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大荒扶妻人 > 第九十六章:文人,没存稿像话么? (一更)

第九十六章:文人,没存稿像话么? (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昊的这句话,虽然姜芷羽隐隐有了预料,但听到他这么说,还是忍不住愣了一下。

    她迟疑片刻,终于还是开口道:“赵公子,莫非你还有存稿?”

    “存稿?”

    赵昊笑了:“作为一个文人,没有存稿像话么?”

    姜芷羽看向卧房门,露出一丝犹疑的神色,不过很快就猜到了赵昊的意思,便微微一笑:“赵公子,你的确文采斐然,不过一首诗词才七十金,未必值得你如此大费周章。”

    赵昊微微一笑:“一首诗词七十金,那一百首诗词呢?”

    姜芷羽这回是真的惊了:“难,难道你手中有一百首诗词?”

    赵昊认真道:“自然是没有的!”

    姜芷羽:“???”

    她被赵昊搞得有些生气,但想到吴嬷嬷还在外面听,便只能说道:“那赵公子有几首?”

    赵昊淡淡一笑:“其实也没多少,总共只有三四十首。”

    姜芷羽疑惑道:“那你怎么卖一百首!”

    赵昊笑容有些阴险:“我可以随便再作六七十首烂诗,然后打包起来一起卖,他们要买,就一百首一起买,要不买就一首也拿不到。反正我不甘心一首只卖七十金,这么折算下来,应该有一首一百五十金了。”

    姜芷羽:“!!!”

    这回,她是真的震惊了,虽然她一直都知道,赵昊并非一无是处的纨绔。

    但这种神奇的操作方法,还真是超出她的预料。

    秦知礼的水平怎么样她并不太清楚。

    但她知道,荒国能写出不错诗词的,都是那些上了年纪的文人。

    四国文人究竟有多急,便也可见一斑了。

    这三四十首诗拿出来,他们肯定想买。

    赵昊这一波,直接狮子大开口,要吃一百首的钱!

    姜芷羽深吸了一口气,微微笑道:“不知赵公子可否为我念几首?”

    “那是当然!”

    赵昊笑了笑,便缓缓吟道:“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姜芷羽微微有些诧异地看着赵昊,没想到他这次作的诗竟然一改往日的风格,而且出乎意料地感觉不错。

    她人只是微微诧异,但声音俨然已经化身迷妹:“好美!”

    “还有!”

    赵昊仿佛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便又兴奋地念了好几首。

    然后清咳了一声,随即说道:“笔墨纸砚呢?我还是写吧!”

    “嗯!”

    姜芷羽点了点头,这几首都是山水诗,没有任何政治隐喻以及抱负。

    于是取出笔墨纸砚的时候,不由多看了赵昊几眼,自己这未来的相公,当真是稳如老狗。

    笔走龙蛇。

    很快,四十首诗便作完了。

    而就在前面不久,那缕细微的感知也消失不见了,吴嬷嬷应该是感觉无聊,或者没有什么特别的信息决定不听了。

    毕竟这一对璧人如此守礼,两人在一起都只是讨论诗词,又能做出什么逾距的事情?

    至于做戏?

    别开玩笑了,姜芷羽是她从小看到大的,多么纯真的一个姑娘,怎么可能做戏呢?

    “呼……”

    赵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姜芷羽则是托着香腮,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没想到,你山水诗竟然写的还可以!”

    还可以,并不是特别高的评价。

    不过赵昊也没有生气,因为他这次抄的就是还不错,但远远没有到名篇水平的诗词。

    不然七十金一篇,多亏啊!

    然后再随便搞几首垃圾的稀释一下,至少是小赚!

    他得意一笑:“那自然还是可以的!”

    姜芷羽深深地看他了一眼:“既然这样,为何之前没有见你放出去呢?难不成,是因为山水诗不如风月诗那般讨花魁们的欢心?”

    嗯?

    好像有一丝不悦?

    赵昊咧了咧嘴:“该不会有人因为这个就吃醋吧?不会吧,不会吧?”

    “你!”

    姜芷羽神情一窒,竟无语凝噎,瞪了一眼赵昊才说道:“谁关系你讨好不讨好花魁?我只是在想,既然你有此等才华,而且并不会因此招致敌意,为何不放出来?”

    “因为没好处啊!”

    赵昊翘着二郎腿:“放出来最多只会让荒国文坛长面子,咱们荒国称得上文人的本来就不多,而且个个追求经国之道,并不会因为这些诗词高看我一眼。

    至于那些花魁,因为那些风月诗,本来就已经很崇拜我了,这些山水诗,多一首不多,少一首不少,哪有换钱来得实在。”

    姜芷羽被他逗笑了:“你倒也坦诚!”

    赵昊笑道:“咱们两个可是要睡一个被窝的,我不对你坦诚,难不成还要和你同床异梦么?”

    姜芷羽白了他一眼:“大可不必!只要你不给我说那些黏糊糊的肉麻情话,我为何要跟你异梦?”

    赵昊拍了一下桌子:“我强调的是异梦么?我强调的是同床!”

    姜芷羽:“???”

    听到赵昊耍流氓,她短暂地失神了片刻,纤纤玉指也下意识地握紧了一下。

    不过她很快恢复了正常,笑道:“怎么?赵公子已经迫不及待了?”

    “那可不敢!”

    赵昊摇头:“主要怕你爹打断我的腿!”

    姜芷羽哼了一声,随即把头别到一边去:“你还是说正事儿吧,我可不相信你过来只是为了跟我写诗炫耀的。”

    赵昊有些诧异地看着她:“这都被你猜出来了,我的确不是来写诗炫耀的。”

    “那你是……”

    “我想你了,忍不住想要见你,所以才冒着被你爹打断腿的风险。”

    姜芷羽恍神片刻,神色蓦的一变,愠怒道:“赵昊!你大可不必跟我油嘴滑舌。”

    忽然被这么一骂,赵昊也有些懵。

    这丫头……

    这就生气了?

    姜芷羽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神色也微微有些转冷:“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便是了!”

    赵昊挠了挠头,便把桌上的纸张整理了一下:“卖诗我不好出面,通过你的渠道比较好一些,四国那边肯定会砍价,但最低也就砍到六千金他们就顶不住了。

    这次算咱们两个合作卖诗,我是作者你是平台,稿费咱俩五五分,刚好我前几天借你了三千金,这次卖诗的钱全归你,就当我还你了!”

    说完,把纸张塞到她的手里,便直接转头准备跳窗离去了。

    “等等!”

    姜芷羽叫住了他。

    赵昊转过身,不悦道:“怎么了?”

    “真的都归我了?”

    姜芷羽笑眯眯地晃了晃手中的纸张,刚才突如其来的怒气好像只是幻觉。

    “归你归你!”

    赵昊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姜芷羽嗯了一声:“那大婚前我先帮你存着,反正以后都是要放一起的。”

    “……”

    赵昊怔了一下,心中忽然蹦出了一个古怪的念头。

    原来……等以后成婚以后,我跟这小丫头的钱库就合在一起了啊!

    姜芷羽歪了歪头,来了一个老掉牙的wink杀。

    赵昊揉了揉心口,咧嘴笑道:“那你可得多卖一些钱,别被那些人砍价砍晕了!”

    说完,便跳出了窗,跳到老杨的背上,两人迅速从墙头消失。

    姜芷羽看着消失的地方,不知为何忽然有些落寞。

    她忽然想起了幼时爹娘相处的场景,似乎充满着甜言蜜语。

    但……

    情话,是这世界上最靠不住的东西。

    那句故作深情的玩笑话,虽然她知道是赵昊故意说的,但她就是不爱听。

    这一句,在她眼中,还不如那些黏糊糊的土味情话动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