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冬华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品香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与此同时,忆梅山庄在京城的别院里,尹天旷正认真地翻看着一本《商君书》。不多时,星远进来,也不说话,笑嘻嘻地看着尹天旷。

    “又收了几个?”尹天旷头也不抬地问,目光依旧凝固在书页上。

    星远笑嘻嘻地说:“现在天罡教、龙虎寨、七曜阁、无心岛、魔月刹、万花宫、长风谷、铁血盟、七煞教、万杀门、红叶山庄等十一个帮派的头领都与咱们联盟了。要说这汉王朱高煦可真是帮了咱们大忙,平日里咱们要找这些帮派的首领,不仅要跋山涉水,人家在当地还前呼后拥地戒备甚是森严。这许多年下来,我星远的腿都跑断了,忆梅山庄在中原的影响力也没有大多少。这下可好,汉王一个‘武林大会’,将这些帮派的头头脑脑全都叫到京城。咱们平时便搜罗了他们不少阴事,略施小计,这些人便都不得不俯首称臣。”

    尹天旷依旧看着书,头也不抬地说:“你今天的话可有点多。”

    星远嘻嘻一笑:“这不是托公子的福,每天尽被这些帮主教主的喊着少侠、小爷,喊得我有点飘飘然了。”顿了顿,又道,“公子和兰副庄主惯会用毒,为何不直接在武林大会的酒宴里做些手脚?更加免了我们这一通忙活呢。我看那王府的守卫也都是一般呢。而且这样一网打尽,忆梅山庄便真可以称霸武林了。”星远说着,脸上现出憧憬得意之色。

    “你小子野心倒是不小啊!”尹天旷放下那本《商君书》,缓缓站起身来说道,“那武林大会上能人甚多,怎么就能保证不被发现呢?若真的被发现了,忆梅山庄无疑将成为武林公敌和朝廷要犯。你只想到了最好的结果,却没做过最坏的打算。”

    星远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还是公子思虑的周全,星远这几日真的是有些妄自尊大了。”

    “即使计划做的再周密,很多事情也不一定会按照你的意愿去发展。所以,万事一定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尹天旷缓缓地说。

    “公子说的是突然冒出一个小王爷将廿廿缠住了这件事吗?”星远嬉皮笑脸地道。尹天旷瞪他一眼,随后淡然地说道:“除非有一天她不记得我了,否则即使我死了,廿廿也不会喜欢其他人的。”

    星远突然觉得自己的玩笑开的有些过了,忙向尹天旷躬了躬身道:“公子,是星远失言了。”

    尹天旷也并未在意,一边整理着书架上的古书,一边淡淡地说道:“碧箫那丫头干嘛去了?这丫头挺老实本分的,如今却既不去王府陪伴廿廿,平日里也不怎么见得到人。却是被京城里的哪位公子哥儿迷住了吗?”

    星远立刻又换了一副嬉笑的模样,笑着说:“公子真是神算。我听素弦说,这碧箫姑娘果真是遇到了心上人。这几日才央着我们帮他打探到了那人的行踪,听说竟然就直接去投奔那人去了!”

    “呵,”尹天旷轻声一笑,依旧认真整理着一排排的书籍:“碧箫这丫头平日里不言不语的,当真还是有几分胆气的。”顿了顿又道,“碧箫若真的要走,你就再去给廿廿物色一个老实可靠的丫头。另外查一查碧箫那‘心上人’的底细。”

    “是!”星远应道。

    自廿廿住进了汉王府,尹天旷每天一次派人去探望,或者自己去探望。

    这日黄昏,素弦正要去汉王府探望廿廿,在路上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瘦削的身材,花白的头发,苍白的面孔,穿着一袭青色长袍,和另外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边走边谈。

    素弦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被白花花的太阳晒花了双眼,但却越看越是心惊。眼前之人不正是已然葬身大漠的昆仑派掌门薛青元?

    素弦心中又惊又疑,眼见“薛青元”和另外一个人边走边谈,进了一个好大的门面。她悄悄在后面跟了过去。却不想刚刚走到门口,只听背后有人叫了一声“娘子”,素弦也没有在意,正待进去,忽地有人从背后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素弦一惊,回过头一望,正看到一张笑嘻嘻的脸。

    “娘子,你怎么也在这里啊?”说话的却正是金矢。还未待素弦回答,只见金矢身边突然冒出三四个侍卫,一个个探着脑袋,都饶有兴趣地看着素弦,调笑道:“金大哥,原来你早有妻室啊,怪不得连贵妃娘娘给你介绍冯侍郎的千金都婉拒了呢。”那侍卫冲着金矢说话,眼睛却笑眯眯地盯着素弦。

    “金大哥,你的小娘子还真是个美人呢!怎么之前都不带兄弟几个见见呢?藏得这样好!”“唉,这和前几日来找你的那位小娘子并非一个人,莫不是……”几个人轮番开口跟着起哄。

    素弦一时还未反应过来什么事。只见金矢摆摆手,正色道:“别瞎起哄了,还不快见过嫂子!”

    那几个侍卫一听,忙一起装腔作势地齐刷刷给素弦鞠了一躬,口里大叫着:“见过嫂夫人!”素弦这才知道是金矢又在拿自己开玩笑,上下打量着金矢说道:“你这个山大王扮成宫里的侍卫,还带着这么多小山贼,是要来这里劫大户吗?”

    几个侍卫兄弟哪里知道这“山大王”的梗,都听得莫名其妙的。金矢忙解释道:“你嫂子是在和我对暗号呢。”几个侍卫“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金矢一脸坏笑对素弦道,“到这里还劫什么大户,再劫几个压寨夫人回去才是正经。”

    “这是什么地方?”素弦皱着眉头问,眼光扫过那帮侍卫。只见那帮侍卫连连摆手,一齐说道:“不是我带金大哥来的,是他!”说着,相互一指,却你指我,我指他,指的乱七八糟的。其中一个看起来机灵点的侍卫忙道:“我们就是来喝酒的,别的什么都不干!而且我们都是第一次来!”正说着,从门里走出来一个花枝招展的姑娘,拉了那侍卫的手,媚声道:“杨大哥,又来了?你昨天来的时候找了绿荷,却没找我,是将我忘了吗?”一边说着,一边身子就往那侍卫身上靠。

    那侍卫尴尬地冲素弦笑笑,其他几人也在后面偷笑。“金大哥绝对是第一次来!”那侍卫瞪着眼睛说得“斩钉截铁”。一边说着,一边就被那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拉了进去、

    “他来不来关我什么事?”素弦说完,问金矢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金矢笑道:“你没见这门口大红的字写着呢吗?品香阁——这么香艳的名字,你说会是哪里?”

    素弦依旧没有反应过来,转了转眼珠皱眉想着。这时品香阁的老板娘走了出来,穿着一袭紫红色的纱裙,像一朵红云般摇曳着。“几位爷,还不赶紧进去坐呢,姑娘们可都等着呢!”那声音甜腻得似蜂糕一样。

    素弦这才开始认真地打量起这个“品香阁”的门脸。此时已然暮色初合,这里却流光溢彩,甚是热闹。只见这门脸有两层楼那么高,门口挂着大红的灯笼和各色绸缎。“品香阁”的招牌高高挂在上面,金光闪闪的。门口贴了一副对联,上联曰:一曲后庭花,夜泊销魂,客是三生杜牧下。联曰:半边旧时月,女墙怀古,我为前度刘郎。素弦还未看完,忽地只感觉一只手搭上了自己的左肩,紧接着一个带着淫笑的声音说道:“姑娘是新来的吗?长得这般俊俏,让大爷好好心疼心疼你。”

    素弦一皱眉头,转过身去,只见是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男人。一身葱绿色的锦缎长袍,头戴黑色的四角方巾,白净的面皮,身材微胖,眼白里泛着红血丝。

    素弦厌恶地瞧了那男人一眼,一抬手便要打,却不料胳膊被金矢抓住了。“你干嘛?”素弦转过头怒气冲冲地向金矢大嚷。金矢却不理他,只冲着那穿着葱绿色长袍的男子笑道:“这位漂亮姑娘是在下的娘子,员外还是另找其他姑娘吧。”其他几个侍卫也都横眉怒目的冲着那男人哼哼。那男人见是宫里的侍卫,哪里还敢放肆,嘴里一边说着“小的瞎了眼了”,一边忙拱了拱手灰溜溜地走了,连品香阁都不敢再进了,生怕被金矢拽住。

    素弦这才意识到这里原来是一家青楼。她用厌恶的眼神看了看金矢,随后鼻子里哼了一声:“原来你喜欢来这种地方。”那几个侍卫见素弦变了脸色,忙招呼着一起进去了,怕有外人在,金矢在“嫂夫人”面前不好下台。

    “哈哈,”金矢笑了一声:“原来娘子也喜欢来这种地方。”

    “我……我是来找人的!”素弦说着,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是跟着“薛青元”才来到这里的。被金矢这么一搅合,竟然把正事都忘了。“就怪你瞎捣乱!”素弦瞪了金矢一眼,赶忙就往里走,却被那穿红戴绿的老板娘拦下了。“这位姑娘,咱们这里是不接女客的。”

    金矢走过去说道:“她是我娘子,我们一起来的。”

    那老板娘啧啧了两声:“这位官老爷,不是小人吹捧,您娶的这位小娘子可真是贤惠,陪着相公来逛青楼。若这天下的女人都像您夫人这样,咱们各老爷的府里却是会少了多少纷争。而且本来就是这么个理儿,男人嘛,哪有不图个新鲜快活的,你不管他,他出来玩儿,你管他,他不一样也是出来玩儿?还不如不管,落个贤德的名声。还是这位夫人想得开,一看就是见过大世面,大户人家里出来的,大气!”那老鸨子说着,高高地竖起了大拇指。金矢在一旁听着偷笑。素弦则不耐烦地问:“让不让进去?”那老板娘依旧现出为难之色,说道:“咱们这里只有男人进呢,也不是小人非要拦着,夫人执意要进去的话,您这花容月貌的,免不得麻烦,就像刚才……”

    素弦想想也是,转过头去,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金矢。金矢被她看的有点浑身发毛。

    素弦拽着金矢来到一个相对隐蔽的胡同里,抬头对他说道:“把你衣服脱了。”金矢先是一愣,随后脸上蓦地红了:“这……有点太快了吧?咱俩还没……没……再说,这个地方也不合适……”金矢素日里那些玩世不恭与洒脱,此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如一个初出茅庐的嫩小伙儿一样。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一个大男人,脱件外衣怎么这么扭扭捏捏!”素弦有些不耐烦道。

    “光……光脱外衣吗?那能干啥?”金矢的语气中夹杂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你想干啥?”素弦瞪着一双大大的杏核眼仰头盯着他问道。

    “我……”金矢嗫嚅着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一张脸只觉得热气腾腾。素弦看金矢扭捏的样子,忽地意识到了什么,蓦地红了脸,忙转过身,使劲一跺脚,说道:“不许想!”

    金矢见素弦害羞的样子,反倒笑了,说道:“不许想什么?”

    素弦见金矢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更是又羞又气,冲着他反手就是一掌,说道:“闭嘴!”却被金矢一把抓住了胳膊。

    “你就是想要一件男人衣服,是不是?”金矢依旧笑着,“这还不好办吗?等着!”他说着,转身离开,嘴里还低声嘀咕着:“这脾气,确实是该穿男人的衣服……”却不想着话被素弦听得清清楚楚,照着他后脑勺就是一下子,金矢“哎呦”一声,赶紧跑了。

    不一会儿,金矢便又跑了回来,手里抱着一件淡青色的男人衣服,递给素弦:“给,快穿上吧。”素弦只觉得一股汗臭的气息铺面而来,皱着眉头一脸的嫌弃:“哪里来的?”

    金矢嘻嘻一笑:“刚一起来的兄弟的,那小子,被我逼着脱了衣服,就势就去了姑娘房里,如今正是逍遥快活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