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们俩的小故事 > 第十九章:老妈驾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

    我妈说太久没见我了,想过来看看,小住一段时间。

    吓得我赶紧让乔飞收拾东西离开。

    乔飞:“卸磨杀驴。”

    我:“老驴行行好,我妈不知道咱俩同居了。”

    毕竟我苦心营造了二十几年“乖乖女”的标签,不能一夕之间就坍塌了。

    乔飞无奈的收拾东西,临走时可怜巴巴地说:“犯罪现场清理干净了,一点点我的蛛丝马迹都没有。”

    果然,老妈来了以后,在屋子里审视了好几圈,末了幽幽说道:“真干净啊。”

    休息日,我们带她去了毛爷爷故居,橘子洲,世界之窗,博物馆等等。

    乔飞表现得很好,少说话,多干事。又当司机又当助理,赢得我妈一阵好评。

    晚上母女谈话时,老妈:“都说男孩子是皮夹克,拿着沉,穿着冷。但乔飞简直就是秋衣啊,保暖又轻薄。”

    嗯??秋衣是什么鬼??

    我:“那我呢?我可是你的小棉袄!”

    老妈:“凑合吧。就是做工不是很好,老是漏毛。”

    我:“...”

    不过能讨她老人家欢心,真是难得。

    记忆里,老妈一直都挺挑剔的。

    不管什么事,她都能挑出点毛病来。

    印象最深的,就是暑假旅游时,我们去厦门。

    小岛城市真是美,海水波光,碧澄应天。滚滚白浪慵懒地翻滚,扑打着褐色沙滩。我们骑自行车围绕环岛路,清新的风迎面吹来,吹走阳光的炙热,留下暖黄的浅光。

    好像身处宫崎骏的漫画里。

    我妈:“这城市真好啊。”

    我:“是啊。”

    我妈:“可惜没有冻柿子。”

    我:“...”

    大夏天的,北方也没有冻柿子啊!!!

    【二】

    这段时间,我工作日上班,休息日就陪老妈出去玩,骨头都快散架了。

    趴在桌上午睡,打呼噜。

    老花:“果然年纪大了以后,睡觉都打呼噜。”

    我:“我年纪才不大,我是累的。”

    老花:“不服老的人都这么说。”

    额...

    不过老花说得有道理。

    大学自由了,一向家教严格(怂得一批)的我,像脱缰的野马,撒了欢似的泡在网吧里。(对,成年以后,网吧包宿对我来说是相当厉害的一件事。)

    经常坐在椅子上玩电脑玩一夜,早上再活力满满地去上课。

    午睡两小时,精神一整天。

    现在可好...迷糊睁开眼,觉醒梦继续。

    老妈虽然嘴上不说,但还是心疼我。

    这周末她让我安心在家休息,说自己出门逛逛。

    我不肯,又坳不过她。嘱咐她注意安全。

    吃完早饭我继续睡,睁开眼已经下午五点了。

    手机里好多未读信息。

    大部分都是我妈发的。

    她真是行走的“随手拍”,走哪拍哪。

    吃了什么,买了什么,看到什么...甚至连路边抽烟的老大爷都不放过。

    图片上,大爷吐着烟,一脸措愣地看着镜头。

    我妈:“你看这个老头,像不像十年后的你爸?”

    我:“你这是侵犯别人的肖像权。”

    我妈:“没收你的话语权!扫兴。”

    前几日忙惯了,冷不丁闲下来又觉得无聊。

    问乔飞在干嘛。

    由于我之前干脆利落(冷漠无情)地把他撵出去,他一直念念不忘(怀恨在心)。

    称:“虽然我理解你,但你太绝情了,连夜把我赶出家门。”

    当着我妈面嘘寒问暖,暗地里却不怎么理我。

    果然,这厮没回我。

    不过这么多年的相处,我也摸清了他的脾气。

    他好面子,而且特别容易被激。

    我:“你是不是觉得我妈来了,你自由了,就跑出去找小姑娘了?”

    乔飞:“小姑娘都围着我转,还需要本大爷亲自去找?”

    我:“哪家小姑娘这么不长眼。”

    乔飞:“这家。”

    说完发了好几张我的丑照。

    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抓拍了这么多。

    “五官”真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明明每张都是我,每张却都不一样。

    我:“到底哪张才是你眼里的我?”

    他又发了张高速公路上,母猪跳出货车的图片。

    乔飞:“这张,充满勇气的你。”

    不一会儿我妈回来了,拎着大包小包,累得呼哧呼哧。

    我:“收获不少啊。”

    老妈:“乔飞带我转悠了一天,真好。”

    我:“嗯??乔飞??他跟我说今天一直在陪客户啊。”

    老妈:“对啊,我是他的大客户。”

    我:“合着...我是你的生意?”

    老妈:“别自作多情了,哪有这么赔本的生意。”

    我:“...”

    老妈:“不过有人买也挺好,不然砸手里了。”

    我:“...”

    【三】

    晚上母女谈话第N弹。

    老妈语重心长地说:“乔飞这孩子真不错,踏实本分。比那些甜言蜜语骗小姑娘的男生强多了。”

    我:“他这人就是外冷内热。”

    老妈:“这回我放心了。”

    我:“原来想我是其次的,看他才是主要目的。”

    老妈:“你这孩子!看他不也是为了你?哼!乔飞还说你懂事贴心,我真是一点都没瞧出来。”

    我:“乔飞夸我了?”

    老妈:“可不,夸你一天了。”

    我:“真是难得啊,跟我说说。”

    老妈说,那年在乔飞租住的地下室,我就像照进去的一道光。正处于人生低谷期的他,每次看到没心没肺的我,都觉得一切还有希望。

    真不敢相信这话是出自那副冷冰冰的嘴脸。

    【四】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某次半夜我失眠了。

    蹑手蹑脚地跑到沙发上带耳机看视频,结果乔飞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从卧室走出来跟我一起看。

    屏幕上是日本动漫《我们这一家》,很温馨的家庭剧。

    我看了好几遍都不腻。

    里面,花妈是个朴素善良又神经大条的家庭妇女。花爸虽然不苟言笑但也有颗童心。

    当时乔飞说:“有花妈这样的人陪在身边,花爸的日子都变得有趣了。她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

    我:“难道不嫌烦吗?”

    其实我跟乔飞的想法是一样的。

    只不过这么小清新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让我十分震惊。

    乔飞摇摇头:“这是一种希望,代表着幸福。我懂。”

    这番言论惊得我仿佛置身梦中。

    现在想想,他当时那句话说的不是花爸,是自己。

    【五】

    母女谈话,谈着谈着,就聊到了婚姻。

    老妈说自己是一个很挑剔的人,但唯独对我爸,什么都挑不出来。

    第一次听到她承认自己挑剔,也是第一次听到她这样称赞老爸。

    不过...在下不是很苟同。

    我:“难道老爸没有缺点吗?”

    妈:“当然有,人无完人。”

    我:“你觉得他的缺点是什么?”

    妈:“过于完美。”

    我:“...可是他爱打牌,虽然都是五毛一块的局,但老输。”

    妈:“打牌有助于防止老年痴呆。况且输了又怎样?你爸他不服输,有颗拼搏的心。”

    我:“他懒,经常把袜子衣服丢的到处都是。”

    妈:“这叫潇洒。顺便突出了我勤劳能干的优点。”

    我:“他爱管闲事,总往自己身上揽责任。”

    妈:“这说明很善良,有爱心。在科技经济迅速发展,人心冷漠的社会里,你爸真是一个难得的好人。”

    我:“他碎碎念,老是叨叨个不停。”

    妈:“热爱生活的人都话痨,不然日子得多没意思。”

    我:“所以身为他女儿的我,继承了这些所有优点。”

    妈:“你是基因突变,过度夸张。把优点都变成了缺点。”

    我:“...”

    看样子,我连充话费送的都不算,顶多是买肉赠的一根葱。

    【六】

    沈帆出差回来,得知我妈来了,也颠颠的跑到跟前凑热闹,还管我妈叫“干丈母娘”。

    我:“这是什么称呼?”

    沈帆:“阿姨是看着啵啵长大的,相当于她干妈。那就是我的干丈母娘,没错啊。”

    阻扰不成,我跟乔飞求助。

    他一脸看热闹,根本不管。

    不过,我妈也不是吃素的,亲切地叫沈帆“干闺女”。

    啵啵知道后,既不解,又生气:“阿姨都没这样叫过我,沈帆算老几?凭什么!”

    其实我也不知道。

    老妈解释:“沈帆跟你挺像的,神神叨叨,想一出是一出。”

    这个说辞让啵啵很满意,但我跟沈帆郁闷了。

    我俩看着彼此,似乎是在说:我跟这货哪里像?

    乔飞腹黑旁观。

    我一脸坏笑地打趣:“你也觉得我跟沈帆像?”

    乔飞不明所以,还天真地点点头:“阿姨这样一说,确实挺像。”

    我:“那你这几天都住在他那儿。晚上看到他时...会不会想到我?”

    惊得乔飞被雷劈一样的表情,看的我哈哈大笑。

    【七】

    呆了一段时间,我妈准备回去了。

    临走时,她说:“让乔飞赶紧搬回来吧。”

    正在喝水的我一口喷出来,死要面子跟她犟:“咳咳...什么...什么搬回来啊,他压根没在这里住过。”

    我妈:“你是我女儿,还想骗我?”

    被拆穿以后,我尴尬地问:“乔飞告诉你的?”

    我妈:“别冤枉他啊,我早就发现了。”

    我:“嗯??”

    我妈:“来的第一天,我看你屋子这么干净,还以为你转性了。”顿了顿又说道:“结果没两天,就弄的不成样子。”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腆着脸岔开话题:“那个...替我像老爸问好。对了,今年春节我想带乔飞回去,顺便让我爸也见见,让他放心。”

    老妈:“可以啊。不过你爸放心的很,他说能有人要你,就不错了。”

    切!!!!

    话虽如此,但等到结婚那天,我爸是戴着墨镜来的。

    西装革履,一脸严肃,好像黑道大哥。

    他说怕别人看到他红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