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 第8章 混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里面激烈的争吵,众人连忙跑了进去。

    一眼便看到傅姝躺在地上,面色苍白,左手上流着血,都吓了一大跳。

    “小姐!你怎么了?”翠屏惊呼出声,连忙跑过去搀扶。忽然见傅姝白皙无暇的脸上多了一丝伤痕,吓得心惊肉跳,声音尖利,“小姐!你的脸!”

    翠屏气急败坏地看着沈明月。

    沈明月一惊,俏脸越发苍白,“不是我!是她自己弄伤的,想要嫁祸我!”

    “胡说八道!小姐怎么会伤害自己?定然是你嫉妒我家小姐,故意毁我家小姐的容!”翠屏的眼神怨恨,恨不得上前咬上一口。

    傅姝拉着翠屏的手,语气虚弱,“我没事。都是我不小心而已。”

    沈明月一时慌了神,赶紧附和道:“就是。”

    “是我身体不争气,所以沈小姐只是稍稍推了我一把,我就摔在地上,让剪刀给伤了。若是换成身体康健的未必如此。”傅姝苦笑一声,原本苍白的脸越发显得柔弱可怜。

    沈明月不可置信地瞪着眼,“你怎么可以胡说八道?明明是你硬拽着我不放,我才甩开你。”

    “明月!”带着温愠威严的声音响起。

    傅姝看去,一身官袍,气势威严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口,一双老谋深算的眼眸此时含着怒火。

    他的身后站的人居然是宇文乾。

    他怎么在这?

    宇文乾扫向地上的女子,苍白的面容,手上的血迹看起来格外的刺眼,凤眸一眯,语气漫不经心道:“沈相,傅小姐手上的伤可伤的不轻。沈小姐下手着实让人大开眼界。”

    沈明月连忙辩解道:“不是我,是她自己弄伤的,与我无关。”

    沈相简直是恨铁不成钢,他还真没想到都到这个时候了,沈明月还是安耐不住。

    “还不赶快请大夫来!”沈相沉着脸,语气警告,“你们听着,今日之事不得传扬出去!若是听到什么风言风语,老夫绝对不会轻易地放过!”

    众丫鬟吓得连忙躬身回道:“奴婢知道了。”

    沈相用审视玄目光扫向傅姝,沉声道:“今日之事老夫定然会查一个水落石出。若真是小女所为,老夫绝对不会轻易饶了她。可若是有人想借此打别的主意,老夫不管是谁,都不会善罢甘休!”

    锐利的眼神看得傅姝心中一跳,果然是当朝丞相,气势城府不是一般人能比。

    要是别人会露怯,但傅姝可是在社会上打滚摸爬那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傅姝虚弱一笑,手上的疼痛让她面色更加难看,“丞相大人,您贵为一国之相,想必不会做出包庇女儿之事。您若怀疑我动什么心思,不若到大庭广众之下争辩一二。孰是孰非,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不是?”

    沈相听了,面色阴沉,“你什么意思?”

    傅姝眸色坚定,完全不顾手上的伤势,起身向沈相盈盈一拜,“我爹一向恪守本分,从未做过有违礼法之事。还请丞相替我爹申冤,查明真相,还我爹一个清白。如若不然,傅姝就跪死在这里。”

    说着,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小女子能屈能伸,为了傅家,这点委屈算什么?

    沈相危险地眯起眼眸,神色莫测,“你威胁我?”

    他还真小看了傅姝,原本以为对方不过是病秧子,想不到居然有这等气魄。若是进了晋王傅,单纯的明月,哪里是她的对手?

    这傅姝可不能留!

    沈相眸中闪过一丝杀意,却很快被一旁的宇文乾看在眼里,眸色一沉。

    “沈相,此事关乎殿下的颜面,还是小心为上。”

    宇文乾的话让沈相心中一紧,他倒是忘了宇文乾是何等的人物。他可是大魏的杀神,不近女色,手段阴狠,又是毫无顾忌的,这朝堂上下无人敢惹。

    如今站在晋王殿下身边,可谓是如虎添翼,连晋王也敬重几分。

    “那以宇文将军之见,如何妥当?”沈相小心翼翼道。

    宇文将军?傅姝心中咯噔一声,难道是书中的大反派奸臣宇文乾?

    此人从辅佐李玄坐上太子之位就野心勃勃。后来李玄继位,宇文乾掌控了大魏一半的军权,可谓是权倾朝野,一心想谋权篡位,作恶多端,甚至想要弑君辅佐幼帝,当大魏的摄政王。

    可惜后来阴谋败露,被李玄以及傅媚的爱慕者们联合打败,下场凄惨。

    书中的宇文乾少年时爱慕一女子,又因那女子的死而怀恨在心,所以才蓄意谋反。此人便是原主——傅姝,心中的白月光。

    若真是如此,那她为何一点也感受不到宇文乾对原主的欢喜。

    试想谁看到一个喜欢的人都伤成这样却无动于衷?

    不过是当权者掩饰自己野心的工具而已。什么红颜祸水之流。

    傅姝心中冷笑,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傅姝不经意间与宇文乾的目光相撞,那似乎能看透人心的目光看得她心中一跳。

    好吧,他厉害!连眼神都能杀人。

    傅姝避开对方的眼神,垂眸聆听,她倒要看看对方有什么高见。毕竟是对方让自己来沈府,而他后脚就到,肯定有他自己的算计。

    宇文乾见对方的眼神从震惊到冷静清冷,虽不知为何,但这样的转变让他心中十分不舒服。尤其是对方刻意避开自己,更让他生出一簇无名之火。

    呵!不知好歹!

    “本将军觉得沈相不该因小失大。傅太傅为人迂腐,想必也没那胆色。如今傅小姐因令嫒毁容受伤,名誉一损,不利于与晋王的结亲。世上皆知晋王与傅小姐之间,若因此惹恼了晋王,以令嫒之性,以后很难得宠与殿下。沈相以为何?”

    宇文乾的话让沈相陷入沉思,又看向跪在地上的傅姝,白皙无暇的脸上一道鲜红的口子十分的打眼,看起来不大深,但毁容是必然。

    一个毁容的女子能对晋王有多大的吸引力?

    沈相思及此,语气和软了不少,连忙让丫鬟搀扶起身,“傅小姐,既然宇文将军替你求情,老夫又看你这般孝顺,若是老夫真不帮你,那岂不是让人说老夫冷酷无情?但丑话说在前头,老夫希望此事就此打住,若露出一丝风言风语,影响了小女的名声,老夫也不会善罢甘休!”

    傅姝面露喜色,“多谢丞相大人,傅姝明白大人的意思。还请大人放心,傅姝从未来过沈府,也未见过沈小姐,至于身上的伤,是傅姝不小心自己弄伤的。”

    沈相满意地点点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