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而立之福 > 第五章 野孩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90年代时期,在计划生育严柯的广大农村里,到处都是野孩子,这里的野孩子包括了“被遗弃的婴儿与父母去世或则父母外出被留守在家的孩子们”。

    即使计划生育政策宣传力度空前增大,但受到广大没有文化教育的人们还是无力改变传统重男轻女的思想。

    人们甚至如上演抗日战争时期的游击战一般与计划生育管理进行周旋,最终仅仅是为了生育儿子。

    丽丽所在的村庄也是如此,每年都有部分年轻夫妻为了能生育男孩而远离家乡外出务工,那个时候他们去发达地区务工的薪资是及其低下的。

    丽丽最好的小伙伴红红,路路他们父母没有离开家乡,但是她们父母其实也是希望有男孩子把比她们大的二姐远送给她人的,也是希望多一个获得男孩的机会,但是生了路路和红红还是个女孩子他们才选择放弃。

    当时他们选择放弃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红红与路路的父亲都不是家里单传,家里弟兄已经有男孩子,所以父母不会给她们更大的压力,而且这样的家庭人均耕地会极少,如果人口过多每年上交国家“公粮”以后,便不能解决温饱问题。

    丽丽们父母这一辈的人虽受的教育不多,但是他们重男轻女思想更多的是在上一辈的枷锁上形成的,所以丽丽母亲也是在这样不得已的情况下不得不离家远行丢下年幼的她在家的。

    南方的10月,昼夜温差很大,这个周末,丽丽的奶奶准备带着丽丽来到村里西边的长辈家“烧蛋”,因为奶奶信奉经常给孩子烧蛋孩子就能健康平安的成长,已经小学得丽丽虽然已经上学,但对“烧蛋”没有更多的认识,反正奶奶怎么安排,她怎么顺从。

    晚上,奶奶准备带着丽丽回家,回家的路上天已经黑透了大地,伸手不见五指,好心的长辈送了她们竹竿“用来照明”。

    回来的路上会经过村西人工搭建的一个小石庙,由于从跟着奶奶以来,奶奶时长会讲述一些石庙和鬼神的传奇,每一次丽丽看到这种地方,她都十分害怕。

    她紧紧拉着奶奶的手,不敢四处张望,突然,她们听到了小孩的哭声。

    丽丽心想,这不是鬼吧,咋办呢?奶奶说:“我们去看看吧,也没看见有大人同行”。

    走到石庙前,发现了一个用陈旧衣服包裹着的婴儿,身上还有乳黄色的胎脂,还有斑斑血迹,而且还没有结痂。

    这一看就是刚出生被遗弃的孩子,奶奶欣开衣服一看,是个女孩,可是已经那么晚了,看着孩子身上单薄的衣服,如果不把她抱回去的话小女孩肯定会被活活冻死,可如果抱回去又怎么办呢?不抱回去这石庙周围的野兽又会对她怎样呢?

    丽丽与奶奶琢磨了半天,奶奶最后决定把小女孩抱回去,回到家以后,奶奶对小女孩进行了洗漱,保暖,喂养。丽丽想到了2年前,她也是看着妹妹被这样护理的,这两年都没有看到妈妈,妹妹,她真的想她们了。

    第二天,姑爷来了家里,姑爷认为奶奶不该抱回来,因为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负担。没想到奶奶说:“拿去你们养啊,你们正好差一个女儿”。因为姑爷家只有一个儿子,生了儿子后姑姑就决定结扎了。

    姑爷:“算了,养不起”。

    奶奶:“有个姑娘很好的。以后老了有人心疼诶”。奶奶就是希望姑姑儿女双全,可是姑姑姑爷坚决不想再要一个孩子。

    姑爷:“对了,集市上老王家一直没有孩子,他们家经济条件很好,孩子跟着他家不会受罪,应该会当亲闺女一样对待”。

    奶奶:“你们确定不要?确定不要就算了,那你们去找一下老王家”。

    饭后,姑爷骑着摩托车去了街上,后来,老王和他媳妇来家里把小女孩接走了。奶奶感叹到“唉,这条命,总算有安置的地方了,还好抱了回来,救了她”。

    这天是周末,丽丽和往常一样与红红丽丽在村头的马路边玩耍,丽丽在小孩子群体中是出了名的手劲很大。

    每次与红红或则路路进行打架的时候最后都是红红与丽丽受伤,其实她并不是天生手劲很大,从妈妈外出后,红红与路路都有父母与姐姐的保护,而她只有自己。

    所以每一次玩耍争斗的时候她总是会用尽最大的力气去防卫自己,她生怕被别人欺负,所以久而久之,她变得蛮横,攻击性极强。

    今天是周末,红红与路路商量着怎样使丽丽输一回,最简单的方式就是他们两个联盟合力攻击丽丽。

    红红与路路如往常一样,约着丽丽在路边玩耍,玩着玩着,她们又一次发生了矛盾,这时跟往常不一样的是路路与红红一起对丽丽发起了攻击,丽丽见状立即使出了最大的力气。

    这场搏斗最终以丽丽与红红手淤青和鼻梁淤青而结束战斗,丽丽除了头发蓬乱其他毫无损伤。

    但她知道接下来将会是怎样的批评,这一次,她收到了丽丽,红红父母和姐姐的批评恐吓,爷爷奶奶的高声训斥。

    可谁又能知道她为啥要不顾一切拼命保全自己的勇气与野蛮呢?她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酸、甜、苦、辣、咸…

    隔壁班的同班同学琴琴,也是和丽丽一样跟着奶奶一人,她与丽丽的遭遇不同的是她是父母捡来供养的,这一年,父母离异,父亲又给她娶了后妈,后来父亲也带着后妈和刚出生的弟弟一起外出打工,她只有依赖年过7旬的奶奶一人。

    可能都是“野孩子”,也可能是琴琴成绩也格外优异,不知不觉中,他们成了好朋友。

    她们无话不谈,在学校相处的日子远远满足不了他们相互的友情,于是在放学后,周末,他们都会如约而至去马路上,古井边,吊桥上玩耍。

    这个周末,丽丽约琴琴来家里吃饭,因为琴琴奶奶也是丽丽爷爷的长辈,所以爷爷奶奶还是很喜欢琴琴的。当然,丽丽与路路红红发生矛盾的第二天也和好如初。可能是同病相怜,这一次,她与丽丽走的更近。

    吃过饭,琴琴想约丽丽一起到自己家里一起谈心,睡觉。

    听到丽丽要夜不归宿,爷爷坚决反对,经过丽丽,琴琴苦苦哀求数次,奶奶给爷爷说:“哎呀,她两个都是女孩子,就让他们去吧,随便去看看老姑婆”。

    琴琴的后妈对她很不好,而且离开后爸爸妈妈也没有寄过钱回家,琴琴的零用钱只能靠奶奶养家禽供给,琴琴对自己的亲生父母十分厌恶。

    丽丽:“那如果你亲生父母来找你,你会离开吗?”

    琴琴:“不可能,有种生就要有种养,生而不养,不是人”。

    丽丽:“如果她们来看你呢?”

    琴琴:“哼!他们要是敢来,我用石头,水把他们泼回去”。

    这一夜,他们讨论了出生,讨论了未来,她们似乎找到了心灵伴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