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 第14章 回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文景看到傅姝脸上的疤痕,吃了一惊,原本张氏跟他说了原委,傅姝的举动让他震惊不已,毕竟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聪慧决断的女子。

    “表妹,你脸上的伤?”张文景一脸动容,露出关切的眼神。

    傅姝含笑道:“已经无大碍。表哥近日可好?”

    从那日她去沈府就未见过张文景,而对外也是称病,不便打扰,所以府中除了张氏和傅太傅无人前来打扰她的休养。

    张文景目光复杂,“表妹,姑母把所有的事情都跟我说了,以后千万不能再做这样的傻事,不然的话,如何让姑母和姑丈安心?”

    傅姝点头,“表哥放心,姝儿知道,只是此事紧急,我也不顾得那么多了,以后定然不会如此。”

    张氏把这么紧要的事情告诉张文景,那自然有对方的盘算,也是可以信任之人。

    “这样就好。表妹脸上的疤莫要担心,表哥会去找最好的药膏给你,一定能恢复如初。”

    女子爱美,何况傅姝的容貌绝世无双,自然不希望有损容貌。

    张文景这样说,无非是希望傅姝不要太过担心难过。

    可惜傅姝并非大家认为的那么注重样貌。

    “表哥,无需如此。我并不在意。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驰,爱弛则恩绝,没了这副容貌,想必诸事稍妥。我自己的身子,自己知晓。与其被容貌所累,还不如毁了,图个自在。”

    “表妹还真是奇女子。”张文景出自内心地赞叹一声,眸中充满了欣赏之意,不觉有些遗憾。如此通透坦荡的女子,却是红颜薄命,可惜可叹,却也无可奈何。

    傅姝抿嘴而笑,眸光熠熠,“什么奇女子?表哥说笑了。”

    傅姝与张文景谈笑间,一个丫鬟走了进来。

    “小姐、表公子。”丫鬟福了福身。

    傅姝抬眸,“翠缕,可是有什么事儿?”

    翠缕是徐妈妈的表侄女,性子活波,不是愚笨之人,为人机灵。张氏怕沁芳阁人多口杂,留翠屏一人伺候又怕伺候不周,便在身边拨了一个可靠的丫鬟来。

    翠缕生了一张讨喜的娃娃脸,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子,傅姝看了就喜欢,多个人陪伴也好,也就应了。

    翠缕看了一眼张文景,眼神犹豫。

    傅姝见此,便知有事。

    张文景又是个极为有眼色之人,看到主仆之间的小动作,含笑道:“今日就不多打扰,表妹好生休息才是。对了,这次我带了祖母特意让人调制的养生丸,就是给表妹路上用。既然时日推迟了,我就借花献佛,还请表妹收下。”

    说完,从怀中取出一小瓷瓶药来。

    傅姝感激地接过,“多谢表哥。祖母这么费心,姝儿感激不已。等过些日子,姝儿与表哥一道回去。”

    趁热打铁,李玄之事应该尽快解决才是,免得多生事端。

    从傅太傅之事可见,这李玄一心搞事业,可此事一过,冷静下来,她忽然觉得从宇文乾口中的话,也未必出自李玄之口。

    毕竟以李玄对原主的感情,根本不会说出此等绝情的话。即便是这个意思,但也只会哄着。

    由此可见,也许是宇文乾自作主张而已。

    难道那封信根本没有到李玄手中?

    但宇文乾的目的显而易见,无非要绝了她与李玄的可能。

    李玄走后,翠缕连忙从怀中取出一封信来。

    傅姝奇怪,问起:“这是谁送来的?”

    翠缕道:“奴婢刚从外头回来,就被一个自称是宇文将军府的人拦住。对方把一封信塞到奴婢手中,说是给小姐的。小姐,你不会真的认识宇文将军吧?”

    傅姝见对方露出惊恐的表情,好笑道:“怎么了?他能吃人不成?”

    身边的翠屏接着道:“小姐可不知,那宇文将军那可是煞神,听说心狠手辣,啖肉饮血,比鬼怪还要吓人。那日奴婢跟宇文将军对上,事后真是吓了一声冷汗。这些日子,一想起,总觉得自己的脖子凉飕飕的,就怕半夜来索自己的命。”

    “就是就是,奴婢还听说他还屠杀了收养他的叔父一家,那鲜血流了一夜,甚是恐怖。”翠缕说道这,终于意识到什么,“你见过宇文将军?”

    翠屏目光一闪,心虚地撇开眼,看向傅姝。小姐说过不跟任何提起此事,她怎么就忘了?

    傅姝回道:“偶然见过。此等人物不见过,如何知道生命的可贵?”

    翠缕点点头,“小姐说得极是。”

    听她们这样一说,傅姝好像意识到自己跟魔鬼打了一回交道,甚是后怕。关键是宇文乾居然这么凶。她几次三番地跟对方斗心思,应该不会惹恼对方吧?

    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脖子也凉飕飕的。

    对了,对方送来的信。

    傅姝深吸一口气,打开了信。

    好在上面没有威胁的话,也没有死亡警告,只是提醒她有没有按他的药方吃药。

    好吧,这些天,她倒是忘了。莫因为这等小事而得罪反派,吃药嘛,有点苦而已。

    “翠屏,去按此方抓药去。”傅姝心一横,从妆奁里取出宇文乾给她的方子。即便是毒药,她也认了。

    何况以对方地位身份,不至于用此等下作的手段害一个不过几年寿命之人。

    以她多年的经验,她没看出宇文乾对她有加害之意,但也没看出对她的爱慕之心。

    翠屏看出是宇文乾给的那张方子,焦急道:“小姐,你真的要如此?这方子……”

    “无碍,试试也无妨。这么多年吃药也不见有效,也许这方子可行也不尽然。再说了,我的脸已毁,旁人还图什么?”

    翠屏面色犹豫,见傅姝这样一说,心中生出几分希冀,便道:“奴婢这就去。”

    傅姝闲下心来坐下,仔细看着上面的字。

    不得不说,这宇文乾虽是行伍出身,但字却是不错。字体刚劲有力,透着一股严肃冰冷之感,犹如他本人一般。

    字如其人,诚不欺我。

    傅姝感叹一声,忽觉得反派能活到最后一集,那自然不好得罪。万一将来她的命够长,傅媚想要对付自己,李玄算了,但这条大腿可抱。

    即便不存其他的心思,也要和对方打好关系才是。

    想通之后,傅姝灵机一动,对着翠缕道:“翠缕,拿笔墨纸砚来!”

    翠缕应声去取。

    傅姝以为自己既然继承了原主的女红,那文墨自然也是如此。

    可当她练了几次,看着上面歪歪扭扭的字迹,才知道自己真是想多了。

    傅姝原本想让人代笔,毕竟给李玄的那封信出自他人之手,免得惹对方怀疑。但宇文乾不同,有些话不便与她人代劳,只能尽力一笔一划地写出个人样来。

    写了约一炷香的时间,傅姝这才写出让自己有几分满意的字来。

    写完感谢信后,傅姝打算装进信封里,可一想原主是才貌双全的女子,那字体自然不错。不过因为原主因身体缘故,很少参见宴会,所以字迹笔墨并未外传。

    为了替原主辩解,辱没了对方的名声,傅姝想了想,还是在末句再加上一句,“因手上有伤,所以字迹难以见人,莫要见怪。”

    即便受伤了,还要自己写,可见她的诚心了吧?

    傅姝嘴角一弯,眸中含着狡黠之色。

    妥当之后,傅姝才让翠缕偷偷地送去宇文府。

    只是这身子还真不中用,傅姝做完一切后,觉得体力不支,便回到床上缓缓睡下。

    心有余力不足,好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