双星微敛,粉嫩的红唇不时的蹙了一下。

    花嬷嬷板着个脸饶过屏风走了进来,猛地掀开盖在她身上的皮袄,低声道:“王妃,该起床了。”

    纳兰馨雨睁开了那双松惺的眼眸,下意识用手背挡住刺眼的日光,透过五指的缝隙睨了眼花嬷嬷,红唇紧抿起,伸手抱起萎缩在被窝里的小狐狸,一只手轻柔的抚摸着狐狸那光滑的毛,“小狐,好吵哦!”

    花嬷嬷毫不理会她的话,板着个脸道:“王妃,已经辰时了,该进宫给太后请安了。”

    双眸微敛,只是这样静静的望着依靠在自己怀里的小狐狸。

    “王妃……”

    “花嬷嬷,你知道本宫最讨厌什么吗?”红唇微动,她抬起双眸,目光冷冽的看向花嬷嬷,见她不回答,便又道,“本宫最讨厌睡意正浓的时候被人吵醒,你屡次犯了本宫的忌,该当何罪?”声音轻柔,却夹杂着一抹深深的威严。

    花嬷嬷猛的跪在地上,“王妃息怒,老奴也是按照王府的规矩做事的,无意冒犯王妃。”

    她很清楚,这位王妃跟前几任王妃不同,这主子惹不得。

    且不说深得太后喜爱,就是在王府中的地位也不是他人能比的,她是第一个被王爷宠爱的女人,也是第一个敢激怒王爷却安然无恙的人。

    “规矩?呵呵。”纳兰馨雨眉尾半佻起,嘴里发出低低悦耳的笑声,对着守在一旁的蟾鱼轻声道,“蟾鱼,花嬷嬷以下犯上,依王府的家规该当何罪?”

    这只老狐狸每次都拿规矩说事,浑然不将她放在眼里,是该好好教训。

    蟾鱼微微一愣,瞅了眼花嬷嬷,低着头道:“花嬷嬷以下犯上,按王府规矩应受家法五十。”

    花嬷嬷闻言,她都一把年纪了,哪里还经得起五十棍子,这不明摆着要她老命。她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求饶道:“王妃息怒,老奴知道错了,这五十棍子万万使不得啊。”

    纳兰馨雨敛下眼帘,轻揉着小狐狸的脑袋,淡淡问道:“花嬷嬷,你在王府待了多少年?”

    “回王妃的话,已有三十年了。”

    “该换新了。”纳兰馨雨漫不经心的道,笑得很温柔,偏偏那种裹着阴冷的笑意还掺杂着令花嬷嬷生性畏惧的寒意。

    “我……”

    “蟾鱼,本宫看着她碍眼,拿些银子打发她出去。”纳兰馨雨眉心轻皱,披上外衣与花嬷嬷擦肩而过。

    花嬷嬷狠狠的咬着下唇,她在王府待了三十年,深得王爷的信赖,她一句碍眼就要赶她出去?

    “王妃,你没有这个权力这样做!”她不服地道。

    纳兰馨雨坐在梳妆台前,手中的梳子柔顺梳着胸前那缕秀发,余光淡淡扫了眼站在身后的花嬷嬷,正欲着什么,从屋外突然传来一声温润透着附有磁性的嗓音:“爱妃。”

    花嬷嬷一见来人是皇甫无邪,哭了一脸泪水的跪在他面前道:“王爷,您要为奴才做主啊!老奴不过是按照王府的规矩办事,王妃便不分青红皂白的说是要把老奴打发出去……。”

    皇甫无邪眼皮都懒得抬起看她一眼,直径在纳兰馨雨身后,“爱妃……”

    “王爷是想替她求情?”纳兰馨雨硬生生的打断了他的话,透过镜面看着那张俊逸的脸庞。

    男人嘴角噙笑,拿起眉笔为她画眉,“非也,你将她大卸八块本王都没有意见,王府你说的算。”

    花嬷嬷听着这话浑身不禁打哆嗦,泪水在眼眶里闪烁着,万分委屈。

    “哦?”纳兰馨雨红唇轻抿,好一句王府她说的算,触到男人眼底细微的波动,她似乎看穿了什么。“这话可是王爷说的,倘若妾身休了你,想必王爷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闻言,皇甫无邪手中动作微颤,这女人成心是激怒他,绝对是故意的,他忍。

    “非常见意。”

    “王妃,轿子已经备好了,可以启程了。”陆雅从屋外走了进来,一见皇甫无邪脸色倏然难看。

    皇甫无邪闻声望去,一眼瞪向躲在纳兰馨雨身后的女人,眼底锋芒瞬间涌起,仿佛要将生吞活剥了,“你……”

    见他步步朝陆雅逼近而来,纳兰馨雨豁然起身,莞尔浅笑道:“王爷,忘了告诉你一声,她走投无路投靠了妾身,她的命便是我的,还请王爷手下留情。”

    好,好你个纳兰馨雨,怪不得他派人将整个相国府翻了个顶朝天都找不到陆雅,敢情是她躲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爱妃莫非想养虎?”

    纳兰馨雨眉梢一挑,“王爷怕妾身驯服不了虎?”

    皇甫无邪薄唇一抿,“本王怕你养虎为患。”

    “王爷莫担心,妾身竟然养了这只虎,便不会放虎归山。”

    他再忍,“只要她把解药交出来,本王绝不会为难她。”

    纳兰馨雨笑着道:“怕是王爷把她千刀万剐,她也不会把解药交出来,因为她只听妾身的话。”

    陆雅中了她下的毒,她是生是死全凭她一句话。

    皇甫无邪眸子快速的漫过怒火,但却怎么也下不下狠心威胁她,只得把气憋在心里,瞪了眼陆雅,忍无可忍之下杀气腾腾的走了出去。“王爷慢走,不送。”身后突然传来柔柔的声音,气得他差点将尾随在后的独孤天海活剥了。

    独孤天海隐约被他身上那股杀气给煞了一身冷汗,若换做是前任王妃敢这般激怒他,王爷早一刀砍死她了。

    蟾鱼嘴角扯起一抹苦涩的笑意,眼底尽是羡慕嫉妒恨,能得到王爷的宠幸是比登天还难,王妃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一辆马车早已在王府大门等候。

    纳兰馨雨身穿了一件狐皮雪裘,怀里抱着一只慵懒的小狐狸,乌黑的头发挽起一个云罗髻,髻上缀着几枝简单却不失大家闺秀的梅红蕾坠簪,额前坠着流苏璎珞,杨柳细腰的丝绦上系着几窜如意铃铛,所走之步皆传出一阵悦耳的银铃声。

    马车飞奔向喧哗的街道上,雪地上烙下轮胎痕迹。

    “冤枉啊大人。”从街道上传来女子欺凌的冤喊声,纳兰馨雨眉心深皱起,待她撩起珠帘才看清,一个身穿囚服的女子脖子上扣上枷锁,光着脚丫,被官差一路往刑场押着走去,一条长长的雪地上一浅一深的脚印全是她留下的血迹。

    “慢着!”一声犹如泉水般清脆的声音响起。

    押送囚犯的钦差伸手停在半空中,紧跟着身后的队伍停了下来,他佻眉看向从马车下来的女子,一眼便认出是前不久下嫁给邪灵王的纳兰馨雨,连忙抱拳道:“微臣参见王妃。”

    纳兰馨雨眼皮都懒得去看他,直径在囚车前,目光淡淡落在一身狼狈的女子,“她犯了什么罪?为何喊冤?”

    余钦差走了过来恭敬地回道:“回王妃的话,此女乃是匈奴女子,奉王爷之命,将她押金法场斩首示众。”

    那女子哭了一脸儿泪水,冤枉道:“王妃,求你救救我,我虽是匈奴人,但我从来就没有杀过人啊!”

    “王妃,此女子奸诈狡猾,曾杀了我们不少士兵,您千万别被她给骗了。”

    “你当真不想死?”纳兰馨雨没有理会余钦差的话,抬起眼皮看着那名女子。

    ……

    ……

    钦差大人向邪灵王告状道“王爷,王妃当众带走朝廷要犯,还让微臣托了句话给王爷,说是这犯人她要了。”

    “是雌性还是雄性?”皇甫无邪突然道。

    余钦差愣了愣道:“是雌性…。”

    “哦……这样啊!”他的爱妃竟然开口要人,那就送给她好了。

    “咳咳……”清了清嗓子,皇甫无邪正色说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丢失朝廷要犯的事本王就不追究了,下不为例,退下吧!”

    余钦差看着王爷装腔作势的样子,一脸黑线,明明就是徇私枉法,亏王爷能说出这番大义凛然,不愧是邪灵王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