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灭门后,我嫁给了敌国摄政王 > 第十四章 不入虎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除夕已至,循王府里外喜气一片。

    经过青花苑,还能听见院内奴婢的讨喜声。红翘看着身边同行的凤瑾瑜,自今日晨起就无半分笑意。

    往年除夕,凤瑾瑜总是第一个向定国公府奉茶的小辈。

    定国公也百般偏心,亲手为凤瑾瑜系在腰迹的福袋,里面总是塞满珍珠,以求这颗珍宝平安顺遂。

    就连傍晚祭祖,定国公身边站着的也并非长子嫡孙,而是凤瑾瑜。

    红翘思量间出声宽慰:“许嬷嬷托素月递话,说浣衣院后面有一处废居,小姐若有需要,入夜可前去。”

    凤瑾瑜停下脚步情绪低落:“也好。”

    ……

    夜幕降临,各院婢女小厮领过赏后,便三五而聚用着丰富的饭菜。

    凤瑾瑜手提竹篮,在红翘掌灯引路下,步入荒废许久的小院。沉默不语收拾干净一块地方,这才拿出香烛点燃插在地上。

    “咚”

    凤瑾瑜毫无预兆伏地磕头,吓得一侧焚烧冥纸的红翘轻呼。

    “小姐!”

    凤瑾瑜眼角有泪滑落。

    “瑾瑜有愧,无颜面对凤氏冤魂。瑾瑜逃时未能祭上一炉清香,唯有在此荒芜处,告慰凤氏满门。瑾瑜发誓!有朝一日,定会为凤家沉冤昭雪,让凤家牌位光明正大供奉在定国公府!”

    “小姐别再自责,定国公若知道你如此,九泉之下也不得安生。”

    凤瑾瑜苦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自作孽罢了!只是可惜了凤家无数忠烈。”

    话音刚落,上空有烟花瞬间绽放,百紫千红渲染着二人的脸。

    “灭族之恨!只待元宵结束,定让一切开始上演。”

    凤瑾瑜似说予自己,擦干净眼泪这才起身。

    两人走出浣衣院几步,就被一支护卫擒住。领头人神色肃穆冷言出声。

    “近日城中有细作出现,王爷有令,将这几日出入王府者全部带去长卿苑问话。”

    红翘和凤瑾瑜心中一沉,果然,成了夏侯循眼里的蝉。

    ……

    长卿苑院内,素月已经跪在那。

    檐下,不知何时回府的夏侯循端坐居中,面无表情把玩着手里的玉扳指。

    “奴婢见过王爷。”

    两人的异口同声并没引得夏侯循去看,一侧的况青却面露凶光。

    “昨夜易水城的大牢里,有一批南幽俘虏被劫,至今下落不明。”

    “王爷在怀疑我?”

    “凤姑娘无需动怒,王爷确实有理由怀疑你。因为那些俘虏中,有位将军还是南幽定国公的得意门生。你前两日确实无故出府,昨夜人就被劫失踪,天下怎会有如此巧合?”

    “我说没做也不知情,王爷可信?”

    夏侯循终于看去:“有人瞧见你出府前,同你的两位婢女暗中商议许久,还利用辨识不清的许心茹作掩护。”素月红翘暗叫不好。

    “王爷明鉴,奴婢是私自随许嬷嬷出府,但并非有所企图。”

    “奴婢也可作证,我家小姐从无针对王爷之心。”

    “是是是,请王爷明鉴!”

    听三人统一口径,夏侯循面露嘲讽。

    “你二人倒是忠心,既然都不怕死,那本王这次就另寻法子。”

    况青听来,立刻让人抬上大缸,待小厮往缸里灌满井水。

    “来人,将凤瑾瑜绑了扔进去,直到这两丫头肯说实话为止。”

    “王爷饶命!这天寒地冻我家小姐会死的!”

    素月吓得不轻伏地咚咚磕头,红翘更是难掩恨意紧盯夏侯循。

    眼见凤瑾瑜全无挣扎任由自己被扔进水缸,红翘想起之前凤瑾瑜的吩咐,生生压下满心怒火,同素月一起跪地求饶。

    寒风吹来,凤瑾瑜冷得直哆嗦,脸颊通红不多时就被一层冰霜侵染。

    这个天杀的夏侯循,不费一兵一卒,就想出这般折磨人的法子,从前真是小瞧了他的戾气。

    凤瑾瑜思量自己已挨了一柱香的功夫,以自己眼下这体质,只怕再抗半盏茶,便会支撑不住落入缸内。

    “王爷!我家小姐真的是无辜的……”素月的求饶声已经嗓音沙哑,却依旧不肯放弃。

    “让开让开!谁敢拦我……”

    一道声音随着急促的脚步闯进长卿苑。来人竟是许心茹。

    凤瑾瑜冻得脸色煞白浑身僵硬,已无法回头去看。许心茹瞧着凤瑾瑜的惨状,不顾尊卑直言来意。

    “王爷想必很清楚凤姑娘的来历。她是托人说要随我出府,可她并没去别的地方,只是去了慈心斋。慈心斋是我们北辽人所设,扎根易水城十数年,王爷若有疑心,大可先彻查慈心斋,再来为难这个可怜的丫头!”

    “心茹,王爷面前不得放肆。”

    况青的轻斥并没让许心茹惧怕半分。

    “王爷为了解开自己的疑心竟如此折磨一个姑娘,难道是君子所为?”

    见夏侯循仍旧不信,许心茹似做无奈跪地作势:“奴婢以性命担保,凤丫头确实只去了慈心斋,她族人被灭已经够可怜了,至今心愿只是为亡者祭上一炉清香。是我让她去的慈心斋,王爷难道连此孝心都不愿成全!”

    凤瑾瑜很想出声,阻止许心茹别受自己所累,可意识愈发昏沉,终是无力被水没过头顶。

    “小姐!”

    红翘惊呼中夏侯循面色一沉猛然起身。

    阔步走近用手肘撞破缸壁,伴着冰渣的井水涌出。夏侯循不做耽搁,一把抱起气息微弱的凤瑾瑜便直接回房。

    “快去叫御医!”况青急促吩咐,小厮这才赶忙去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