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灭门后,我嫁给了敌国摄政王 > 第二十一章 闲散王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也不知夏侯循哪根筋不对,一早起来便让自己陪他下棋。

    凤瑾瑜心不在焉的托腮打着哈欠,待夏侯循落下一子,自己才拿起玉棋子落下。

    “想不到你的棋艺挺不错,看似无心却存了一招一式。谁教的,改日得空,本王得亲自会会这位智者。”

    夏侯循的询问惹得凤瑾瑜身形一僵,又恢复如常。

    “我外祖父,他平生并无其它爱好,却是个棋痴。王爷若真想请教,只怕得先自我了结。”

    夏侯循蹙眉。

    “说来,本王有幸同凤老将军有过一次交手,老将军久经沙场用兵如神,一战下来本王也是勉强抵抗。”

    “王爷是有多闲,竟同我这个敌国余孽在这里谈论旧事。”

    “本王眼下已似落毛凤凰,难得闲散,随便聊聊。”

    凤瑾瑜心生无语。

    这男人是变戏法的吗?之前恨不得寻到一丝错处便立刻杀了自己。现在可好,拉着自己下了一早上的棋不说,还有心情高谈阔论。莫不是削权一事让他深受打击,在死要面子强撑情绪?

    “既然王爷说是闲聊,那奴婢可否问个问题?”

    “说。”

    凤瑾瑜思量片刻:“虽说太高太后尚在,可太后身为长嫂,眼见皇弟年岁渐长,为何不上心替王爷寻一位世家小姐赐婚?”

    “朝中官宦大多都有各自立场,女儿家的娶嫁自是同家族利益挂钩。林潇云并非无知妇人,又怎会给自己找麻烦。”

    夏侯循竟直呼当朝太后名讳,看来两人的关系并不和睦。

    凤瑾瑜正思量着,夏侯循出声打断。

    “况且……”

    “什么?”

    “况且本王可怕极了,她们都似你这般彪悍!”似是而非的话惹得凤瑾瑜故作轻咳,移开视线。

    况青正好面露焦急的走进来,打破了两人的尴尬。

    “启禀王爷,库房突然失火,幸好被金瑶郡主发现,否则损失不可估量!”

    “喏,不彪悍的来了!”

    凤瑾瑜的揶揄惹得夏侯循轻笑。况青听来却一脸茫然。

    “上次你纵容沈青瑶踏足长卿苑,还不随本王前去将功补过。”

    这男人原来这般喜欢端着?自己果然识人不清!想想也是,但凡会为自己多做思量,也不用沦落到这步田地。

    凤瑾瑜无奈自己的眼光。倒也不做推辞,起身随夏侯循前去。

    况青看在眼里愈发糊涂,不知这两人是什么情况。

    ……

    刚来到库房外,两人一眼便瞧见丫鬟围聚下,小脸染灰轻咳不止的沈青瑶。

    “王爷你可来了,这库房不知怎得突然起了大火。小女惦记库房里,唯恐王爷的种种珍藏有损,便顾不得规矩冲了进去,愚笨之下竟忘了喊人帮忙!”

    凤瑾瑜听来很想笑。

    这番话是个傻子都能听出,沈青瑶是想表示,自己为了夏侯循有多不畏生死。

    只是这位郡主似乎不太聪明的样子。

    火势不算大,且已被府中侍卫扑灭。可沈青瑶浑身全无烟熏火燎,且十指干净,倒是身边的婢女俗云两手污浊。

    “来人,送郡主回去歇着,再请太医前来瞧瞧。”

    “咳咳,不用了,小女并无大概,趁着眼下天气不错,我们还是赶快清点下库房,看看有何损失,也好及时寻来工匠做修补。”沈青瑶出声拒绝,一番安排仿若王府女主人。一旁况青看得心生不悦,却不能言语一二。

    “金瑶郡主身为北辽才女,想必见识不浅,自是对各种金银玉器稍有心得。王爷,就让郡主留下,同奴婢等一块儿清点吧。”

    凤瑾瑜刻意说来,果然瞧见夏侯循冲自己吹胡子瞪眼。强忍笑意扬眉挑衅,夏侯循无奈只好沉默应下。

    一直整理到晚膳前,才全部清点完毕。

    沈青瑶更是从未如此受过累,浑身早已酸疼。正欲出声邀功,却眼瞧着夏侯循转身离去,气得她抬脚把怒火撒在素云身上。

    ……

    用过晚膳,凤瑾瑜闲来无事坐在椅子上翻看记档,这才发现夏侯循居然是个闷声财主。

    库房珍宝虽无堆积成山,却每一件都是大师手笔,且是独一份儿。有的还是邻国宝贝,更有甚者,还需以特俗方式保存。

    看不出夏侯循这样不修边幅的粗糙男人,竟有这般文雅爱好。

    “王爷,属下带人再次清点过了,并无错漏。只是,那枚簪子被金瑶郡主一眼看中,此刻正跪在长卿苑外,求王爷将簪子赐予她,以作灭火功劳。”况青进屋回禀,案前在看小札的夏侯循视线未移。

    “贼喊捉贼,还敢同本王讨赏!告诉沈青瑶,她若有能耐找出纵火者,本王便赏她万金。”

    “什么样的簪子,竟让一国郡主任性跪求?”

    凤瑾瑜疑惑出声,旷青见夏侯循并不接茬,这才将手中纯金打造的盒子递去。

    缀满珍珠宝石的金盒已叫人眼前一亮。打开来,里面放置的簪子让凤瑾瑜凝眉拿出细看。

    平日所见发簪多是制作相似。可眼前这枚,镂空凤凰金丝勾错,就连羽毛都是流苏坠尾。这般彰显身份的发簪,加上制作者手艺高超,难怪沈青瑶一眼相中。

    可是……

    “你若喜欢,本王送你便是。”

    凤瑾瑜的思绪被夏侯循打断,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夏侯循一直在看着自己。

    “不用了,奴婢只是觉得此乃凡品,心生感叹罢了。”

    夏侯循放下小札,起身向凤瑾瑜走来。

    “这发簪确实价值连城。”

    “王爷为何会有女子之物?”

    凤瑾瑜疑虑出声,夏侯循却会错了意。

    “这不是本王的东西,也并非仰慕者所赠。这是母后给我的,这些年来一直放在库房蒙尘,今日若不是沈青瑶刻意纵火,本王也想不起库房里还有如此稀罕之物。”

    “原来是这样。”

    “真不喜欢?”

    凤瑾瑜神情干净的摇头。

    “这等凡品,还是留着日后给王爷的心仪女子吧。婢女还没那般贪念。再者,金瑶郡主为了引王爷出长卿苑一见,都敢在循王府纵火。来日得知簪子竟在奴婢这,郡主能当场超度了我!”

    夏侯循笑骂:“不知好歹。”

    见凤瑾瑜确实不惦记半分,夏侯循只好让况青将此物另寻地方放好,顺便回绝了沈青瑶的跪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