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宫中有喜:驸马也会读心术 > 第八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噗呲……”宫女忍不住,抿着嘴笑出声。

    秦嬷嬷冷冷盯了她一眼,“下去。”

    “是……”宫女脸一白,立刻福身退了下去。

    “殿下,吃多了,肚子疼,到时候闹的要请太医,传出去就太不好听了!”秦嬷嬷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的把容月面前的碗碟挪远。

    “一会,吃完我多走几圈就好了!”容月站起身,又夹了一筷子鱼片,塞进嘴里,脸一苦。

    姜的味道好浓!

    即使这鱼片再怎么嫩滑,她也吃不下去了。

    容月吃药一般的痛苦的把鱼片囫了,急急忙忙喝了半碗汤才觉得嘴里的姜味少了些。

    秦嬷嬷看的又好气又好笑,嗔怪道,“一点姜的味道,怎么比喝药还痛苦!”

    “就是比吃药还痛苦!”容月嘀咕,下筷子的速度却慢了下来

    “好了,殿下,吃饭只能吃七分,太饱了,胃不舒服!”秦嬷嬷从一旁的宫女使了个眼色。

    “唔,等等!”容月急忙捂住碗,仰头,可怜兮兮的道,“可是我还有好多没吃呢!”眼神不舍得从那些菜上扫过

    秦嬷嬷忍笑:“日子还长着呢,再说这御膳房的菜式,哪儿是一顿就吃完的!”

    不,容月舔舔油嘴,“糟蹋食物,是要遭天谴的!”

    “遭不了天谴!”秦嬷嬷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那好吧,容月可惜的看了眼眼前的那盘鸡丝豆苗,还有好多菜没尝呢,早知道刚刚就吃的慢点了。

    “每样给我夹一筷子,剩下的撤了吧!”

    秦嬷嬷没好气的瞥了她眼,接过碗,用筷子每样挑了几根菜丝放进碗里,十余道菜连细瓷青雨色碗底都没铺满。

    容月撑着下巴,面无表情的望着她。

    秦嬷嬷恍若未见,喊道,“快,把东西都撤了!”

    这时,方嬷嬷满脸堆笑的走进来,笑嘻嘻的行了个礼,“奴婢给公主请安!”

    “奴婢来得不巧,公主用膳呢,奴婢来伺候!”她一挽袖子殷勤的凑上去。

    “不劳烦你这老胳膊老腿的!”秦嬷嬷不动声色的隔开她,“公主殿下已经用好了!”

    “哪儿呢,公主明明还没吃完呢!”方嬷嬷眼睛一扫,见宫女正在撤膳,嘴角暗暗撇了撇,“主子用完膳,放下筷子,这膳食啊才能往下撤!”

    “瞧瞧,你们,这都是什么规矩啊!”

    “公主,你可不能对她们太宽容了!”

    秦嬷嬷皱眉,“方嬷嬷,跟殿下你啊我的,这就是你的规矩?!”

    容月慢悠悠的扫过去一眼,“新兰殿好多宫女都是出身如意宫的。”

    “想来这规矩不好,也是旧主不曾严厉管教,方嬷嬷是这个意思吗?!”

    方嬷嬷一噎,抬头对上容月似笑非笑的眸子,讪讪道,“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容月最讨厌吃饭的时候有人来找事,面无表情的丢下筷子,“那你是想劝我把她们都送回去?!”

    “也好,想来离了她们,莲妃娘娘定然很不适应吧!”

    “方嬷嬷果然不愧是莲妃娘娘倚重的,这般贴心,既然如此,你就把人带走吧。”省的这么多人在她眼前转悠,头疼!

    “公主恕罪!”随侍的宫女吓了一跳,纷纷跪下磕头。

    其中一个大着胆子道,“奴婢如今是新兰殿的宫女,自然就是公主殿下的人,请殿下开恩。”

    先别说她们回到如意宫还有没有她们的位置,就说被公主殿下退回去的她们,在这个宫里还有活路吗!

    莲妃不会容她们,皇后自然也不会做这个恶人,指不定被随便打发到哪里被磋磨。

    “请殿下开恩!”

    “你叫什么?”

    “奴婢桃夭,请公主赐名!”

    容月饶有兴致的挑眉,往后一靠,姿势慵懒,漫漫不经心的扫过去。

    俯在地上的宫女,身穿粉色宽袖长衣,头戴一朵海棠纱绢花,层层叠叠的红色纱花上点缀着两粒米粒大小的细碎珍珠。

    容月忽然想起来她虽然用精神力仔细扫过新兰殿,但倒是并未在意过这些宫女,不由道,“抬起头来!”

    桃夭顿了顿,缓缓抬头,露出小半张脸。

    她眉眼生的好,眉毛更是精心描绘,顺着眉骨弯曲后微微提起,多了几分说不出的风情,这般不安的垂着视线,低着眉眼,露出一截白嫩纤细的脖颈,犹如一朵半开的桃花,只是相比较,口鼻一般,很是普通,但却与这脸,这眉眼,极为相衬,盈盈动人,娇艳如三月的桃花。

    明艳含羞,不乏轻俏。

    秦嬷嬷打量了一眼,拧紧了眉,看向方嬷嬷,方嬷嬷被她看的心口一跳,慌忙转过身,对容月挤出一个干巴巴的笑脸。

    “公主,奴婢愚笨,说错了话,您别生气。”

    “只有您教导奴婢做事的,哪儿有反过来奴婢教导主子做事的,您别生气,喝茶!”她讨好的捧了一盏茶送过去。

    容月定定的看了她眼,朝桃夭点了点下巴,“认识?”

    方嬷嬷神色一僵,干笑,“都是先前在莲妃娘娘跟前伺候的,奴婢若是说不认识,怕是也太假了!”

    “放着吧!”容月可有可无的点头,“都下去,秦嬷嬷一个人在这里就可以了!”

    桃夭神色迟疑,大着胆子抬头怯生生的看了眼容月,眸光一滑,微不可查的一顿,俯身叩头,“是,奴婢等人告退!”起身,带着人陆陆续续退了出去。

    方嬷嬷犹豫了一下,把茶壶放到一边,也跟着退了出去,“奴婢一会再来伺候您!”

    原本还带着几分压抑沉重的大殿瞬间变得空旷起来。

    连带着她整个人的心情都好上不少,伸了个懒腰,她打了个哈欠道,“嬷嬷,我累了!”

    内殿的窗户大开,徐徐春风吹过,早春三月的午间,安静平和。

    “才刚用了膳了,可不能立刻就躺下!”秦嬷嬷跟着后面连声道,“殿下,奴婢叫人陪您去外面转转,这宫里好玩的地方还多着呢!”

    “能有什么好玩的!”容月打了个哈欠,往软塌上一倒,陷在厚厚的皮毛里,舒服的眯眼。

    跟莲妃皇后演戏讨论说话的艺术,比她在末世求生还累。

    大概在末世,遇到任何不怀好意的,一字杀就是,在这里,每个人说的话,做的表情,都要仔细斟酌再斟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