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们俩的小故事 > 第十三章:小乌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

    啵啵跟沈帆在一起了。

    得知这个消息我一点也不诧异。

    乔飞倒是吓了一跳。

    我被他的吓了一跳而吓了一跳。

    乔飞:“太突然了,什么时候的事?”

    我:“你跟沈帆住那么久,竟然不知道?”

    乔飞:“他从来没有说过。”

    我:“蛛丝马迹还是能察觉到的。”

    乔飞:“老子一心扑在工作上,我可是事业型男人。”

    但是这个所谓的“事业型”男人突然对我殷勤起来。

    隔着十万八千里也感受到了他的变化。

    后来听啵啵说,这两个幼稚的男生最近在探讨:如何维持异地恋的热度。

    【二】

    每天早上一睁眼,就是乔飞的信息:“早安。”

    周末就是:“午安。”

    时不时的还很自恋地发几张他对着镜子自拍的照片。

    可是乔飞的拍照技术太烂了,每次发过来的照片,不是头大身子小,就是手长胳膊短。

    比例严重失调。

    搞得我都忘记他原本长什么样子了。

    实在不堪备受折磨又不想打击他自信心的我,决定手把手教他自拍。

    拿原相机对着镜子拍好几遍,选了几张合适的给他发过去。

    乔飞:“这拍的什么啊,都看不到脸。”

    然后我又把脸露出来,对着镜子拍全身照。

    乔飞:“你的脸什么时候比手机还小了?”

    噎的我说不出话。

    拜托!!

    这才是拍照水平的高超之处啊!!!

    一会儿乔飞又发来一条:“难道你换Plus了?”

    第三句:“那也不应该啊...”

    可恶!!

    最近吃播视频特别火,闲来无事打开手机录像,录了一段自己吃饭的视频。

    然后给乔飞发过去。

    他:“这是什么?”

    我:“吃播。”

    我:“吃饭有什么可看的?”

    我:“你不是总说我吃饭香嘛,给你看看。”

    他:“你干嘛总盯着摄像头笑?怪瘆人的。”

    我:“你就不能夸夸我!”

    他:“挺可爱的,傻乎乎。”

    我:“傻乎乎有什么好的?”

    他:“本色出演啊。”

    头疼...

    【三】

    啵啵来长沙,我请了假,颠颠地跟沈帆去机场接她。嘴上却不饶人,抱怨自己在长沙这么久也没见她来,谈恋爱倒跑得殷勤了。

    啵啵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你分手那次难不成是狗来陪着你?!”

    说完我俩一愣。

    沈帆笑的前仰后合。

    果然,恋爱使人智商蜕化。

    都说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如果沈帆是珠穆朗玛峰,啵啵就是笼罩在他头顶的那片天。

    吃饭的时候,门口传来吵架声。

    我们循声望去,原来是一个客人要带着小狗进来吃饭,被服务员拦下来了。

    那是一只茶杯犬,躺在主人怀里露出小脑袋好奇地张望着。

    丝毫不知道这场斗争跟自己有关。

    沈帆回过头,不怀好意地看了啵啵一眼,佯装心疼:“唉...啵啵,你妹妹被撵出去了。”

    啵啵白了他一眼。

    我:“你怎么知道那是母狗?”

    啵啵头也不抬的说:“沈帆跟它一起长大,自然知道。”

    沈帆自讨没趣,乖乖地去结账。

    我:“也就你能治得住他。”

    啵啵:“你忘啦,我大学的梦想就是开一个宠物店。”

    好哇!人家正经跟你处对象,你却把他当宠物!

    晚上啵啵在我这里住,我俩躺在床上,无眠聊天。

    上次这样聊,还是我失恋的时候。

    话题充满着我的意难平和啵啵的苦口婆心。

    此时角色反过来了。

    我:“怎么闷闷不乐的?”

    这小妮子跟我一样,都是初恋。

    并且都是异地。

    在民间说法中,只听过姐妹间的磁场会影响经期周率,还没听说连恋爱的大纲都会受影响。

    啵啵:“距离产生美,就像风起于火,吹的愈大燃烧的愈猛烈。可是异地恋最难的不是距离,是隔山望远,冷漠和疏忽早晚会来。”

    说完她意识到这话不妥,尴尬的吐吐舌头:“但你跟乔飞不一样,彼此知根知底,有感情基础在。”

    我摇摇头:“谈恋爱跟做朋友不一样,他有太多我不了解的地方,即便磨合了这么久,发生分歧的时候照样觉得他陌生。”

    啵啵很认真的看我,问道:“你想过放弃吗?”

    我思索着这个问题,也很认真的回答她:“想过。”

    确实想过。

    当看到别人成双成对的去约会,我面对的只有屏幕上寥寥几句话时;当下班筋疲力尽的回到家,累的灯都懒得开,躺在沙发上看着眼前漆黑一片时;当望着窗外青色,不自觉想到“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时...

    我都想过放弃。

    啵啵:“但是你不忍心对吧?”

    我:“主要没找到下家。”

    啵啵:“好啊!筱筱你学坏了!”

    我:“我确实学坏了,但不是这方面。”说着,我不自觉压低声音:“其实说句不好听的...”

    啵啵:“你干嘛突然这么小声?难道屋里有别人??”

    看着她紧张东张西望的样子,我好笑:“不是不是,因为我心虚。咳咳...是这样的,我给自己心理暗示:就当孩子长大了,去外面念书了。老母亲多多忍耐就好了。”

    啵啵表情扭曲的看着我,许久吐一句:“变态!”

    我:“你还好意思说我!好歹我没把男朋友当宠物。”

    不过这个方法真的有效,有时候我不能把乔飞当作男朋友,不然得被气死。

    啵啵:“哪天给你领个儿媳妇回来,看你怎么办。”

    我:“他敢!”

    【四】

    后来啵啵困了睡了,我却瞪着俩眼珠子睡意全无。

    乔飞不会真的...???

    不不不!!

    我应该信任他,就像他信任我一样。

    可是与其说他信任我,倒不如说他不相信会有人看上我。

    心烦意乱的我把啵啵摇醒了。

    啵啵揉揉眼睛:“大半夜的你作什么啊...”

    我:“乔飞不会真的出轨吧??”

    啵啵:“放心。他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搞事业。”

    我:“可是这么优秀的人,万一被别的女人瞧上了,怎么办?”

    啵啵:“放一百个心。他是一个雷打不动的铁血硬汉,也就你能让他柔情。”

    我:“乔飞总说也就他能要我,换了别人早跑了。”

    啵啵:“他不是没跑嘛...”

    我:“呜呜呜...”

    啵啵:“好啦好啦别哭了,你想啊,感情都是相互的。既然乔飞在你眼里这么优秀,你在他眼里也一样啊!不然他干嘛跟你。”

    话是这样没错。

    啵啵:“睡吧睡吧,人一到晚上情绪就会波动很大,明早就好了啊。”

    明明是你把人家情绪搞大的嘛!

    看着啵啵又熟睡过去,不忍心再把她弄醒。

    拿起手机,才发现已经没电关机了。

    等充了一会儿电,开机以后是乔飞铺天盖地的信息,还有十几个未接电话。

    蹑手蹑脚拿着手机走到阳台。

    翻看他发来的信息:

    “到家了吗?”

    “我忙完了。”

    “睡了吗?”

    “你电话怎么关机了?”

    “沈帆也关机了?”

    “啵啵也关机了?”

    “你们仨搞什么啊!机体失踪???”

    “喂喂!”

    “筱筱你胆肥了!”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人呢?”

    “跑了?”

    “小混蛋你野哪去了?!”

    “您好,这个手机是我女朋友的,如果捡到了请归还,重金酬谢。”

    “您好,请不要做伤害她的事,钱不是问题。否则警察不会给你好果子吃!”

    ...

    ...

    最后一条信息是凌晨两点发送的。

    我鼻子一酸。

    原来这个夜晚,心事重重的不止我一个。

    (虽然我是导致乔飞闹心的罪魁祸首。)

    【五】

    发了个信息报平安。

    不一会儿电话响了,是乔飞。

    他在那头扯着嗓子发脾气。

    我默默地听他发火。

    完事儿以后,他:“再有下次打断你的腿!”

    我:“那我就残疾了,你得养我一辈子。”

    他:“想得美,把你扔敬老院里,天天跟老头老太太作伴。”

    我:“那你不是还得定期来看我。”

    他:“我带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隔三岔五就去气你。”

    听到这儿,我没忍住哭出声:“你欺负人...”

    他:“你说话怎么这么小声?屋里有人?男人??”

    我:“不是,啵啵在睡觉。”

    他:“好吧...你为什么哭了?”

    好啊!明明知道我哭,还不先问问。

    (女生的点真是奇怪。)

    我:“你王八蛋。”

    他:“嗯???”

    我:“你会不会出轨啊?”

    电话那头没动静了。

    我:“乔飞,如果你真的碰到合适的,提早告诉我,别藏着掖着。我受不了背叛的打击。”

    他:“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我:“如果有年轻貌美的女孩,聪明伶俐的...你不心动吗?”

    他:“我已经有全世界最好的女孩了。”

    女孩子就是这么好哄,我扑哧乐出声,吸溜着鼻涕问道:“你周围怎么这么吵啊?好半天了...”

    他:“你也是王八蛋。”

    我:“嗯???”

    他:“一早就听见我周围吵,现在才问。”

    (这俩人,注定要成为两口子。)

    我:“你在干嘛啊?”

    他:“开车。”

    我:“大半夜的去哪啊?”

    他:“去长沙。”

    我:“啊??”

    他:“你一直没回我信息,三个人还都失联了...我担心出事。本来订了早上的机票,但等不及了。”

    我:“那你现在到哪了?”

    他:“包茂高速,收费站堵这儿了。”

    怪不得这么吵。

    我:“你回去吧,我没事了。”

    他:“你神经病啊!把老子当猴耍?呼之即来,挥之既去?”

    我:“吵什么啊...我又没让猴来。”

    他:“...不管,你等着我。”

    我:“等你干嘛?”

    他:“打断你的腿。”

    我:“不是下次再犯才打断腿嘛。”

    他:“你还想有下次?!今日事今日毕!”

    挂了电话,心里莫名其妙美滋滋。

    一转头,看到披头散发的啵啵站在身后,吓的我嗷嗷叫唤。

    脚下一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钻心的疼痛。

    救护车来了。

    【六】

    清晨六点,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腿缠着绷带架得老高。

    啵啵哭得梨花带雨:“呜呜对不起筱筱...我不是有意吓唬你的...我会对你负责,养你一辈子...呜呜呜...”

    医生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说道:“病人就是骨折而已,她还年轻,恢复得快。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我盯着天花板,心里感叹:乔飞啊,不用你亲自打骨折,老娘的腿已经折了...

    乔飞赶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他双眼通红,满脸的不可思议。

    然后默默地坐在床边给我削苹果。

    我:“一语成谶。”

    他:“这是天意。”

    我:“可是我意难平!”

    一个苹果堵住我的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