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们俩的小故事 > 第十二章:同桌的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

    某天早上,收到一条老同学发来的信息:“筱筱,我来长沙投奔你啦!”

    他是我的初中同桌,叫潘庭。

    对,就是洗发水的那个潘庭。

    我们出生的那个年代,潘婷还没有家喻户晓。

    等到上学的时候,潘庭的名字总是被大家打趣。

    某次上课,老师突然想不起他的名字,指着他说道:“就是那瓶洗发水,对,就是你,站起来读下这篇课文。”

    潘庭为此苦不堪言,跟家里反抗好多次要改名字。

    潘爸爸:“不行不行,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怎么能为一个洗发水就改名字呢!”

    潘庭:“大丈夫还宁死不屈呢!我姥爷四十多岁的时候,不也去改名字了!”

    潘爸爸:“你姥爷那时候叫‘岳精’,他没办法。你这点儿事跟他老人家比起来不算什么。”

    潘庭反抗无效,只能默默忍受。

    【二】

    枯燥烦闷的学海生活,看小说成为了他唯一的乐趣。

    身为同桌的我,经常帮他打掩护。

    潘庭也很大方的把小说借给我看。

    厚厚的几摞书,让我眉头紧皱:“不了不了,你自己留着看吧。”

    可是每当看他盯着书盯的出神,心里还是觉得好奇。

    晚自习的时候,随手拿来一本,上面写着《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看了几堂课,我就看不下去了。

    跟潘庭吐槽:“写的什么玩应啊,太扯了吧。”

    潘庭一把夺回去他的宝贝,心疼的拍拍,似乎要抖掉我手指留下的痕迹。嫌弃地瞥了我一眼:“你一个小姑娘懂什么。”

    哼!好歹我也是看过金庸武侠著作的人,不能被这样瞧不起:“这跟性别没关系,你看,一个经常被欺负的小男孩,突然就开窍了决定反击,当然,这符合常理。但是怎么跟开挂一样,战斗能力变强了?打激素了?”

    潘庭:“啧啧...此言差矣,被逼到绝境实力和能力都是可以被突破的。”

    我:“好好好,就算如此,那个经常欺负谢文东的胖子,怎么被他揍了一顿就变得服服帖帖的?还跟随他一生效忠?这个过程太牵强了!一点过度都没有,搞得好像斯德哥尔摩。”

    潘庭:“小姑娘就是小姑娘,没有见识!这叫敬佩!”

    我:“就因为我是小姑娘,才觉得越来越扯淡。十几个漂亮出众的女人都为他倾心,赴汤蹈火,没必要啊。而且最后都被他收入囊中,彼此和平相处,《鹿鼎记》也没这么夸张,不符合常理。”

    潘庭:“那言情小说里,将军王爷皇上富家少爷为了一个长相平平的民女,争得头破血流,这就符合常理?有必要?妃子不香吗?郡主不美吗?贵族不好吗?”

    我:“额...”

    无言以对。

    嘴上说着这本书扯淡,但总是忍不住想看。

    这几年,我看完了《坏蛋是怎样炼成的》《超级教师》《黑道天子》《黑道公子》《黑道学生》《终极黑道》...等等...

    那时候还没有“真香”这个定律。

    让我至今难以忘怀的片段,就是几百个人殴打男主一个,男主还赢了。

    狗血又上头。

    不过我最最喜欢的,还是《黑道校花》。

    为了黑帮复兴完成爸爸的使命,与男主斗智斗勇又吸金无数的女子,太帅了...

    潘庭:“男女主换了身份,你就喜欢了,哼!女生啊...啧啧...”

    我:“起码我认可你的品味了。哎呀,做人应不拘小节嘛!”

    潘庭:“此言差矣,小心驶得万年船。”

    后来我又发现了类似的“好书”,乐颠颠的跟他推荐。

    潘庭摇摇头,漠然的说道:“这类书基本都是换汤不换药,看开头就知道结尾。我看腻了。”

    我:“...那你现在看什么?”

    潘庭:“《三国演义》。”

    后来我回归本心,重新拾起《乌龙院》。

    【三】

    潘庭又迷上了修仙小说,看得入迷,简直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某天课间,他神秘兮兮的跟我说:“我怀疑乔飞不是人类。”

    我:“啊??”

    说着转过头,看到此时的乔飞正用校服盖住头,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潘庭:“他因早恋沦为后进生...”

    我:“早恋?等等...乔飞怎么会是后进生?”

    潘庭:“你想啊,乔飞长得比同龄人都高,话也不多,但总是给人一幅老谋深算的样子...他肯定不是同龄人!”

    我:“...那个...继续。”

    潘庭:“他是天阶岛的神秘人物之一,在苗疆得到了大力神蛊和金刚蛊。核弹也炸不死的大神!可以通过想象变成任何样子,还能读取别人的思想!”

    我:“读...读取别人的思想?”

    潘庭:“对啊!我昨儿去小卖铺,路上碰到他,他随口就说了句‘又去卖脉动啊。’他怎么知道的!”

    我:“你考试作文写的《脉动,给你不一样的生活》,同学们都知道。”说完,指了指他桌子上喝得只剩半瓶的脉动。

    潘庭跟拨浪鼓一样摇头:“不不,但我只喝橘子口味的!那天他说橘子口味没有了...他是怎么知道的!”

    我摘下眼镜,揉揉鼻梁无奈道:“你当时在哪碰见乔飞的?”

    潘庭:“小卖铺门口。”

    我:“那不就得了!他刚从小卖铺出来,当然知道了!”

    可是潘庭深陷在自己的理论里,拔不出来。

    我:“你看的什么书?”

    潘庭:“《很纯很暧昧》。”

    我回家搜了一下,这个作者写过《校花的贴身高手》,我那时候还看得热火朝天。

    潘庭总是时不时的回头打量乔飞,搞得我也回头忍不住去看。

    那时候的乔飞,坐在教室的角落,一手转着笔,一手拄着下巴听老师讲课。

    阳光照进来的时候,他的脸被光圈笼罩着。

    模糊的泛白。

    除此之外...没什么特别的。

    潘庭:“果然不简单。”

    我:“哪里不简单?”

    潘庭:“你看他转笔转的那么溜,肯定练过法术!”

    我:“...”

    时间长了,我开始为潘庭的心理健康担忧。

    苦口婆心的劝他:“小说是小说,现实是现实,你得分清楚。”

    潘庭:“唉...筱筱,我跟你分享心里话,以为你会懂我。”

    我:“嗯??我怎么就懂你了?”

    青涩懵懂的我,听到这句话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

    天哪!他不会喜欢上我吧?小说里男主都是信任女主,才会跟她说自己最真实的想法...难道他真的???不要不要,拒绝了他以后要怎么面对啊!

    无数的内心独白此起彼伏。

    潘庭:“因为咱俩是一类人啊!”

    我:“谁跟你一类啊!”

    搞什么嘛!虽然我也爱幻想会不会有个霸道总裁一眼相中我,从此告别校园走上人生巅峰,在大别墅里当阔太太...但是!咳咳...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潘庭:“你以前是不是很喜欢《美少女战士》?”

    我点点头。

    潘庭:“你是不是也觉得自己是月野兔,某天放学的路上会碰见一直头顶有着月亮的小猫。带你变身消灭妖怪,拿到银水晶解救世界?”

    我:“额...对。”

    潘庭:“那不就得了!只不过你幻想自己是战士,我幻想人类成仙罢了。”

    我:“可是...可是可是那时候我是小学生啊!你都上高中了,拜托理智一点!”

    潘庭:“只能说童年该有的想法我十七岁才有。迟来的想象力我得抓住了!干嘛女孩子幻想起来就是可爱,男孩子幻想就不理智了?”

    我被他怼的哑口无言,只能换个角度:“主要现在快模拟考了,咱们得分清主次。”

    潘庭做了个鬼脸,然后伸手从我的书桌堂里拿出一本《爆笑校园》,得意洋洋的看着我。

    输的体无完肤。

    随他去吧。

    (毕竟每次考试他的分数都比我高,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

    【四】

    说到这方面的差异,我跟乔飞也有。

    那时候我俩还没在一起,网络上对郭敬明的批判铺天盖地。

    说他写的《小时代》充斥着金钱主义和都市颓废。

    洗脑了年轻女孩子的思想。

    (当然,其中也包括我。)

    乔飞无奈:“这种没有营养的小说你怎么还买了全集?”

    我:“可乐也没有营养,你不也每天饭前饭后来一杯?”

    乔飞:“说不过你。”

    没多久,潘庭就放弃了这个诡异的想法。

    我:“你怎么突然想通了?”

    潘庭:“体育课我看乔飞摔了一跤,他刚起来没走多远,又摔了一跤。嗯...他绝对是普通人!”

    推翻这个谬论的理由竟然如此简单粗暴。

    【五】

    高中毕业的时候,同学录上,有一个问题是:“你的梦想是什么?”

    潘庭写着:“平安喜乐,万事随顺。”

    我问他:“不是改名字吗?”

    潘庭:“这个名字陪伴了我这么多年,生活也算如意。如果改名字,我怕会影响运气。”

    我:“你还挺迷信的。”

    潘庭:“让我看看你写的是什么。”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潘庭已经拿走了。

    梦想那一栏,我写的是:“有生之年一定要变成美少女战士。”

    我挠挠头:“那个...随便写的。”

    潘庭:“你已经是战士了,在高考中夺得了胜利。”

    我:“哎呦哪里哪里...”

    潘庭:“只不过不是美少女。”

    ......

    【六】

    时隔多年,再次见到老同学我都认不出他了。

    圆圆的脸,圆圆的肚子。

    白白胖胖,好像一个大雪人。

    当年潘庭大学毕业就结婚了,没多久就当了爸爸,是同学里步伐最快的一个。

    他现在是编辑,专门负责儿童书籍。

    这次他被暂调到长沙,呆几个月就回上海。

    我们在咖啡厅聊到过去的事情,好像就是昨天。

    不过儿童编辑还是挺适合他的,有想象力,有好奇心。

    潘庭给我看他女儿的照片,小丫头胖嘟嘟白净净的,跟他一样。

    因为他名字的趣事,我问道:“她叫什么名字啊?”

    潘庭:“我姓潘,她妈妈姓陶。叫‘潘陶’。”

    额...潘陶...蟠桃。

    简单好记,真符合他的作风。

    得知我跟乔飞在一起了,潘庭仰头大笑。

    我:“你笑什么啊?”

    潘庭:“没什么,就是觉得你俩挺般配的。”

    我:“你是所有人里,第一个主动这样说的。”

    不管是啵啵还是沈帆,还是曾经玩得好的同学或者家人,他们都觉得冷静话少的乔飞架不住无厘头粗神经的我。

    时间长了,才会感叹:“你俩确实挺登对的。”

    潘庭:“那是,我是谁啊!你的小说搭档。”

    我:“平凡女等到了她的光芒男。”

    潘庭:“校园公子迎来了他的火爆战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