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绿茶嫁到:表妹这厢有礼了 > 第四十章 宠妾灭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话一出,周氏的目光就陡然冷厉起来,甚至隐约包含得意。

    如今圣上的心思最明显的就是嫡庶分别,先帝宠妾灭妻让圣上没少吃苦头,原本这种内宅事闹不到朝堂上。

    但如今世道可不同。

    “长兄,徐氏不过是个姨娘,更何况我也是为她好,赖嬷嬷,你来说说,为什么好好的,徐姨娘肚子里的小侄子就掉了?”

    周氏信心满满、有恃无恐的样子看的徐氏恨得不行,赖嬷嬷偏偏还当着她的面胡说八道:“老奴发现徐姨娘腹中胎儿过大,倘若生下容易难产。”

    “这才想法子让徐姨娘保住性命,却不曾想好心办坏事,倘若姨娘跟主君要惩罚,就惩罚老奴吧!”

    赖嬷嬷一副忠心耿耿为了徐氏好的模样,看的徐氏双眼几乎就要冒火,她死死抓着陈祯手臂,双眼赤红。

    “你胡说!分明是你不管不顾给我喂了堕胎药,不然何至于此!更何况•更何况我的孩儿素来康健。”

    “奴婢进屋看过您的肚子,实在大的吓人,倘若您当真康健,如何会那般圆硕?”

    赖嬷嬷脸不红心不跳的扯谎,徐氏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赖嬷嬷的确是看过她肚子,她肚子也的确大的吓人。

    可那并不是胎儿过大,而是她自己为演苦肉计而额外铺垫的棉花!

    此刻徐氏当真是有苦说不出,偏偏陈祯又不耐烦处理这些内宅妇人争执,他只是觉得素来在自己面前温柔小意的徐氏如今像个泼妇。

    可说到底是自己没了孩子,陈祯并不打算束手旁观:“周氏,此事虽说是赖嬷嬷一心为主,可我毕竟失了孩子,你须拿出诚意。”

    他的意思是要处置赖嬷嬷。

    徐氏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素来知道他冷心冷肺,却没想到哪怕是没了骨肉,甚至是继承香火的男孩,这个男人都能如此冷漠。

    而周氏则是不满至极,在她看来,徐氏这种妾室不过是个玩物,怎么说都比不上自己身边伺候多年的赖嬷嬷。

    “周氏,倘若你不愿意处置赖嬷嬷,此事要对簿公堂,我也愿意与二弟说道说道。”

    陈意浓冷眼瞧着自己这个平日里装糊涂的父亲此刻如此清明,心里突然悲哀起来:上辈子徐氏欺压她与母亲的时候,自己的父亲如何会看不见,看不懂呢?

    不过是不愿意插手罢了。

    她轻轻合了合眼睛,再睁眼就已经把那点悲凉处理干净:“婶婶也是好心,但姨娘腹中可是原本要继承长房香火的弟弟。”

    “倘若婶婶舍不得赖嬷嬷,不如过继一个哥哥来长房,也是好的。”

    她言语清晰,周氏不由得惊疑不定的看向她,二房男丁也不算多,少一个也是天大的事,至于长房这位主君说的对簿公堂。

    周氏一点不害怕,嫁进陈家几年,她也是清楚的知道陈家人要面子的本质,倘若兄弟阋墙因此而发,那陈家的脸面在京都可彻底丢个干净。

    素鸳恰到好处的对陈意浓表示出赞许表情,主仆两人更是在周氏眼皮子底下进行着所谓传话,周氏看的清楚明白。

    陈意浓那张白净漂亮的侧脸上满是完成任务后的松懈,不由自主放下些许惊疑,她看了眼跪在脚边可怜兮兮的赖嬷嬷。

    下了狠心。

    虽说这是她从娘家带来的老奴,可说到底出嫁从夫,如今为保住二房的利益,也不得不舍弃了,大不了到时候吩咐牙婆偷偷把人留下来。

    “侄女年纪虽小,话却说的十分合情合理,如今正是该这样办,徐氏没了腹中胎儿,我也是做母亲的,自然心疼,但赖嬷嬷与我情分不浅,不如由我亲自发卖,如何?”

    周氏尽可能忽略掉赖嬷嬷求助的目光,红着眼圈擦了擦根本不存在的眼泪,徐氏心知肚明,倘若这老妇被周氏亲自处置,必定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很快就从陈祯薄情寡义带给她的低落情绪里抽离:“您心疼妾身,妾身心领,但赖嬷嬷对妾身而言也算有恩,发卖就不必,不如将卖身契给妾身让妾身留她下来调养身体,您看如何?”

    原本以为要被发卖就已经是最坏结局的赖嬷嬷陡然睁大双眼,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刚流产,看起来娇娇弱弱的妾室居然会这样迅速的报复。

    这个在内宅里经历过很长一段时间沉浮的老奴此刻很清楚的认知到,自己能不能在这个妾室手里活下来,还未可知。

    尤其是徐氏投过来的目光里,阴毒犹如利剑,让她胆战心惊,

    “她已然如此大度,周氏,倘若你当真有诚意,就如此处置,如何?”

    陈祯完全没想到、或者说懒得管其中的暗潮涌动,只是不耐烦的对周氏施压,陈意浓立在陈祯背后的阴影里看着这几个人,心里涌现出快感。

    周氏的羽翼被自己剪断,徐氏腹中已经没有可以让她作为登云梯的孩子,日后想要算计她们,就简单许多。

    陆舟系在周氏这条线上,而徐氏,则完全是不共戴天的仇怨。

    她唇角微微翘起,露出隐秘的笑容,心思完全在赖嬷嬷身上的周氏完全没有看陈意浓,只是艰难而缓慢的开口:“弟媳妇知道,这几日就会把东西安排妥当。”

    周氏心痛的像在流血,但却束手无策,倘若她不愿意,她不怀疑自己这位当家做主的大伯能直接过继。

    她可是听说了,正月里把这个徐氏生的孩子过继到沈氏膝下,也只是他一句话的事。

    跟自己二房的荣华富贵比起来,一位忠心耿耿的奴仆,也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周氏这样想着,完全没有看见赖嬷嬷陡然灰暗下去的脸色。

    眼见着事情到了收尾阶段,结局已然肉眼可见,陈意浓也不愿意再多留,匆忙向陈祯告退后就回了自己的如意院,自然也没有听见徐氏要给玉燕抬名分的哀求。

    当然。这是后话,如今的她,发愁的仍旧是陆舟的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