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灭门后,我嫁给了敌国摄政王 > 第二十章 打死你我也不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凤瑾瑜端上热茶。案前的夏侯循故作认真,视线却悄悄看去,一脸浓密的络腮胡仿若个睿者。

    “咳,兵符可有人上门来取?”

    “奴婢不知。”

    “昨日前来的大监可有口信传来?”

    “奴婢不知。”

    “况青呢?”

    “奴婢不知。”

    “凤瑾瑜!”

    微怒的轻斥让凤瑾瑜终于看去。

    “王爷,素月今日在小厨房当值,倘若有特别想吃的饭菜,王爷吩咐一声便是。”

    夏侯循气得想立刻掐死眼前这个伶牙俐齿的小女子,可思量来却生出无奈。她若真死了,日后可就没谁再同自己作对。

    不得不说,夏侯循虽年近三十,却也偶有仿若少年心性。

    红翘正好走进来,直接禀明来意。

    “王爷,漠西王来了,此刻正在上厅饮茶。”

    “来得可真够快的!”

    夏侯循淡笑说来,凤瑾瑜却拧眉看去。

    “王爷刚被卸去兵权,漠西王便不等通传擅闯循王府,看来在漠西王这个莽夫眼里,王爷连个落魄书生都不如。”

    “瞧你并不担心受本王所累,随本王去会会这位漠西王如何?”

    凤瑾瑜一时来了兴趣,先行起身整理裙摆,这才挑眉示意夏侯循走人。

    ……

    凤瑾瑜不疾不徐随夏侯循步入上厅。

    等得不耐烦的漠西王见夏侯循终于出现,竟不顾身份尊卑,坐在椅子上随意拱拳。

    “见过循王。”

    夏侯循入座,这才看向年近四十皮肤坳黑的男人。

    “漠西王特意前来,所为何事。”

    “本王亲自前来,是为取走兵符和军中印鉴,还请王爷行个方便。”

    “此话从何说起。兵符需先上呈太后定夺,再由太后决定由谁接手。至于军中印鉴,也得由兵部侍郎送来交接文书,本王签字盖印,方能交与你。”

    漠西王一听,面露凶光嘲讽出声。

    “夏侯循,别以为你是皇室王爷就有恃无恐,现在可是太后要削你兵权,将你彻底困死在这易水城。我敬你一声王爷,你可别不知好歹!”

    凤瑾瑜见夏侯循对如此挑衅竟不加理会,思量这男人想来留着漠西王还有用,索性大方行至厅中。

    “漠西王此话差也。”

    “你算什么东西!”

    “奴婢自是不敢同漠西王如此身份的东西作比较。”

    “你!”

    “奴婢只是想告诉漠西王,循王自愿交出兵权,并非为来日做困兽之斗。只是循王正好累了,卸下所有歇歇也属正常。但旁人若想趁此登门折辱,来日就别怨王爷存了心思以此发难。”

    “哪来的疯婆子,敢同本王无理!”

    说着,漠西王握拳便挥向凤瑾瑜。

    凤瑾瑜侧身躲过,夏侯循抬手拦下。两人配合默契,看得一侧的红翘况青暗惊。

    “夏侯循,你竟为了一个贱婢同我发难!”

    夏侯循面露凶光:“她是本王的女人,你羞辱她便是羞辱本王。”传入耳的话惹得凤瑾瑜心生不悦。可瞧夏侯循说来却无半分心虚,果真厚颜无耻!

    “你!你先松开我。”

    也不知夏侯循用了几分力,漠西王竟痛得龇牙咧嘴。

    见夏侯循不打算松手,凤瑾瑜索性主动给两人台阶,上前向漠西王施礼。

    “循王喜好安静,下次漠西王若再登门做客,还请先行等候通报。毕竟况侍卫虽忠心不二,却脑子不灵光。瞧不出漠西王华服加身之余,万一再辨识不清,将漠西王认作暴徒乱箭射杀,那可真是万般无奈。”

    凤瑾瑜字字珠玑听得况青傻眼。

    万万没想到,往日看似凄苦无比的落难小姐,竟是这般伶牙俐齿。

    “你这溅……!哎哟疼疼疼。”

    夏侯循刻意发力,漠西王立刻鬼哭狼嚎,许久才作势求饶。

    ……

    见况青红翘送走漠西王,好戏散场,凤瑾瑜正要走,手腕却突然被神情肃目的夏侯循扣住。

    “凤瑾瑜,这可是你自愿同本网绑在一起!”

    “相互扶持罢了,谁叫你我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再说,离了这循王府,要我命的大有人在。”

    “放心,有本王在,你这小命一时半会儿丢不了。”

    许久,见这登徒子握着不放,凤瑾瑜不悦挣脱却是无用。

    “王爷请自重。”

    “呵呵呵!方才我说起你的身份,怎不见你反驳?眼下倒做起贞洁烈女。”

    “松开!”

    凤瑾瑜微怒。

    夏侯循却心生动容,一把将其拉近,视线未移中气息扫在凤瑾瑜脸上。

    “本王从不信任何人,包括我母后。我身边忠义之士有很对,却无人像你这般不做思量两次为我涉险。凤瑾瑜,哪日若让我知道你欺瞒本王,本王定叫你生不如死!”

    明明满是严词厉色,凤瑾瑜听入耳竟有一丝心跳加快。为阻止情绪波动,凤瑾瑜趁其不备一把推开。

    “喝多了吧?是个女子都那般稀罕你!”

    懒理夏侯循的错愕,凤瑾瑜转身扬长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