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们俩的小故事 > 第十七章:狗血源自于生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

    一直以为狗血剧的狗血情节源自于编剧的想象。

    因为日子无聊,闲着没事,所以爱遐想(瞎想。)

    但后来我发现生活中狗血的事挺多的。

    比如我坐公交,准备下站下车。

    结果刚走到后门,司机一个急刹车,没抓好扶手的我一下扯掉了旁边大爷的假发...

    再比如今天中午,我在办公室戴着耳机听歌打盹,直到闹钟响了我才发现,耳机孔是空着的...根本没插进去...变成公放了..

    这样做不仅不礼貌,并且大家都知道了我喜欢听《套马杆的汉子》。

    【二】

    其实遇到这类事的不仅我一个。

    啵啵也是,她接了一个户外拍写真的活儿。

    拍摄的对象是一只纯黑的小泰迪。

    客户:“我就一个要求,把它拍的像藏獒一样就行。”

    啵啵:“...”

    有次啵啵独自去九寨沟拍风景。

    路上碰到过来搭讪的精神小伙:“嗨美女,一个人啊?”

    啵啵没理他。

    精神小伙:“九寨沟的景都烂大街了,哥哥带你换个地方吧。”

    啵啵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刚想开骂,瞄到他胳膊上的纹身,到嘴边的脏话就变成了哈欠。

    下山的时候看到精神小伙被两个大汉围殴。

    胳膊上的纹身都被打花了。

    她“咔嚓咔嚓”拍了好几张。

    虽然画面不美,但心里美。

    【三】

    我有个表妹在英国留学。

    二姨想去看看她。

    当时订票网站有个活动,亲友帮忙分享到朋友圈,可以减钱。

    虽然数目不多,但我还是帮二姨转发了。

    不一会儿有人私信我,是小可。

    她是我同事的好朋友。

    某天中午我们三个一起吃饭认识的。

    小可:“我有张银行卡想邮寄到国外,但是快递太慢了,我着急。可不可以先把卡邮到你二姨那,再让她帮我带出国?到了机场有人来取。”

    我不好拒绝,就答应了。

    事情完成的很顺利。

    二姨说,一出机场就有人来取,对方还送了瓶香水给她当谢礼。

    但是同事不高兴了。

    她说:“小可找你办事,都没知会我一声。”

    我以为她是觉得给我添麻烦了,解释道:“没事的,顺手而已。”

    她:“可是连顿饭都没请我吃。”

    我:“啊?”

    她:“筱筱你不知道,这在生意场合上是大忌。托中间人办事,事成之后是要给好处的。小可是通过我才认识了你,要是没有我,她也完成不了这件事。”

    我:“额...做朋友跟做生意不一样吧?”

    她:“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结果,不知怎的,就变成了我欠她一顿饭。

    原因是:你通过我认识了小可,并且你二姨还得到了一瓶香水。

    我虽然觉得不爽,但也不想闹得难看,就请了。

    【四】

    沈帆说他们办公室也有很奇怪的人。

    吃饭不给钱还蹭吃蹭喝的都不算什么了。

    有蹭住的。

    理由是:我还没找到合适的房子,正好你家空了一间屋,借我住几天吧。

    被要求蹭住的那个可怜人坚决不同意。

    结果没几天,对方就辞职了,理由是:公司同事太冷漠。

    新来了一个小助理,整天都迷迷糊糊的。

    她帮领导冲咖啡,送进去的时候领导正在打电话。

    看到以后,她直接自己喝了。

    领导让她整理下文件。

    她回复:“我又不是干保洁的。”

    前台小姐姐打卡下班,刚要走,就被躲在门后的小助理冲出来吓一跳。

    前台小姐姐:“你干嘛!吓死我了!”

    小助理:“开玩笑啊,多好玩。”

    前台小姐姐:“我觉得不好玩,很无聊。”

    小助理:“我只是像个孩子一样逗逗你,你接受不了是自己的问题,不代表我有错。”

    HR都恨死自己为什么要招她进来了。

    还没等公司主动请她离开,实习生就递交了辞职信。

    结果拿错了,一边说要辞职,一边掏出片卫生巾。

    领导看着她这番操作,还以为这姑娘绝经了。

    【五】

    我:“为什么有那么多奇葩人和狗血的事呢?”

    啵啵:“这就是生活啊。说不定我们也是别人眼里的奇葩,每天经历着狗血的事。”

    我:“我是你眼里的奇葩吗?毕竟我也做过不符合常理的事。”

    啵啵:“咱俩有感情基础在,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我会觉得‘真愚蠢。’。但如果是你,我就会觉得‘真可爱’。说好听了叫‘友谊的滤镜’,说白了就是‘双标’。但我不在乎,人本来就是两面性的。”

    【六】

    打电话part one:

    我:“妈,我在你眼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妈:“怎么了?”

    我:“最近生活中碰到了许多奇怪的人,可是这些‘奇怪’的人,也有好朋友,爱人,亲人...是不是我们在别人眼里,也是如此?”

    妈:“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折耳根虽然味道很冲,但也有人爱的死去活来。”

    我:“也对。”

    妈:“况且我女儿还能找到男朋友,这世上意想不到的事情多了去了。”

    我:“...原来我在你眼中是折耳根。”

    【七】

    打电话part two:

    堂哥:“筱筱,在长沙怎么样啊?”

    我:“挺好的,就是长大以后,遇见狗血的事越来越多。”

    我跟堂哥说了最近的事情。

    堂哥:“其实这种事很多,只是你之前没有注意罢了。比如小时候,我们参加大舅舅的婚礼,当时年幼的我们,最期待的就是热闹和酒席。但大人们的注意力却是:这是他第三次结婚了,份子钱怎么算呢?再比如我同学,她长大后发现她是父母领养的。亲生母亲竟然是我们的初中班主任...还有我,陪客户吃饭,吃一半他老婆突然闯进来...把一米九的大老爷们打进住院。结果他老婆竟然是我前任的同事。”

    我:“...你前任?那个舞蹈老师?”

    堂哥:“唉...舞蹈是业余爱好,她专业是拳击。”

    【八】

    打电话part three:

    乔飞:“真烦。”

    我:“呦,难得会听你抱怨,怎么了?”

    乔飞:“公寓隔音不是很好,隔壁搬来一个艺术家,天天半夜作曲。”

    我:“去找他谈谈啊。”

    乔飞:“韩国人,语言不通。”

    我:“找物业啊。”

    乔飞:“找过了,消停没几天又开始了...”

    我:“你也唱,跟他对着干。”

    乔飞:“拉倒吧。”

    没过几天,他分享给我一个文件。

    打开以后是首歌。

    曲风...额...怎么说呢,莫名其妙...

    我:“那个韩国人作的曲子?”

    乔飞:“我俩合作的。”

    我:“...”

    再过一段时间。

    乔飞:“我会说韩语了。”

    我:“...”

    又过了一段时间。

    乔飞:“韩国大哥搬走了...寂寞...”

    我:“...”

    乔飞:“前几天公司来了一个会说韩语的助理,聊了几句我才发现,我的韩语,除了那个韩国大哥,没人能听懂。”

    我:“...”

    【九】

    打电话part four:

    唐二藏辞职后,做美食博主。

    小有起色,收入还不错。

    我:“挺好的,又有好吃的,又有钱赚。”

    唐二藏:“也不是,没有工作是轻松的。但是探店的过程中,除了食物,我发现身边的人和事也挺奇怪的。”

    我:“比如呢?”

    唐二藏:“我们一直以消费者的身份去吃饭。但某次跟团队做活动,我尝试以服务员的身份去一家新店体验。体验的滋味真是五味陈杂...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大爷,他说牛肉的味道不是牛肉,是蟒蛇肉。我真是无语了...蟒蛇?他怎么不说天龙人呢?又吵又闹就要免单。最可气的是,他还朝我吐口水...幸亏店长眼疾手快,拿起一块布就帮我挡住了。不过...抹布也没比口水强多少。”

    我:“好奇葩的人啊...”

    唐二藏:“回去的路上,我心里特别难受,就是委屈。师傅你知道吗,他闹完以后,看我的那个眼神,分明就是满足。非常的满足,渗透着强烈的优越感。”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唐二藏:“但是后来我想通了,他在我身上找到的不仅是优越感,还有存在感。他这样的人,生活就是废墟。渴望得到尊重,又不想付出努力,只能通过极端的方式获取短暂的快乐。也可能是他年轻时,受到了刺激导致精神不正常。但不管怎么说,挺可怜的。”

    我:“你还同情他?我听着都心疼你。”

    唐二藏:“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回去的路上我就在想,老大爷坐地铁倒公交,下车以后又走了二里地,终于到达他昏暗破旧狭小的出租屋。一边掏出路边捡来的半根烟,一边掏出三十年前初恋送他的火柴,‘咔咔’了好几下,终于把烟点燃。他满足地吸了一口,幽幽地吐出烟雾,心想:‘我虽然月入一千,但欠款十万。我虽然吃了上顿没下顿,但便秘了一星期。我老婆虽然跟别人跑了,但留给我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儿子。我虽然申请低保失败,但是对一个小姑娘发了脾气。把我所有的窝囊和怨恨发泄出来,我真了不起...’啧啧...多么可悲的一个人。”

    我:“唐唐,你心态真好。”

    唐二藏:“不是心态好,是苦中作乐。”

    【十】

    曾经看过一本书《天下在左,疯子在右》。

    普通人,走的是中间路吧。

    那些所谓的“奇葩”,是在偏左偏右的道路上。

    明明是同一个方向,只是这些“偏差”,造就了我们性格和行事上的差异。

    某些是原生家庭造成的,某些是成长经历改变的。

    我们看到他人生活的“一滩烂泥”,或许是他人追求“壮阔的大海”。

    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也是生活里有人离开,有人留下的原因之一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