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邪灵王虐妻 > 第10章 娇惯的孩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纳兰傲云此刻如同被火点着了似地,血脉喷张,纳兰枫乃是一介书生,哪里受得了三百棍?这丫头是成心要断了他纳兰家的香火,“翅膀长硬了,管不住你了是不是?纳兰家出了你这个不孝女,真是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慕容氏一个严肃的眼神瞪向纳兰馨雨,怒斥道:“你是成心要气死你爹才甘心吗?同是一个娘胎生出来的,你怎么就跟你二妹差别那么大,我当初怎么就没有把你给掐死?”

    是啊!同是一个娘胎生出来的,而且还是双胞胎,为什么纳兰玉雪是被他们捧在手心里的明珠,而她是被他们丢弃的‘垃圾’?

    这就是她盼了十六年的爹娘,为什么?为什么纳兰玉雪可以享受他们的宠爱,而她却在他们眼里,是灾星、是瘟神,连个陌生人都不如。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爹娘会这么狠心对她。

    纳兰馨雨怒了,她猛的抬起眼眸,看着爹娘的目光透着浓浓的怨恨和愤怒,“掐死我?从我出世那天起,你就该把我掐死,可惜你现在没有这个机会了。还有!请你们记住,本宫是邪灵王明媒正娶的王妃,你们若是再敢出言不逊,休怪本宫无情。”纳兰馨雨拂袖往屋外走去,突然停顿住脚步,扭头扫了眼屋内所有人,“本宫可以保你们不死,也可以随时要了你们的命。”说罢,她的背影消失在他们视线中。

    守在屋外的蟾鱼迎了过来,将手中的斗篷披在纳兰馨雨身上,见她脸色有些不对劲,不由道:“王妃,您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什么,回去吧!”纳兰馨雨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摇了摇头道。

    7

    回到了王府,纳兰馨雨身穿了件单薄的白色素衣,倚在窗边的迎枕上,一头乌黑如墨的青丝绕在榻上,一条长长的纱布垂落在地面上。

    在王府已经一个月多了,肩上的伤也痊愈了,只是变天的时候锁骨隐约发痛,留下了后遗症。

    受到委屈的时候,她何尝不想向爹娘哭诉,何尝不想拥有属于自己的娘家?可是想起爹娘冷漠无情的话,纳兰馨雨轻叹了一声,目光黯淡了几分。

    “咕咕咕”一只灰色鸽子停留在窗边,打断了纳兰馨雨的思绪,视线落在鸽子脚下的信封上,那双原本黯淡了眼眸瞬间了提亮了几份,她认得这只鸽子,是师兄饲养的鸽子,也是他们之间传信的方式。

    纳兰馨雨上前抓住鸽子,取出信封,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她心一慌,连忙将鸽子放飞了。

    “王妃!”惜玉端着一碗燕窝粥走了进来,抬起眼皮看了眼神色不大对劲的纳兰馨雨,视线落在散落一地的纱布,“呀!您怎么把纱布拆了,御医说是要满两个月才能拆掉。”说着,她将瓷碗放在了一旁的小几上,上前去搀她,“王爷知道您爱吃燕窝粥,特地从咸阳城买来上等的燕窝,您尝尝。”

    这一个月来,虽说跟邪灵王也就见过两次面,但他一打赢仗,都会带一些稀奇珍宝给她,纳兰馨雨并没有领情,他只知道给她物质上的东西,却不知道她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纳兰馨雨坐在桌前,接过她递来的燕窝粥,轻抿了一小口,淡淡道:“行了,这儿没你的事,退下吧!”

    “是。”惜玉微微屈膝应了一声。

    见她离去的背影,纳兰馨雨这才从腰袄里取出那封信:雨儿,听说你被迫嫁给邪灵王,师父得知此事,特派我下山接你回武当,今夜子时相约月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