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灭门后,我嫁给了敌国摄政王 > 第十章 果真无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凤瑾瑜两手空空迈进夏侯循房中。

    正欲出声,询问窗边在饮茶看书的夏侯循。

    疑虑却随着塌前放置在地的被褥,生生卡在嗓子眼儿。

    “王爷,偌大长卿苑,竟这般缺了奴婢的屋子?”

    “让你挨着本王睡在地上,已是三生有幸。这等待遇若换做旁人,早已喜不自持,你还挑三拣四。莫不还思量着以通房丫头的便捷,觊觎本王妃位?”

    凤瑾瑜无语。

    做个通房丫头都举步艰难,倘若真身居妃位岂不刀斧加身?

    再者不都说夏侯循清心寡欲,想不到竟这般自恋。还三生有幸!他把自己当香饽饽呢?

    “奴婢只是觉得,奴婢可以睡在屋外走廊。”

    夏侯循听来头都没抬:“做戏就做全套,无须那般拘着。”

    “是。”凤瑾瑜带着情绪应下,夏侯循这才放下小札抬头看去。

    “过来。”

    凤瑾瑜走近,夏侯循将笔润满墨汁递上。

    “写几个字我瞧瞧。”

    “写什么?”

    “随便。”

    凤瑾瑜坐在一侧执笔刚写出俩字,手背便不轻不重挨了戒尺。

    “嘶!王爷不是说随便奴婢写吗。”

    “以后你但凡所书,须依照本王笔迹。”

    夏侯循无视凤瑾瑜的埋怨,往桌上摊开自己的随笔。

    凤瑾瑜一看故作不安:“奴婢自幼已养成习惯,能字迹娟秀已属欣慰,王爷却让奴婢生生换种笔风,奴婢愚钝难教,只怕……”

    “本王并非同你商议,也不是等你应允,你只需记得,你是循王府的奴婢。”

    夏侯循言辞犀利,凤瑾瑜在心中长吁安抚自己。

    能想到这招,这位广凛王在边关多年倒没待成傻子。

    如此一来,自己想伪造通关文书的法子便被生生掐断。笔迹相似下,旁人虽难以分辨,但夏侯循却能一眼看出真伪。届时不是摆明告诉夏侯循,自己自入府便居心不良?

    正思量,况青手持一物走进来。

    恭敬的向夏侯循行过礼,这才视线移向凤瑾瑜。

    “签上你的名字后,你便是王爷的人了。”

    “谁是他(本王)的人!”

    两人情绪下的异口同声逗笑况青:“属下的意思只是,噗……!”

    察觉到同时向自己投来的怒视,况青强忍笑意咬牙出声。

    “那个,属下只是想提醒凤二小姐,这是为奴文书,签了它,日后你便可凭此腰牌在府中随意走动。”

    “哪来什么凤二小姐。既已为奴,日后直呼其名便是。”

    夏侯循的补刀,生生让凤瑾瑜伸出去接腰牌的手僵在半空。满心怀疑,这主仆两分明是为了奚落自己,故意在这唱双簧。

    可况青却仿若局外人,心生绯腹。

    就算为奴,也是第一个被爷选为通房丫头的女子。日后如何,是否得以扶摇直上都未可知。倘若眼下便将人给得罪个干净,来日枕头风便能叫自己丢了官职。

    凤瑾瑜无心理会眼前二人的真实想法,接过腰牌便故作谦卑告退。

    ……

    见凤瑾瑜走远,况青疑虑出声。

    “爷为何让凤瑾瑜临摹你的笔记?如此到底兹事体大。”

    夏侯循听来并无顾虑:“这得感谢前两日凤瑾瑜的诡辩提醒了我。真亦假时假亦真,唯有让她的言行同我一至,就算她果真满心诡计,日后行事也手脚受限。”

    “王爷远见,可王爷为何还赐她腰牌,这府中腰牌,向来只有一等婢女才可得到。”

    “快过年了。”

    答非所问的话让况青眉头微促,许久,猛然顿悟抬手拍额。

    “属下竟忘了,年关期间各关隘把守松懈。凤瑾瑜若不甘愿留下,定会凭借腰牌逃出王府。”

    “那你还站在这。”

    听出夏侯循的情绪,况青这才收敛身心。

    “王爷放心,属下从这刻起,会在暗处探明凤瑾瑜的真正目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