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绿茶嫁到:表妹这厢有礼了 > 第三十一章 来者是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日里的天越发燥热,雨水一场场的下,汛期如约而至,徐氏的产期也逐渐临近,几日连绵夏雨后。

    京都迎来晴天,与此同时,原先在外做官的陈家二房三房也随之而来,并非是进京叙职,而是双双升迁。

    “姑娘,三房四房大娘子到了。”

    这天素秋素鸳两个伺候着陈意浓起身梳妆,因着是要见三四房长辈,如今她又掌着大部分中馈的缘故。

    就穿着身正红洒金双色穿花百蝶绉纱裙,梳着缕鹿髻,戴一顶赤金八宝珍珠冠,打扮的珠光宝气,姿容艳美。

    收拾齐整后陈意浓领着人穿过府中小径到陈老夫人居所,才打起水墨湘妃珠帘,里头珠围翠拥,脂香粉艳,莺莺燕燕簇拥着陈老夫人。

    陈意浓粗粗掠过一眼,进屋问安道:“给祖母请安。”

    “意浓见过二婶婶,三婶婶,见过意迟姐姐、意姒姐姐。”

    周遭顿时安静片刻,尤其是方才还拉着陈意拂的手亲亲热热说着话的二房周氏、三房姚氏,更是脸色略略僵硬。

    原先在京都外,未曾听说这侄女出落的如此风姿。

    “意浓,好久未见,你出落的越发漂亮,倒让我跟姒姐儿自惭形秽了!”

    今日穿石榴红遍地锦高腰纱织裙的陈意迟亲亲热热上来握陈意浓的手,那双生的妩媚的丹凤眼浮现出几不可见的嫉妒。

    陈家几姊妹年龄相仿,原先在京都时,这小妮子是长房嫡出的娘子,待遇已然不差,沈家银两又流水似的送进来,更是养的她皮娇肉嫩,如今听闻伯父娶了外室,还以为这妮子要落魄。

    谁知几年不见,竟越发容貌出挑了!

    “迟姐姐说笑,听闻姐姐定了周侍郎家的嫡子,日后可是要做宗妇,意浓在此先恭喜姐姐了。”

    陈意浓笑着反握住陈意迟的手,跟着坐在她身侧椅子上,听陈意浓提及亲事,陈意迟脸上浮现出得意笑容。

    周家是自己舅舅家,舅舅很快又要升迁做尚书,表哥去年在翰林院领职熬资历,日后说不定是要登阁拜相的人才。

    她陈意浓嫁的那位沈家郎君,商户出身,今年科举又推迟,如何能跟自己亲事比呢?

    “那意浓先恭喜姐姐,素秋,把那对镶嵌红宝的镂空玉兰金耳坠拿来给迟姐姐,聊表谢意。”

    陈意浓表情不变的让素秋捧来一对儿做工精致的耳坠当众交给陈意迟,陈意姒方才还作淑女姿态,只听她们谈话却不插嘴。

    这会儿却也忍不住去看那对坠子。

    只见那双耳坠份量扎实不说,雕工更是精致,三房的姚氏母女陡然就艳羡起来。

    陈家式微,外放做官比不上京官富裕不说,更是没有沈家那等身家,这种好物件,二房与三房,都是几年未见。

    财帛动人心,见陈意浓年纪轻轻就能拿出这等贵重东西,周氏跟姚氏都动了心思。

    先是周氏温和笑道:“听闻嫂嫂如今身子不爽,中馈如今都是意浓管着?倒也辛苦浓姐儿,明年沈郎君高中也该出嫁,如今正是好好准备嫁妆的时候。”

    见自家嫂嫂开口讨要管家权,姚氏也不甘落后敲起边鼓。

    “你二婶婶说的不错,虽说沈家疼你,可出嫁绣的物件可是自己的心,我与你二婶子都疼你,如今管家辛苦,倘若有什么辛苦的,只管交由我们处理就是。”

    陈意浓吃着茶,眼皮子抬也不抬,心下却冷笑不已。

    上辈子陈老夫人推辞沈家婚事固然是她嫁与陆舟缘由之一,可催着自己同陆舟两情相悦的,可少不了这两位婶娘同她们所出女儿的推波助澜。

    若非如此,陆舟如何能往彼时还待字闺中、才退婚的小娘子手里送东西?

    如今她们还惦记着掺杂沈家银两的中馈?

    休想。

    “二位婶娘来者是客,意浓同娘亲是万不敢辛苦您二位的,至于待嫁之事,外祖母同我说,一应物件沈家出,并不费咱们陈家一针一线。”

    她仰起脸,甜甜笑着,那张在脂粉下显得千娇百媚的脸蛋此刻格外动人,宝冠生辉映着眼波,越发令人羡慕。

    “意浓,怎么跟你二位婶娘说话?说到底她们也是陈家人,你娘亲身子不爽,按规矩,是该交付给你婶子掌管的。”

    正此时,陈老夫人发话,陈意浓亦不惊慌:“并非意浓不愿相信婶婶们的本事,只是如今徐姨娘生产在即,一应事项繁杂不便交接,迟姐姐的婚事又要安排,意浓想着……”

    “不若各忙各的,如今叔叔们也有官职在身,皇恩浩荡亦是赏赐宅子下来,中馈支出总不好混在一块儿的。”

    周氏姚氏一听就有些发急,听着这小侄女的意思是要分家,自家主君两袖清风,京都又是个销金窟,若是不抓紧长房。

    怕是连打点的钱都拿不出!

    “都是一家人,哪有那么回事?”

    周氏素来有主意,便先开了口,陈意拂是不放心让陈意浓来处理自己母亲生产的事情的,此刻见周氏出头,便期待不已。

    “倘若你怕一时间交接不清楚,那也容易,到时候等你姨娘生产了,再做交接,如何?”

    陈意拂很快失落下来,陈意浓见周氏如此,也知道见好就收,更何况她今日志不在此:“婶娘说的也是好的,意浓本也不愿为难自己,更何况前一段日子瑞王殿下救了拂姐姐……”

    “意浓想着是要举办宴会答谢殿下的,可意浓实在难以处理,到时候还要倚仗婶婶。”

    这番话给周氏姚氏戴了高帽子,又轻飘飘的把陈意拂丢进油锅里头。

    陈意迟跟陈意姒的目光都落在陈意拂身上,她们父亲亲近瑞王,虽不是很明晰的事,却也能看出端倪,陈意迟有婚约在身尚好。

    还未订婚的陈意姒,在入京之前可是得了姚氏嘱咐,说她日后是要嫁进瑞王府的命,如今却被个长房的庶女先摘桃子,这让陈意姒如何不惊不怒?

    一时间,陈意拂只觉得如坐针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