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绿茶嫁到:表妹这厢有礼了 > 第三十六章 互相掣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马婆子享受够了众人艳羡尊敬的目光,才飘飘然、纡尊降贵似的答应:“姑娘要吃的,婆子自然不敢怠慢,素鸳姑娘先回去吧,待会儿婆子亲手把菜送过去。”

    素鸳脸上笑着,心里却不屑的很。

    主家世代簪缨规矩严的很,她进府第一天就晓得马婆子这种人是粗使婆子,进不得内院二道门,更别提亲自给姑娘郎君上菜。

    如今这马婆子得意忘形竟敢说出要亲自给姑娘上菜的话,素鸳心里难免腻味恶心,却又不好明着说,只得曲线救国。

    “这种活计哪里能麻烦您老人家?您是不知道,这几天姑娘没胃口,脾气坏的很,原先我出来的时候心情还好,就叮嘱我让我别委屈您……”

    她如此这般一说,马婆子就不大想去了,她自己还是要脸面的。如今才得意就被姑娘训斥,日后说出去也不好听。

    “罢了,那你待会儿把东西带回去吧。”

    她吩咐着素鸳,能把姑娘身边一等丫鬟这样使唤,无疑又为马婆子得宠增添事实依据。

    “婆婆,我们姨娘想吃酸的,您待会儿弄一道雪山胭脂来,我好端过去呢。”

    正在这时候,徐氏身边的玉燕又过来,脆生生的吩咐着,如今正是吃杨梅的时候,那道雪山胭脂正是杨梅拧出汁子加牛乳熬了再跟冰沙混在一起。

    说来简单,却费时费力。

    “晓得,你出去吧,我还要做姑娘想吃的蒿子。”

    马婆子不耐烦的挥挥手,这几日她下死手查了那日吃食,算来算去只有那位姨娘那里有问题,正心烦着,偏偏这时候又来这么个麻烦事。

    她心里万般不愿意。

    却只能忍耐下来,心里却看不起玉燕打扮的妖里妖气,只等着抓到狐狸尾巴就要发作。

    玉燕浑然不知马婆子的心思,目光只是扫过在厨房里还没来得及离开的素鸳,眼底嘲讽笑意浓重不少。

    听闻那位大姑娘如今被两个老奴辖制的死死的,如今一看果不其然,不过是吃个东西,也要打发大丫鬟过来赔笑。

    玉燕对自己主子日后的好日子,越发期待了。

    素鸳对玉燕的视线却像是没察觉一样,径直走出厨房,连脸色都不改,她的视线在院子里还没来得及离开的婆子里扫过一圈,紧接着满脸笑容的凑过去。

    ……

    “事情都办清楚了?”

    等到素鸳带着蒿子回到如意院的时候,陈意浓已经从素秋那份饭里拿了半份吃下去,她看见素鸳脸上那点笑,心里大概揣测到些许。

    “成了,马婆子原先做人就轻狂,如今得了您给的脸面越发没了界限,管水的龚婆子,管瓷器的冯婆子等等都跟她不对付。”

    素鸳兴冲冲的,直到这时候脸上才露出点真心的笑容来,素秋怕这妮子呛着,亲手给倒了茶。

    “说来,夫人那只煎药用的罐子还是冯婆子送进来的,她说那批东西原先都是被老夫人掌过眼的。”

    素鸳歇了口气,才说出线索来,陈意浓指尖轻轻敲击桌面,示意素鸳继续说:“夫人出事那天,厨房里的婆子们都知道,只有徐姨娘身边那个玉燕进出过,但是徐姨娘那头没有大夫走动过。”

    “连进进出出的药材也没多出什么,可马婆子最近就逮着徐姨娘不放,看玉燕也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

    她一气儿说了不少话,渴的不行,又灌了水,陈意浓却大概能知道是谁,除却自己那位祖母,再无旁人。

    但那批东西说到底已经进府不少时日,最重要的是在冯婆子嘴里也只是在自己祖母跟前过了眼。

    耍的时候什么也没有,而且如今是周氏管家,陈意浓知道有石家的事情在,周氏就不敢不尽心尽力,但倘若被周氏查到跟陈老夫人有关。

    做媳妇的如何也不会得罪婆婆,周氏又是个聪明人,到时候必定要拿人顶缸。

    陈意浓咬着嘴唇陷入沉思,徐氏的丫鬟无端惹了一身腥,到时候必定会被拖出来的,只是这把火怎样烧到徐氏身上。

    这才是她要做的事情,最好的结果是要把徐氏肚子里那个孩子趁机处理掉,倘若做不到,也就只能看看从陈意拂下手。

    “你们想法子让冯婆子说的话给婶婶知道,到时候她不得不查,素秋,这事儿你也透点风声给徐氏,就告诉她,倘若不花点心思,她是要吃苦头的。”

    素秋应下,也不多问,只管做,至于素鸳,则是十分心大的将那碟蒿子吃了个干干净净。

    “婶婶、婶婶……”

    约莫陈意浓收到消息第三天,她就又领着人到了周氏院子里,周氏先前收到消息的时候就开始查,她虽然才回京都,可陈家院子里人心浮动。

    只要愿意砸银子,没有什么探不出来的话,也正因如此,那些草灰蛇线在周氏这里就极为轻易的指向陈老夫人。

    周氏因此犯了难,长房婆媳不和也不是一两天,她不信那位谭嬷嬷得知这个消息后会善罢甘休,可如今长房没个能做主的。

    闹腾起来还是得她这个管家娘子出头,因此周氏真真假假闹了几天头痛,可这会儿听见陈意浓过来,周氏是真的头疼起来了。

    “婶婶头疼,这才没好好招待你,浓姐儿,你这是怎么了?哭的这般可怜?”

    周氏原以为陈意浓是要来闹的,谁知道才进门就看她那张粉白小脸哭的梨花带雨,不由得先吃一惊。

    但周氏自以为已经晓得陈意浓底细,此刻看她如此不顶用,也只当时谭嬷嬷拿不出主意,这小娘子慌了神。

    “婶婶,我听说我娘亲身子不舒服,是徐姨娘做的事?我心里没个主意,来问问您,倘若平日里,我必定要处置她,可现如今……”

    陈意浓欲语还休,开口娇怯,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看起来恨徐氏恨得巴不得扒皮抽筋,却又担心伤了徐氏骨肉的模样。

    周氏心头一跳,她心里有数。如今长房子嗣单薄,徐氏肚子里是个男婴,倘若生下来是要继承家业的。

    但若是没了那个孩子,日后这些东西都是二房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