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们俩的小故事 > 第十八章:天蝎男真可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

    潘庭准备回上海了。

    那时候乔飞已经从成都回到长沙。

    临走前,我们三个一起吃饭。

    聊到过去的事情,还是有很多乐子。

    如果说上次我跟潘庭见面,聊天是同桌的日常。那这次三人会面,内容就是高中大杂烩。

    班级里有一个很淘气的男孩,某天跟班主任吵架,他气不过,拿着一个防水袋去办公室找老班。

    老班:“这袋子里是啥?我清正廉洁,送礼可不收!”

    淘气:“里面是我的呕吐物。”

    老班:“???”

    淘气:“不信你看。”

    老班:“!!!”

    袋子里是黄褐色的液体夹杂着不知名的固体。

    淘气:“我干了,您随意。”

    说完举着袋子咕咚咕咚的喝下去了。

    老班:“...”

    后来才知道,那袋子里是少许可乐加饼干碎...

    老班被恶心的食不下咽,一连几个月都没胃口。结果体检的时候,医生说恭喜啊,脂肪肝下降了不少。

    潘庭说,班主任退休以后迷上了踢踏舞,不小心腰扭伤了躺在家里。淘气是我们这届里唯一一个去看他的人。

    体委梦想去国家体育大学,以后当个运动员。他曾是蝉联初中高中六年运动会,校园男子短跑塞的第一名。结果现在却成了搞金融的,没事儿陪领导跑跑步,还不敢跑太快。

    生物老师上课时,总是打哈欠,搞得下面的学生也哈欠连天。结果有次她打哈欠,用力过猛,下巴脱臼了...坐在第一排的同学,清楚地看到生物老师的嘴里有两颗金牙。

    酒过三巡,潘庭上头了。

    他红着脖子打酒嗝,说道:“老乔啊,你还记不记得你初恋?”

    我立马来了精神:“初恋?”

    一直以为他初恋是我。

    乔飞尴尬地摆摆手:“都过去了,不提了。”

    我可不能放过这个八卦:“别别,说说呗,让我听听。”

    乔飞没好气地夹了块排骨过来:“啃你的骨头吧。”

    潘庭看热闹:“老乔你别不好意思,谁还没有个过去了!”

    后来从他俩的对话中,我才知道,乔飞的初恋其实是他单方面暗恋。

    对方是隔壁班的班长。

    短头发,很秀气。

    本来这件事潘庭是不知情的,但那个班长跟他住在同一个小区。

    北方的冬季天黑得很早。

    某天放学后,在小区门口黑夜飘雪的路灯下,潘庭看到乔飞跟班长表白,结果对方气得指着他破口大骂。

    “太过分了...”我心疼地瞥了一眼乔飞,刚刚的醋意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

    潘庭大笑:“有什么过分的!人家是个男孩!就是长得清秀个子不高而已!”

    我一口水呛得直咳嗽,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天!乔飞还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乔飞狠狠地看我:“就行你进错男厕所,我就不能喜欢上男生?”

    过来加茶水的服务生听到这话,吓的一哆嗦。

    我急忙帮他证实,跟服务生说:“别误会哈,这是我男朋友,纯直男!我证实过!”

    服务生惊得哑口无言,耐人寻味地看了我一眼,灰溜溜地走了。

    乔飞:“大庭广众开车。”

    我:“我连驾照都没有,开什么车。”

    乔飞:“笨死了。”

    潘庭喝得醉醺醺,我俩打车送他回酒店。

    把他安顿好以后,我看到潘庭床头柜上放着他们一家三口的合影,觉得很温馨,对乔飞说:“你看,他出来工作都带着全家福,是个家庭观念很强的人。”

    乔飞点点头:“我在成都的时候,办公桌上不也放着你照片。说明我是个很念旧的人。”

    我:“念旧?好啊!你竟敢说我是黄脸婆!”

    乔飞:“你是黑脸妹。”

    我笑嘻嘻的反击:“那请问这位念旧的先生,想到你初恋时,内心还会不会小鹿乱撞呢?”

    乔飞:“小鹿在内心已经把你撞飞无数回了。”

    【二】

    由于我经常拿这件事开玩笑,惹得乔飞怒气老大。

    某天他不高兴地说:“别聊我了,说说你吧。”

    我:“我没什么可说的。”

    乔飞:“除了我,你就没有喜欢过其他人?”

    我:“有啊,彭于...”

    乔飞:“除了明星。”

    我眨着眼睛看他:“有一个。我大学时的学长。”

    乔飞:“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我:“个子跟你一样高,篮球社的。他很阳光,也很开朗。印象中最深的,就是黄昏的篮球场上,他挥汗投篮的身影。三分球,特别帅。”

    乔飞:“然后呢?”

    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喜欢他的女生很多,我连送水的勇气都没有。顶多是在图书馆二楼,默默地爬上窗户上看他奔跑的样子,这样就足够了。”

    乔飞:“没有表白,不会遗憾吗?”

    我摇摇头:“这种事,埋在心里就好了。他就像我少女时期得不到的糖果,不知道是草莓味的,还是葡萄味的...虽然是个谜,但有足够的幻想空间。挺美好的,不遗憾。”

    乔飞:“嗤!浑身都是汗,肯定是咸味的。”

    我:“酸溜溜的,你是醋味。”

    乔飞:“一会儿吃什么?”

    我:“都行,在家做饭吗?”

    乔飞:“出去吃吧,顺便逛逛超市。”

    我:“听你的。”

    乔飞:“那快问快答。西餐还是中餐?”

    我:“中餐!”

    乔飞:“火锅还是烤肉?”

    我:“火锅!”

    乔飞:“川锅还是潮汕?”

    我:“潮汕!”

    乔飞:“他帅还是我帅?”

    我:“他!”

    乔飞:“...”

    我:“...你套路我...”

    乔飞:“你吃锅望盆!”

    我:“我刚刚没发挥好,再来一次。”

    乔飞:“拉倒吧,你潜意识已经告诉了我答案。”

    我:“好啦好啦,一个过去的人,我都不记得他到底什么样子了,这种醋你就别吃了。”

    乔飞:“不记得长什么样的人都比我帅...果然啊,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我:“什么骚动抖动的...就算他现在来找我,我也不会同意啊。毕竟对这个人也不了解。”

    乔飞:“你不是说他很阳光,还很开朗?”

    我:“那都是表面现象。就像你,肯定也有人说你严肃,老板着脸,给人一种凶巴巴的感觉吧?但实际上也不是。”

    乔飞:“没有。”

    我:“...”

    乔飞:“没有人说过。”

    我:“额...”

    乔飞:“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

    我:“不啊!我后半句不是说了‘但实际上也不是。’。”

    乔飞:“算了,越描越黑。”

    【三】

    莫名其妙的,他就生气了。

    好几天都不理我。

    刚开始我还觉得好笑,天天哄他。

    但热脸老是贴冷屁股,搞得我就生气了。

    也不理他。

    但没想到三天以后是他的生日。

    完全给忘记了。

    他那天主动跟我说,下班要不要出去吃顿好的。

    正在气头上的我回了一句:“找你初恋去吧。”

    他就没说话。

    晚上乔飞在厨房做饭,做好了喊我过去吃。

    我不理他,点了外卖。

    蹬鼻子上脸的我,第二天才反应过来。

    厚着脸皮跟他说:“生日快乐。”

    他当时正在刷牙,点头应了一声。

    我:“礼物早就买好啦!就在你行李箱里。结果昨儿给忘记了...”

    乔飞:“嗯。”

    事情到此就应该结束了,结果我又颠颠的补了一句:“别生气啦,扯平了。”

    乔飞:“什么扯平了?”

    我:“你对我冷暴力,我忘记你生日。”

    乔飞:“谁对你冷暴力了?”

    我:“你好几天都不理我。”

    乔飞:“我要是说别的女孩比你美,你理不理我?”

    我:“干嘛这么记仇。”

    乔飞:“我要是记仇就不理你了。”

    我:“嘿嘿,那这件事就翻篇了!”

    乔飞:“本来是翻篇,你又给翻回来了。哼!不理你了。”

    然后这家伙就出门了,早饭都没吃。

    好几天晚上都没回来。

    独守空房的我,越想越难受,拨通他的电话,本来想说:“什么时候回家?”但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不回来就别回来了。”

    乔飞直接把电话挂了。

    骚扰啵啵,问她怎么办。

    啵啵:“没事儿,你服个软就好了。乔飞傲娇,你当面夸别的男人,他肯定不乐意。”

    我:“给台阶了,他不下。”

    啵啵:“你就是窝里横。”说完她又笑:“不过这也说明你的地位上来了,可以跟他撒泼了。”

    【四】

    可惜乔飞没给我服软的机会。

    第二天我下班回家,发现他已经收拾完东西走了。

    只留下一些不痛不痒的杂物。

    干嘛!睹物思人?

    心机天蝎男!

    算了,叛逆的儿子离家出走,老母亲也没办法。

    你不理我,我就不理你。

    想到驾照还没考完,科目一过了以后,再不学科目二就该过期了。

    我抓紧时间投入到学车中。

    都说情场失意,职场得意。

    我虽然没失恋,职场也没升官发财,但是车感却变得一流好。

    科二科三都是一把过,很快,驾照就拿到手了。

    教练点了根烟,看着我欣慰地说:“不错啊,进步真大!才两个月就考下来了。”

    两个月啊...

    我跟乔飞已经超过两个月没联系了。

    这老王八蛋也不知道最近在忙什么。

    可拉不下脸跟他说话。

    后来从沈帆的口中得知,乔飞去三亚出差了,都走一个礼拜了。

    气得我牙根直痒痒。

    搞什么嘛!这么点事能气成这样!

    天蝎男太可怕了。

    【五】

    下班回家,小区超市的朵朵见到我,离老远就跑过来:“筱筱姐姐,你男朋友给你留了东西在超市,都寄存一个月了,你是不是给忘了?”

    我:“啊?什么东西啊?”

    朵朵:“不知道,好大的包裹呢。”

    我连忙道歉,说自己工作太忙给忘记了。

    取回来,沉甸甸的。

    累的我瘫坐在沙发上,呼哧呼哧地喘粗气。

    歇了半天才缓过来,开拆箱子是好几摞书。

    各种奇葩的书名,什么《如何征服英俊少年》,《挽回爱情技巧》,《爱情急救手册》,《秒懂男人》,《拯救男朋友的心》......

    十几本...

    看的我又好笑又好气。

    主动给乔飞发信息:“东西收到了。”

    乔飞:“这么久才理我,读的怎么样了?”

    我:“托你的福,勾搭上了很多俊美少年。”

    乔飞:“靠!”

    我:“什么时候从三亚回来?”

    乔飞:“这里的富婆很多,挑花眼了,不回去了。”

    我:“切!”

    【六】

    再次见到乔飞,是一周以后。

    我下班,在公司门口,看到他站在马路对面。

    算一算,我俩已经三个月没见面。四目相对,沉默不语。许久,他隔着马路对我竖起一根中指...

    MD!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