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灭门后,我嫁给了敌国摄政王 > 第七章 假亦真时真亦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微亮,跪了一夜的凤瑾瑜缓缓起身,整理着早已冰凉的床榻,手未停歇却心生思量。

    该如何寻个由头光明正大出府一趟。

    年关将至,贺兰时定会召诸侯将军回京共聚佳节。届时,各关隘把守松懈,自己也好提前做准备接应旧部。

    “咚咚咚!”

    突然传来的敲门声惊得凤瑾瑜生出戒备。

    “谁?”

    “哟,这一朝翻身得势,语气都变了!不过你这婢女委实不走运,得罪谁不好,偏得罪金瑶郡主。出来吧!王爷正在上厅等着你问话。”这般嘲讽,凤瑾瑜不用亲眼所见也知来人是谁。

    “吱呀!”凤瑾瑜起身打开门,屋外在等的确实是崔玉兰。

    “别磨蹭了,过了今日,这屋你怕是再没命踏入。”无视崔玉兰的刻薄,凤瑾瑜越过她扬长而去。

    凤瑾瑜脚步从容的走进上厅,忽略一脸得意的沈青瑶,这才察觉端坐居中的夏侯循神色凌厉。

    “奴婢见过王爷,郡主。”

    凤瑾瑜刚屈膝施礼,就瞧见沈青瑶迫不及待的站起身:“王爷,小女平日虽任性刁蛮,但今日多番求得王爷一见,只为揭发凤家余孽的诡计!”

    “喔?”

    见夏侯循全无好奇,沈青瑶面露恼羞直指凤瑾瑜:“她,眼前这个女子根本就不是凤瑾瑜,而是王爷的仇人,凤岚!”

    凤瑾瑜见夏侯循眉头微皱,立时明白为何崔玉兰会那般说起。

    “王爷明鉴!众所周知我与长姐容貌一致,此乃事实并非障眼法。郡主红口白牙颠倒是非,是存心置奴婢于死地。”

    见凤瑾瑜神情激动,沈青瑶视若无睹直接看向俗云。

    不多时,两个女子身形被小厮拖进上厅,将其扔在地上。

    凤瑾瑜侧身看去,顿时心生恨意。

    被拖上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素月和红翘。两人模样狼狈且饱受刑罚加身,不用细想也知来时遭遇了何种非人折磨。

    “王爷有何疑心大可冲我来,为何如此对待素月红翘?”凤瑾瑜动怒不已,夏侯循却沉默相看。

    沈青瑶见状愈发得意:“继续用刑!”

    几个家丁立刻持棍进来,向地上意识昏沉的两人乱棍打去。

    “说!你凤家这位大小姐放着好好的南幽皇后不当,更名换姓来到循王府,是否意图再次对王爷不利?”

    沈青瑶的厉喝并没得到任何回应。

    素月身子骨差,痛入骨髓低声呜咽却不吐一字。

    红翘嘴角不停涌出血迹,趴在地上指尖紧抠地砖,神情倔强间却向凤瑾瑜传递去一个信息。忍!否则奴婢等今日白死。

    凤瑾瑜深知夏侯循纵着沈青瑶如此,无非是依旧疑心自己。索性将突破口放在沈青瑶身上,强忍眼泪站起身。

    “郡主不惜用此手段逼我身边丫头坦白,屈打成招便是事实?”

    “她们皆是粗实丫头,不比受过训练的暗卫。倘若用尽刑法还坚称你便是凤瑾瑜,那便有几分可信!”

    凤瑾瑜嗤笑,转身看向上座看似不愿参与的夏侯循。

    “我承认我是凤岚,王爷想拿我如何?”

    夏侯循眼中有情绪闪过,又很快归于平静。

    凤瑾瑜自是看在眼里,继续说道:“杀了我?亦或者拿我去同南幽皇帝谈笔交易。王爷想必很清楚,我长姐若是受眼下奇耻大辱,定会立刻杀了你!断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丫鬟受尽折磨。”

    果然,夏侯循面色一沉,心有思量却仍未不出声。

    见夏侯循信了两分,沈青瑶赶忙反驳。

    “世人皆知凤瑾瑜自幼足不出户。且不论眼前的你行事无错漏,只怕活着进入北幽州都难!而凤岚却生性骁勇,心思缜密。若你真是凤瑾瑜,当日怎敢贸然随王爷进入循王府?”

    见夏侯循双眼似鹰盯着自己,凤瑾瑜倘然看去。

    “就凭我长姐身为南幽皇后却不能护下凤府满门,就凭贺兰时容不得我这个孤女为凤家百十余口祭奠一炉清香。就凭我安逸十数年却一朝跌落沦为循王府奴仆。就凭南幽皇帝疑心深重来日定会斩草除根。”

    “我已落魄至此,倘若连苟活为奴的资格都没有,那王爷无需看郡主演这出戏,立刻将我诛杀便是!”

    夏侯循听凤瑾瑜点破自己的心思,反倒一时拿不定眼前女子是否假作真时真亦假。

    凤瑾瑜手心有汗,也在心理上同夏侯循博弈,更在赌夏侯循能否输不起。

    她并非怕死,只是可惜了素月红翘为自己陪葬。

    “看来王爷也不喜被旁人牵扯行事,那奴婢等就先行告退。哪日待郡主寻到证据,奴婢定交出性命让王爷卸去心头恨。”

    说罢,凤瑾瑜施礼告退,一左一右驼起伤势加重的红翘素月,咬牙举步维艰带着两人离去。

    红翘到底底子过硬,服过汤药后便已气息渐稳。

    “小姐今天委实不该为了奴婢们冒险,夏侯循并非心慈之辈,就怕他到最后宁可杀错!咳咳咳。”

    凤瑾瑜赶忙帮红翘顺气,却面露愧色:“你们是我在北辽仅有的亲人,就算今日你俩以死证明我的确是凤瑾瑜,来日也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沈青瑶举证。”

    “可是…”

    “我有分寸,夏侯循并非顾忌我到底是谁,不过就是心有不甘。只是沈青瑶今日的所作所为倒是提醒了我,别有了一时的遮风挡雨,就忘了前路艰难。”

    “小姐想做什么?”

    凤瑾瑜面露算计:“沈青瑶竟敢利用夏侯循的疑心向我发难,那我也没必要一再退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