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欢迎来到七日剧本杀 > 第216章·骚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海燃神秘地笑了笑:“准确地说,是‘两根头发’测出来的DNA是您的。”

    红医生皱了皱眉头:“什么意思?”

    海燃看了一眼脸上泛起得意神色的怀特警|官,又看了一眼默默把搭在桌子边儿的手臂收回去的风工程:“就是说,怀特警|官在风工程的卧室里发现的三根卷发中,有两根是属于您的。”

    就是再迟钝的人,现在也应该听出不对劲儿了。

    红医生神色一凛,猛地转头看向身边的破风:“你不是说你跟你老婆已经分居半年了吗!”

    一脸晦气的风工程还没有来来得及开口,海燃已经招了招手,把红医生的注意力转到自己身上:

    “您误会了, 另外那一根头发也不是死者的——鉴定报告是这么说的。”

    红医生一怔,瞬间勃然大怒:“你居然还有别的女人?”

    “哈哈哈哈哈……”

    憋屈了许久的怀特警|官终于在红医生爆发的瞬间大笑起来。

    本来就性情怯懦,又收到剧情和角色的限制,一路磕磕绊绊、哆哆嗦嗦的怀特警|官在这一刻终于有了点扬眉吐气的感觉:

    “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活该!让你也尝尝被戴绿帽子的感觉!是不是很爽啊!”

    “你给老娘闭嘴!”

    “啪!”

    一声脆响,没等周围的人反应过来, 红医生直接抓起一个酒瓶想也不想冲怀特警|官使劲儿扔过去,正正砸在怀特警|官脑门儿上。

    酒瓶碎裂的瞬间,一瓿红酒当头把怀特警|官浇了稀里哗啦,要不是有警帽挡着,估计当场开瓢儿都不在话下。

    众人万万没料想到红医生会一言不合直接动手,一时之间都怔在了原地。

    饶是这样 ,红医生似乎还不解气,直接又拿起一个酒瓶“呛啷”一声在桌边儿上一磕,下一秒就直接顶到了风工程的脖子上:

    “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那根头发到底是谁的?”

    辰星吃惊地长大了嘴巴看着这一切。

    虽然自认为早就成年是个男子汉了,但他还是头一次近距离“沉浸式”地看到live版的狗血三角恋。

    眼见红锦就跟角色上身了似的,越发控制不住情绪和举止,辰星不由得就想上去阻拦一下。

    不想他还没动,不知何时已经从大屏幕那边走过来的海燃已经一把捞住了辰星的胳膊。

    辰星惊诧回头,正看到海燃有点儿疑惑地冲自己摇了摇头。

    看那口型,海燃分明是在说——“公共剧情,正常推进”。

    恍然大悟的辰星这才赶忙收手站好,有点儿后怕地冲海燃点了点头。

    辰星之前也参与过首发剧本杀和三发剧本杀,不知道是不是一时太过紧张,他竟然忘记了,在相关证据被搜出并共享时,是有可能激活一部分公共剧情的。

    可是……

    辰星吞了吞口水,忧心地看了海燃一眼。

    可是一般这种情况下,玩家是能够得到系统提示的。

    而刚才若不是海燃及时出手制止,自己很可能会因为怀疑红锦被“角色共情”了而贸然出手。

    到时候不但有可能会人为改变剧情走向,导致案件难度升级,还很有可能会造成意外伤害发生——

    他可忘不了白明朗在三发剧本杀里是怎么下线的!

    所以,果然是自己的个人系统出问题了吗?

    就在辰星闹心猜测的时候,海燃也深感疑惑。

    刚才看辰星的架势,竟是要冲到红锦和破风中间做点什么。

    按理说看到提示后,除了推进剧情的当事玩家之外,其余人只要旁观就好。

    等这一段剧情推进结束,自然就可以接着往下走。

    可辰星为什么会跟中了邪似的想冲出去?

    难道……他的个人系统出问题了?

    海燃并不知道她已经无意推测到了真相,但她知道从发现端倪的这一秒开始,自己需要多关注一下表现异常的辰星了。

    就在辰星和海燃各自在心中审视这次小交集的缘由时,被红医生用锐器顶着颈动脉的风工程也试图有所动作。

    看着眼前气到眼睛冒火的女人,风工程一脸无奈地慢慢抬起右手,想要劝哄对方放下危险物品:

    “宝贝儿你冷静一下,先放下东西,坐下来我们好好谈谈好吗?”

    已经完全失去理智的红医生瞪着充满红血丝的眼睛吼道:“有什么好谈的!你还能说什么!”

    风工程摊开手却不敢耸肩,生怕自己把血管送到酒瓶断口上:“你坐下,我好好给你解释发生了什么。”

    红医生怒气冲冲地抖了一下手腕:“我才不要不听你的狡辩!”

    风工程:“……”

    不是,那刚刚是谁说要自己好好解释一下头发来源的?

    果然平日里再知性再冷静的女人,一旦失去理智都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的。

    看到风工程脸上表情变换,红医生厉声喝到:“怎么样,你现在是没话说了吗?你的男子气概、英雄本色呢?现在就只敢在心里偷偷骂我‘疯婆子’是吗?”

    风工程瞪大眼睛,一脸无辜:“我没有!”

    红医生大声吼道:“你没有什么!明明证据 都被别人翻出来了还不认账是吗?你没有?那头发是哪里来的?鬼的吗?”

    “头发是我的。”

    一声冷冷的音调响起,仿佛给整个大厅按下了暂停键。

    红医生难以置信地抬眼看向坐在桌边晃着红酒杯的约瑟芬,怀特警|官的嘴巴也张得能塞进去一个鸡蛋了。

    风工程闻声头痛地用掌根按了按了太阳穴,默默叹了口气。

    辰星……

    海燃在死死抓着辰星。

    从约瑟芬开口时,辰星的情绪就逐渐异常起来。

    直到那个“的”字落地,辰星也差点儿像离弦的箭一样冲出去。

    要不是海燃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顺势把人拽回来,又用另一只手紧紧攥住他的腰带,恐怕现在头上要挨一酒瓶的人就该是破风了。

    饶是如此,被海燃拽住的辰星也在挣扎着想要脱身而去,以至于海燃不得不改用两只手一起攥住辰星的腰带冲红锦呼救:“快来帮忙!”

    这边骚动一起,就立刻冲淡了刚刚剧情推进造成的紧张气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