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而立之福 > 第十八章 回家的路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乐的假期是短暂的,转眼又到了开学的日子,看着日子一天天逼近离开的日子,丽丽心里泛起一种淡淡的忧伤。他希望时间过慢一点,再慢一点。

    眼看丽丽要准备回去的时光,梦瑶赶紧带着丽丽去逛了批发市场,给丽丽买了新衣服,新鞋子,新书包,一切自己力所能及能给的,都想毫无保留的给丽丽带回去,也希望通过物品的功能能让丽丽对母爱的缺失能有所忽略,也希望通过用物的溺爱能让自己少一些自责,多一点心安。

    眼看丽丽离开的日子就快到了,因为是上学高峰期,清华与梦瑶不得不提前让丽丽准备回去,如果晚了怕耽搁开学的日子。父亲为丽丽买的是下午的票,因为没有人在8月份返乡,无奈之下只能丽丽一个人返回。

    听到让丽丽一个人返回,刚开始梦瑶是极力反对的,清华却说:“不怕,没事的,我的女儿是最坚强勇敢的”。

    为了不给父母增加负担与让父母心安,丽丽:“没事的,我可以的,相信我吧”。

    梦瑶:“姑娘,你不知道,你在市里下车是夜晚1点,这个时候没有车回家,只能等到第二天天亮才有大巴,而且火车站到客车站有一定的距离,你能找到路吗?”

    丽丽:“没事,我可以的,相信我吧,我跟舅舅来的时候就记住了”。

    看着爸爸买回来的粉红色的票,丽丽真希望它不要来到自己身边,又或则希望这票压根买错了。

    事实确是自己真的要离开了,梦瑶由于身体原因还有要在家带年幼的妹妹,不能送丽丽到车站,他们只能在住所地分别,丽丽只是挥挥手,心理强忍着不舍脸上还在笑着,可哪里知道,这一瞬的分别距离下一次的相见遥遥无期。就像“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互诉着下次的见面。

    梦瑶没有下楼,丽丽一步一步下楼的声音,梦瑶是心痛的,丽丽也是伤心的,她模糊的眼睛看不清每一步楼梯的边缘,她只能靠感觉与声音衡量着,评估着自己是否踩在了一步一步的楼梯上。

    当丽丽走到一楼走出大门时,妈妈的呼喊声又响了起来:“丽丽,路上注意安全啊,回到家给我打电话,要听爷爷奶奶的话,好好学习”。这一次,丽丽没有抬头,她怕抬头看见窗户边的母亲自己会真的不愿意离开,也怕自己会真的释义号啕大哭起来。

    于是,丽丽往前放大步往前走,与母亲的距离越来越远。背影渐渐拉长,夕阳照向远方。清华则拉着丽丽的手,另外一手为丽丽提着大大的书包,往公路旁走去。

    虽然自己走远了,可是那些悲伤还保存着; 不见了,可是母亲的笑脸还仿佛离她那么近; 渺茫了,可是闭上眼就会听见那熟悉的声音怎么抓也抓不到…… 丽丽努力地把所有的记忆整理好,放回它在心中的位置。把它打包存放,回到家在累的时候又拿出来温存。

    看着公路边两旁的树不停的浮动着,树叶开启缓慢的摇摇欲坠的飘落在地上。丽丽感叹人生总相伴着离别,不同的离别演绎着不同的人生,它诠释着人们的思想感情,它诉说着人间的冷暖。 当夕阳即将沉入大地,它把最依念、最夺目的光芒抛给了自己,这是它对人间的不舍;树叶在空中舞动的身姿告诉着我们季节的变换;当黎明的曙光照射在你房屋的窗前,它告诉这我们黑夜已悄然离去。

    随着爸爸的挥手,丽丽与爸爸上了开往火车站的大巴,一路上,都是爸爸高大的身躯在旁边,丽丽今天格外沉默,没有跟爸爸有更多的交流,大巴上窗边的她看着车外高矮不一的房子,不同名称颜色的商店,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很失落,脑袋一篇空白。

    此时的她感觉自己是毫无思想的的代表,目瞪口呆的享受着呼啦啦吹在脸上的风。

    清华:“丽丽,车站到了,我们下车了”。发呆的丽丽还没有缓解过来,她觉得自己才刚上车怎么就已经到了目的地。看着车站大大的字体,她知道这不是梦境,是真的该离开的时候了。

    走进车站,工作人员拦住了清华,因为清华并没有车票,清华无奈下只能跟工作人员讲述自己的苦衷,并哀求到希望能送女儿进去并愿意用身份证抵押,以保证自己会及时返回不会给车站带来其他影响。

    最后,工作人员看着丽丽无助的眼神与清华苦苦的哀求便答应了清华的请求。丽丽在痛苦中又有了一丝的安慰。

    全程父亲为自己办好所有的手续,最终来到了火车轨道边的地标等待火车的到来。丽丽多么希望今天的火车不要来,甚至良心丑一点的希望火车坏掉不要驶向自己的视线。但这些坏的想法都无济于事,最终在嘟嘟嘟的鸣笛声中长长的火车缓慢的向站台开了过来。

    丽丽觉得这个假期时间过得真的很快,就像火车头的浓浓青烟在微风中一欢而散,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甚至都不愿享受这短暂的美好时光,因为分离的日子着实让她觉得难以忘怀。

    站台前挤满了人,各有各的心事,都现出异样的神色。爸爸的两手插在的口袋里,毫无悲伤,无所事事一般地站着。丽丽知道爸爸也跟自己一样假装淡定的晃悠着,此时的车站空气沉闷得很,人们略微感到呼吸受压迫,大概快要下雨了。好像比平时昏黄一点,望去好像一切的人物都在雾里梦里。又觉得人们都在朝着自己目的车厢流动着。

    伴随着拥挤的人群,爸爸把丽丽送到了她的位置上,爸爸并没有离开,在丽丽旁边的过道一会整理置物架上的书包,一会看看车厢其他的行人,一会缩头看着窗外的情况,丽丽没有跟父亲说话,她怕一开口就压抑不住内心的悲伤。

    车厢的人们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坐着,只有清华现在过道里,列车员过来:“大哥,请回去吧,列车马上就要启动了”,丽丽清楚地记得爸爸当时脸上苦恼的表情,那是她这辈子都没有看到过的父亲的面容。

    清华:“丽丽,我下去了,没关系的,一会就到了,回去好好学习”。

    丽丽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做任何的回应,因为她眼泪已经在眼睛里不停的转悠着。

    火车再次鸣笛,提示着火车即将出发,清华不得不离开了,他边走边回头的看着丽丽,丽丽埋着头没有做任何愿意看父亲的动作,低头的她,眼泪已经滴答滴答不停的滴在白色的裤腿上。

    下车后的清华来到丽丽车厢的窗外,他并没有直勾勾的盯着丽丽,特意东张西望起来。

    火车还是无情的开了,这时的爸爸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丽丽的位置,不停的挥舞着手,丽丽仍然不敢直视父亲,只有用余光扫描父亲还在不在自己的视线。

    直到余光里已经看不到父亲的影子便抽搐的哭了起来,旁边的叔叔阿姨此时都惊呆了,赶紧叫来了列车员。通过列车员的安慰,丽丽哭声逐渐降低。

    她还是没有停下哭泣,只是不想身边的人觉得她是个哭泣鬼所以趴在了列车的餐桌上,后来她不知道是累了还是困了,便在哭泣中进入了梦乡。

    梦里的她是痛苦的,女儿会抽泣的憎恨父母,偶尔又怀念着这段时间里的美好时光。梦里的她发现自己似乎错过了自己的目的地,最终在惊吓中醒了过来。

    通过询问旁边的阿姨,丽丽才知道还有两个站自己便到了市里的火车站,丽丽需要在这个车站下火车。

    虽然已经是凌晨,梦瑶躺在床上想到丽丽的离开与路上的安全问题,她始终没有合上眼进入梦乡。

    随着火车的停下,丽丽的目的站到了,她需要在这个车站下车,她随着下车的人流排在车厢的过道,随着车厢车门的打开而向车站奔赴,她心里有些害怕,可是又不能害怕,因为她必须学着大人啥也不怕的伴着离站的手续。

    丽丽希望自己可以在车站里的候车厅里呆上半夜,因为这里虽然有些简陋与清冷,但这里是最安全而且经济的。出了站口的丽丽正准备去往候车厅里找地方躲过这下半夜的时间。

    刚到候车厅的门口,丽丽却发现门关的严严实实,她左右环顾着希望能看到可以开门的大叔,等了半小时的丽丽却始终没有看到开门人的踪影,她只能掉头在出站口的广场晃悠着。

    这时,拐卖儿童的中年女人见丽丽一个人无家人的陪伴,便到丽丽旁边对丽丽安慰起来:“小姑娘,你一个人吗?”

    丽丽看阿姨好心询问,便把自己的情况如实的跟阿姨说了起来,她觉得自己运气真好,还遇到了这么好的阿姨。

    了解完情况后,阿姨便说到:“小姑娘,你跟我一起去我家里休息吧,你看现在都深夜了,在这里不安全”。

    丽丽想到在返回的时候妈妈特意说过,如果遇到让她跟着别人走的人,一定要离她远一点,否则这辈子可能就看不到爸爸妈妈了。

    此时的丽丽有些犹豫了,便回绝了阿姨的邀请,女人见丽丽开始抵触便再次强调:“哎呀,小姑娘,你怕啥,没事的,你放心吧,我家里也有女儿,年龄跟你差不多大,你去跟她一起睡”。

    丽丽心里有些恐慌,但没有显示在脸上,另一趟火车到来的旅客出站了,丽丽便跟着出站的旅客急匆匆往大街上走去,身后的阿姨还在不停的说:“你就和我一起去吧”。丽丽边走边用余光看阿姨是否跟着自己。

    车站前的街上宾馆很多,丽丽便随便跟着前面行人进入了宾馆。中年女人在跟了在500米左右以后发现丽丽已经进了宾馆自己毫无可趁之机,随后掉头走了。

    丽丽见坏人已经离开,这时才放松警惕,在宾馆住了下来,宾馆的客人很多,一间房间里住了七八个人,丽丽不敢入睡,只希望黎明早些到来。

    在磨牙声,呼噜声,窗外汽车鸣笛声及杂味中,丽丽经过缓慢的等待,终于等到了天亮的时刻。

    走出宾馆,便朝着前面客车站走去,学着大人的步骤,她终于踏上了安全回家的道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