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们俩的小故事 > 第十五章:男朋友的手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

    每日好吃懒做的我,天天躺在沙发上刷微博。

    某天看到一个帖子:“你永远不知道男朋友手机里的自己。”

    博主po了一个自己男友和他兄弟的聊天记录。

    男友:“你看这只狗,像不像我女朋友。”

    接着他发了一张吉娃娃的照片。

    朋友:“卧槽,真像。”

    看得我哈哈大笑,也勾起了自己的好奇心。

    还从来没翻过乔飞的手机呢。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地水声,他正在洗澡。

    手机就放在茶几上。

    他从来不设置密码,点亮以后,屏幕上是我俩在张家界游玩时的合影。

    不过这样偷摸地翻他手机,总觉得不道德。

    得编个借口经过他同意才行。

    (好像这样也不道德...)

    过一会儿,乔飞洗好了。

    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

    我:“乔飞啊,我得用一下你的手机,因为...”

    他:“好。”

    说完就进洗手间吹头发去了。

    我咂咂嘴,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还想说“我手机突然黑屏了吧啦吧啦吧啦......”

    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痛快。

    不过我这人有个毛病,得寸进尺(胆小怕事)。

    拿着他手机跑到卫生间,问道:“我可以看你微信里的聊天记录吗?”

    乔飞关了吹风机:“没听清。”

    我:“咳咳...那个...我能看你的...你微信里的聊天记录吗?”

    他眯起眼睛打量我,严肃地说道:“你是不是想偷看,但是不敢?”

    我尴尬地笑笑。

    他:“胆小心大!看吧看吧。”

    说完继续吹头发。

    我乐颠颠的跑回沙发上,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这场景,就像小时候家长同意可以看电视时的那样。

    看他跟沈帆的聊天记录。

    沈帆:“哎呀不是不告诉你,主要我当初没信心。”

    乔飞:“你什么时候喜欢上啵啵的?”

    沈帆:“一见钟情!就像筱筱长在你的审美上一样。”

    乔飞:“她是长在我的笑点上。”

    切!

    沈帆下面那个人我不认识,是个女孩。

    头像应该是本人,还挺漂亮的。

    聊天框,最后一句是:“哥你人真好!”

    看得我心头一震。

    哆哆嗦嗦地点开对话框。

    原来是代购。

    越往上翻,越心疼这个女孩。

    乔飞:“您好,请问有深海谜底吗?”

    代购:“啥?”

    乔飞:“就是那个护肤品,挺火的。”

    代购:“你说的是海蓝之谜吧...”

    乔飞:“对对,要一个套盒。”

    这货前几日给我买了这套护肤品,死贵死贵的。在长沙这个潮湿的城市里,每次涂完脸上都油腻腻的。

    可是这也是乔飞的一片心意,不用太可惜了。

    后来他盯着我猪刚烈般的大油脸,不忍说道:“筱筱啊,要不你用它涂胳膊肘和脚后跟吧。”

    吓得我摇头跟拨浪鼓一样:“不行!太奢侈了!”

    继续翻。

    乔飞:“您好,有蒂凡尼的项链吗?就是这款。”

    随后他发了一张图片。

    代购:“只有《蒂凡尼的早餐》,这个叫蒂芙尼,没货了,得等。”

    乔飞:“梵蒂冈城呢?”

    代购:“你说的是梵克雅宝吧?”

    乔飞:“对对,田叶草那款。”

    代购:“四叶草...我明儿去看看,你要什么颜色的?”

    乔飞:“我女朋友挺黑的,脖子也比较短。”

    代购:“...要不红色吧。”

    乔飞:“行,喜庆。”

    第二天下午,代购发了好几张项链图片,不一样的颜色。

    乔飞:“要一条红色的。然后再来一条黑色的吧,百搭,显瘦。”

    随后他转账,多了点儿,凑个整数。

    代购:“哥你人真好!”

    哇!原来他要给我买礼物!

    虽然他说我黑,脖子短,还委婉地表达了我不瘦...但是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短。

    有礼物就是开心的。

    喜滋滋地往下翻。

    剩下的基本都是他同事,内容也都是和工作有关。

    完事儿以后,拄着他给我买的拐棍,笑嘻嘻地走回卧室,把手机还给他。

    乔飞正在敲电脑忙工作,瞥了一眼手机,不理我。

    我从身后抱住他,腆着脸笑道:“干嘛不高兴啊?”

    他:“明知故问。”

    我:“我是经过你同意的。”

    他:“不同意你肯定不罢休。”

    我:“好啦好啦,人家好奇嘛...你也看我的!”

    他:“没空。而且我也不好奇。”

    我:“以后不会啦!我保证!”

    他:“那你这次看完,有什么收获?”

    我:“嘿嘿...我要有礼物收了!”

    他:“哼!本来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我恍然大悟,拍了拍脑袋:“对吼!下个月我过生日!不过为什么要送两条啊?”

    他:“黑色的给你,红色的给阿姨。你生日也是她的受难日。”

    我心里美得冒泡泡,一头扎进他脖颈里,撒娇:“哥你人真好!”

    他:“走开走开,恶心死了。”

    我:“唉...可惜现在没有惊喜了。”

    他:“谁让你非要看。”

    我:“要怎么报答你呢?以身相许吧。”

    他:“以身相许是基本的。以后嘴甜点儿。”

    【二】

    我乖乖地听从了他这个建议,有事没事就夸他。

    夸的乔飞直心虚,他摇摇头:“算了,你还是正常点吧。”

    但我当时正嗨呢,热乎劲还没过,决定用土味情话。

    某天我说:“喏你看!这是我的手背,这是我的脚背。而你是我的小宝贝!”

    乔飞:“傻丫头,你指错了,这是你的脚心。”

    我:“...”

    闲来无事跟着视频学画画,照着教程画了一个立体的心。

    拿到乔飞跟前,说道:“这是我的心,送给你。”

    他接过来,指着上面高光的部分,问道:“缺心眼吗?”

    我:“...”

    可是我不放弃,又对着他说道:“我上辈子一定是碳酸饮料,一见到你就忍不住冒泡泡。”

    乔飞突然疯狂摇晃我的肩膀。

    我头晕目眩地喊道:“你干嘛!欺负病人!”

    乔飞:“想看看你会不会爆炸!”

    我:“...”

    晚上我依偎在他怀里,娇羞地说:“我好像感冒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乔飞:“因为你生活习惯不好。”

    我:“错!是因为我对你没有抵抗力。”

    乔飞嫌弃地推开我:“我又不是病毒。”

    说完他又把我抱回去,摸着我的额头喃喃:“也不烫啊...难不成是低烧?”

    我:“...”

    撩不动撩不动。

    放弃了。

    【三】

    不知不觉两个月过去了,乔飞这段时间特别忙,经常外出应酬,后半夜才回来。

    好几次我等他困的熬不住,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早上(其实是中午)我睁开眼已经躺在床上了,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

    桌子上,是他买好的早餐和倒进保温杯里的热水。

    一天晚上,乔飞喝多了。

    浑身酒气的回来,吵醒了睡在沙发上的我。

    他跌跌撞撞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指着我嘟囔:“不是不让你睡沙发!不听话!”

    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他喝多的样子。

    脸蛋红彤彤的,气鼓鼓的样子像个小孩。

    都说酒后吐真言,我决定逗逗他。

    我佯装生气:“跟哪个女人喝酒去了?这么晚才回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乔飞:“我哪敢啊...你不得活剥了我。”

    我:“我哪有那么凶!”

    说完还有点不敢相信地问他:“你怕我吗?”

    乔飞重重地点头:“超级怕!”

    我觉得好笑:“怕我干嘛?我又不打你。”

    乔飞仰着脖子,吊吊地看我:“哼!你又打不过我。”

    还等我说话,他突然怂下来,一头倒进我怀里,喃喃道:“我是怕你离开我。”

    我心里一软,摸着他的头发,说道:“怎么会呢。”

    乔飞:“可是你这么好。”

    我:“我哪里好?”

    乔飞捏捏我的肚子,说道:“好多肉。”

    我:“...还不是你喂猪一样的喂我!”

    乔飞抬起头,眨着他黑漆漆的眼睛,一脸天真的说:“你把我当儿子,我把你当猪,多好啊。”

    好个屁!

    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

    第二天乔飞酒醒了,也不知道他是真不记得昨晚的事,还是假不记得,看我的眼睛总是闪躲。

    小样儿还学会害羞了。

    我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该怎样还怎样。

    渐渐地,乔飞松了一口气,又恢复到往常傲娇的德行。

    哼!

    反正我都录像了,证据确凿,以后吵架了就拿出来威胁他。

    【四】

    我的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用拐棍也能走。

    就是走的比较慢。

    乔飞让我多溜溜弯,有助于恢复。

    但是我懒,顶多在屋里走几步。

    他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别人在屋里呆几个月,都憋的恨不得飞出去。你倒好,直接一宅到底。”

    受不了他鄙视的眼神,我每天都在楼下遛弯。

    可是这几天长沙不知道怎么了,刮大风。

    把我的蓝牙耳机刮跑了一只。

    乔飞把他的耳机给我用。

    又丢了。

    两次丢的都是同一边。

    乔飞:“算了,就当破财免灾了。”

    我:“对对,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乔飞:“说明你根本不适合戴蓝牙耳机。”

    我:“不,说明我根本不适合下楼遛弯。”

    【五】

    时间过得飞快,三个月很快就到了。

    乔飞也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回成都。

    看着他整理行李的背影,恍惚间,似乎看到了那年在地下室的少年。

    不自觉走过去抱住他。

    把脸深深地埋在他后背上。

    又哭了。

    我真的太没出息了。

    乔飞停下手中的动作,默默地任我哭。

    我:“你说得对,三个月太短了,真的不够。”

    乔飞:“没关系,我们有一辈子呢。”

    我抱他抱得更紧了。

    沉默了一会儿,乔飞:“你是不是把鼻涕弄到我衣服上了?”

    我:“嗯...”

    乔飞:“...”

    临走的时候,我没去送他。

    怕再次痛哭机场。

    乔飞也没埋怨我,只说不许减肥,如果下次见到我瘦了,肯定不轻绕。

    出门前,我突然问道:“你知道墙壁,眼睛,膝盖的英文怎么说吗?”

    他翻了个白眼:“查字典,笨死了。”

    我:“我知道!是wall!eye!knee!”

    真是的!这个榆木脑袋!

    他:“知道了,我也爱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