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宫中有喜:驸马也会读心术 > 第十二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桃夭还是一副不吭声的样子,她心里厌烦无比。

    最讨厌这种嘴硬死撑的人,既然嘴硬死撑,有本事你就别要别人给你收拾烂摊子。

    容月耐心告罄,“既然你不想说,那就不用说了!”

    “公主……,那人身份,奴婢不敢说……”桃夭抽抽噎噎。

    什么身份不敢说?

    景光暗暗冷笑一声,阴森森道:“桃夭姑娘,公主有意为你做主,你就不必拿捏了,早点说出来,是为了你自己好,也是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好!”

    桃夭低头不语。

    “景光,堵嘴送走!”跟这种人浪费精力,真是罪过!容月歪歪的靠在软枕上,打了哈欠,“嬷嬷,我要喝水!”声音软绵,带着几分娇憨。

    秦嬷嬷立刻一脸慈爱的端着倒好的温水,“好,奴婢刚刚兑好的温水,殿下快喝!”

    跪在地上的桃夭还想说什么,景光却没给她这个机会,飞快的上前捂住她的嘴拉着人拖了出去。

    片刻后,他回来站在门口,躬身询问:“殿下,还把人送到如意宫吗?”

    “不,送到……”容月迟疑了一下,“送到慎刑司吧。”

    “她怀孕了,叮嘱一下,别用刑!”

    “殿下心慈,奴才明白!”不上刑,慎刑司那边也有的是手段审讯。

    容月垂眸,她不是慈悲,只不过是对孩子的一点怜悯,扭头看了眼外面的天色,西坠的夕阳通体橘红色,像极了一颗流油的咸鸭蛋黄,她心下一动。

    “嬷嬷,晚上我想吃咸鸭蛋!”

    秦嬷嬷愣了一下,回过神来道,“奴婢派人去御膳房叫他们准备准备!”

    “娘娘,莲妃娘娘……”外面传来宫女高声呼叫。

    容月撇撇嘴,一手撑着额头,一手挑着方几上的果子吃。

    莲妃满脸怒意,气势汹汹的冲进来,“滚开,本宫看谁敢拦我!”

    “请莲妃娘娘安!”秦嬷嬷一个侧身,稳稳的挡在容月身前。

    “莲妃娘娘金安!”景光微不可查的皱皱眉随即笑容满面的躬身问安,眼角的余光暗暗的瞥向容月。

    莲妃目光略过他,落在纹丝不动的容月身上,眼中冷光闪过,“容月,这就是你的礼数吗?!”

    容月抬眸,姿态散漫,“莲妃娘娘也没给我讲礼数的机会啊!”

    莲妃冷笑一声,没动怒,倒是轻轻翘起嘴角,“我女儿这张嘴倒是利的狠啊!”

    我女儿,容月皱眉,被莲妃这句话膈应的胳膊上汗毛都立起来了。

    “莲妃娘娘来有事吗?”

    莲妃走过去,在软塌另一边坐下,“本宫听说你对本宫送过来的人很有意见?!”

    “没有!”只要不闹事,容月隐忍度还是蛮高的,小拇指勾着青色琉璃果盘往面前移了移,“娘娘送来那么多人,不是还好好待在新兰殿吗!”

    “那把桃夭叫出来,本宫正好想见见她!”

    “犯了错,送了慎刑司。”

    “桃夭本宫倒是知道,平日也算得用,手脚麻利,素来也乖巧,怎么来了新兰殿两日,就犯了大错?可是她哪里不好,令你不开心了?”莲妃皮笑肉不笑,“你可是本宫的女儿,本宫定然向着你!”

    要是真向着她,还要跑过来兴师问罪?!

    容月拨弄着果盘里的红莓果,形状类似小番茄,但吃起口感像草莓,她很喜欢,一个也舍不得给莲妃。

    低头,认真琢磨着先吃哪个,状似不经意的问道,“那娘娘知道她怀孕了吗?”

    莲妃瞳孔一缩,猛地扭头看向方嬷嬷,方嬷嬷一脸震惊茫然惊恐的回望过去。

    “娘娘是知道事情始末吗?所以才要过来保她?”

    “还是桃夭的身孕是娘娘的意思。”

    “还是娘娘想要她肚子里的孩子?”

    “你胡说什么?!”莲妃眼皮子一跳,厉声喝道,“这怎么可能是本宫的意思?!”

    “本宫要她当孩子做什么?!”

    各种念头从脑子里闪过,莲妃到最后反而冷静下来,勉强笑道,“是本宫听信谗言,误会了你。”

    “你在宫外长大,本宫也是怕你被人糊弄了,是以才关心则乱!”

    “桃夭犯了大错,怎么不来找本宫,倒是自己处理了,你年纪小,遇事到底要有个长辈在身边拿主意!”

    “你要知道,咱们母女是一体,荣辱与共,你可万不能任性!”莲妃暗暗告诫她,就算桃夭犯了错,也万万没有越过她就把人交到慎刑司的!

    容月敷衍的点头,“娘娘说的有道理,下次我一定交给娘娘!”

    下次还有下次?!莲妃脸上的肉狠狠跳了一下。

    “对了,这种事娘娘要怎么处理?”

    莲妃怔了一下,下意识的回道,“自然是查清楚了,然后把人送到慎刑司了。”

    不然这种丑事爆出来,她岂不是沾了一身腥臭。

    这有什么区别,容月抬眸,惊讶的看了她眼,“难道我送的慎刑司跟娘娘送的慎刑司不是一个地方?!”

    莲妃一噎,气的起身,怒道,“容月,本宫是你的母亲,你对本宫可有最起码的尊重?!”

    容月往后一靠,下巴微抬,眼神清透,带着若有若无的讥讽:“那娘娘对我可有一点慈爱?!”

    莲妃脸色僵硬,阴沉的可以滴水,冷冷的盯着她不说话。

    当然没有,甚至她一看到容月,就会想到容月占据了她女儿的地位身份。

    哪怕她对那个孩子并没有什么太过深厚的感情,但养一个亲生的,和养一个不是自己血脉的,那种感觉总归是不一样。

    为什么她命人好好娇养的女儿早早夭折,反而体弱无人顾问,养在山里寺庙容月能平安长大。

    真是越想越不甘心啊。

    新兰殿的一切,都是容月从她们母女身上偷来的啊。

    莲妃心里厌恶越发的深,面上却清清冷冷的道,“等你吃过亏,就知道本宫是为你好!”说罢,转身甩袖而去。

    容月懒洋洋的起身,敷衍的弯了弯腰,“恭送莲妃娘娘!”

    殿内很快又安静了下来,秦嬷嬷松了口气,看着公主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样子,忍不住劝道,“殿下,您对莲妃娘娘是否太过冷淡?!”

    这哪儿像是母女相处,说句仇人相见都不为过。

    容月挑眉,懒洋洋又有几分邪气轻佻,“她不喜欢我,我不喜欢她。”

    “双方心知肚明的事,何必要做出一副母女情深的架势!”也不嫌恶心!

    “殿下,装也要装点样子出来啊,不然岂不是惹人非议?!”秦嬷嬷无奈。

    这两日,她叹的气比怕是比过去的十几年都多。

    “那多累啊!”容月往后一倒,她就是个配角,不要把她当主角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