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们俩的小故事 > 第九章:他要离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

    乔飞的公司在成都成立了分部,他接到通知要调过去当总监。

    晚上我们俩讨论这件事。

    说实话,我当然舍不得他走。

    但对于他来讲,去了以后前途无量,这无疑是一件好事。

    倘若他为了我放弃这次机会,以后也是遗憾,对我也是不忍。

    乔飞问我要不要一起过去。

    我想了想,摇摇头。

    这两年我成熟了许多,深知自己在“适应力”方面是慢热型的人。

    长沙也好,成都也罢。虽然都是背井离乡,但此时的我已经熟悉了这里。如果跟他离开,去了陌生的城市再从头开始,过的不如意不顺利,负能量也会影响到他。

    我不想这样。

    大概过了一个月,乔飞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

    我送他去机场,办行李托运时,值机的小姐姐问:“行李里面有易碎物品吗?”

    乔飞摇摇头。

    我脑袋一抽,不假思索地摸着自己的心脏说道:“易碎的在这呢。”

    说完我就哭了。

    从开始知道“他要离开。”这件事一直到刚刚,我都没有哭。

    甚至还对周围的朋友说道:“这是好事啊,没什么的。”

    是啊,这是好事。

    可前提,是他要离开。

    踏进机场的那一刻,泪水仿佛像老化很久突然被修好的水龙头,喷涌而出。

    乔飞一把搂住我,说道:“别哭了,等我安顿好,就接你过去。”

    周围的人纷纷疑惑地看着我们。

    我红着眼睛送他过安检,一直目送他的背影,直到看不见。

    高高壮壮的背影,还穿着那年我在火车站送他的衬衫。

    但是这个王八蛋,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看我。

    绝情!

    【二】

    我哭咧咧的走出机场,打车回家。

    在车上嚎啕大哭。

    师傅:“你怎么哭咯?”

    我:“我把重要的东西丢了...呜呜呜...”

    师傅:“所以上不了飞机?”

    我点点头,捂着脸抽泣。

    过了一会儿,车停了。

    我把手移开,睁开眼泪朦胧的双眸,看见师傅又把车开回了机场。

    一脸茫然不知所措地看着师傅。

    师傅:“傻孩子!身份证丢了可以去机场公安办临时滴,快去吧。”

    我哭的更伤心了。

    师傅挠挠头,似乎在懊悔自己的多此一举。

    他点了一根烟,无奈地看着我。

    前面开过来一辆出租,里面探出一个满脸络腮胡的人问他:“老刘,你搞么子哦!撒个情况?”

    他摇摇头。

    大胡子:“她是不是没得钱给你?”

    师傅:“不是不是...等等...你不会真没带钱吧?”

    我边哭边摇头。

    周围车子的喇叭声此起彼伏,交警皱着眉头走过来,师傅见状把烟头熄灭叹气:“罢啰罢啰赶紧走,有没有钱都无所谓了噻!”

    师傅上车踩着油门赶紧离开。

    路上,我说道:“师傅...我...我有...有钱...呜呜呜...”

    师傅:“没钱也不得事。”

    我:“呜呜呜呜师傅你怎么...怎么这么好...”

    师傅:“谁让你跟我孙子差不多大咯。”

    ...

    这话怎么这么别扭????

    我:“你...你孙子...多...多大了?”

    师傅:“十七。”

    算了,别扭就别扭吧。

    我:“放心吧师...师傅,我有钱。”

    师傅:“你搞么事哭撒?”

    我:“呜呜呜呜我男朋友走了...”

    师傅不说话了,放了一首歌。

    林俊杰的《可惜没如果》。

    歌词唱着:“不该沉默时沉默,该勇敢时软弱。如果不是我,误会自己洒脱,让我们难过...”

    歌词真应景...

    我以为自己很洒脱,但当面对结果时,除了难过,就是难过...

    到地方以后,我才发现没带钱包,拿出手机,问道:“可以微信吗?”

    师傅:“支付宝吧。”

    扫完码。

    我:“全师傅对吧?”

    他:“对,全付。”

    我:“我知道,肯定不会付一半。”

    他:“我知道,我是说,我叫全付。”

    我艰难地抬起肿的像核桃一样的眼睛,看到驾驶台前放着他的工牌:全付。

    顿了顿,师傅说道:“我小女儿叫付一半,因为当年超生,我们希望能付一半滴罚款。”

    说完他还笑:“名字真是一个奇特的存在啊。”

    我哭的更伤心了。

    师傅:“你又怎么咯?”

    我:“我...我一直以为我男朋友的妈妈叫西红柿...呜呜呜呜...”

    师傅:“然后嘞?”

    我:“呜呜呜...结果...结果并...并不是...”

    师傅:“所以他是因为这个跟你分手咯?唉!这冒卵用的男人脑壳闪了板!算个么子!”

    我:“...”

    【三】

    回家躺在床上,手机“叮”的响了,才发现乔飞发来两条信息。

    第一条:“上飞机了。”

    第二条:“我关机了。”

    哼!

    大王八蛋!老娘隔着人群看着他默默流泪,他倒好,头也不回的往里走!

    手机扔一边,抱着枕头哭。

    哭着哭着,我饿了。

    起身想找点吃的,结果发现我一直抱着的枕头竟然是用乔飞照片做的抱枕。

    他的脸已经被我揉搓的扭曲了,但还是能看到他的笑。

    好像《猫和老鼠》里狡猾的杰瑞。

    委屈就像迸发的洪水漫过山丘。

    我拎着湿漉漉的抱枕下楼,打算扔了。

    走到垃圾桶前,毫不犹豫地把枕头丢进去。

    余光瞥见有人看我。

    扭头一看,是小区超市里的收银员,朵朵。

    她今年十四,初中毕业了,假期来叔叔的店里兼职打工。

    朵朵好奇地看着我。

    我:“怎么啦?”

    朵朵:“你长的很像之前总来我们超市买冰棍的姐姐。”

    我:“嗯?”

    朵朵:“她叫筱筱,不过她是长头发。”

    我:“我就是,我把头发剪短了。”

    朵朵:“...哦这样啊...姐姐你是割双眼皮了吗?好像发炎了...”

    呜呜呜呜...

    我捂脸哭着跑回家。

    躺在沙发上,给公司打电话说身体不舒服请假。

    这几天没心情上班。

    唉...被感情耽误事业的女人最不值得同情了。

    不过,与其盯着两个红眼睛和丧气满满的脸去上班,倒不如呆在家里当一条没有出息的咸鱼。

    躺着躺着,我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被电话震醒。

    是乔飞。

    他:“我落地了。”

    我:“哦。”

    他:“你干嘛呢?”

    我:“躺着。”

    他:“吃饭了吗?”

    我:“还没。”

    他:“我给你点个外卖吧。”

    我:“不用了,没心情。”

    他:“好吧。”

    ......

    啊啊啊啊!!!!这该死又帅气的老王八蛋!!!

    愤怒地挂了电话,越想越生气。

    他一点都不留恋我!反而还走的那么洒脱!

    一想到他当时潇洒的背影,气就不打一出来!

    不过...冷静下来,仔细想想,乔飞似乎一直都这样。

    记得当年上高中时,物理课,乔飞喝水。

    一米八几的大男孩儿,用带吸管的红色水杯。

    据说这杯子是过年时他奶奶送给他的,寓意吉利喜庆,顺风顺水。

    丹杯子并没有带给他好运。

    物理老师一抬头,看到乔飞在喝水,怒气冲冲地把他训了一顿。

    物理老师:“上课应该喝水吗?”

    乔飞:“不应该...吗?”

    最后那句“吗”字特别轻,特别小,只有坐在附近的同学(包括我)能听到。

    这似乎是他最后的倔(懦)强(弱)。

    物理老师:“你说你错了。”

    乔飞:“你错了。”

    物理老师:“我说你!!”

    乔飞:“我没错。”

    物理老师把他撵出去了,在教室门口站着。

    他就是这么一个倔的人,性子扭的很,认死理。

    只要自己认为这件事没有错,丝毫不肯低头。

    明明一句“知道了,下次注意。”就能解决的事情,非搞得这么复杂。

    步入社会以后,乔飞因此吃了很多亏,也收敛了很多。

    但时不时的,本性还会暴露出来。

    他就像被皮筋捆住的弹簧。

    这也是我不想阻拦乔飞离开的原因,这个机会对他太难得了。

    虽然他也为我改变了许多,但...还是不够。

    唉,越没出息的人,越是贪得无厌。

    嘤嘤嘤...但是人家就是忍不住嘛!

    这时候,门铃响了。

    我边擤鼻涕边走过去问道:“谁啊?”

    “外卖!”

    开门,是外卖小哥,递过来一个大袋子。

    我接过来,沉甸甸的。

    打开以后,是一大盆小龙虾。

    乔飞发来信息:“傻丫头,好好吃饭吧。”

    我:“我说了我吃不下。”

    他:“真犟。”

    哼!哪有你犟!

    该说不说,这小龙虾真好吃。

    我跟他说了自己请假的事,请了一周。

    乔飞:“怎么了?因为我吗?”

    我:“当然不是。最近太累了,想好好休息。”

    乔飞:“不许熬夜。”

    晚上十一点,乔飞给我发了一张他们聚餐的照片。

    我:“吃的不错啊。”

    他:“好啊!你果然熬夜!”

    后来我就不回他信息了,等到第二天早上再回。

    结果等到第四天晚上,他发信息:“我住的附近有一家干锅鸭头特别好吃,真希望你在。”

    我没回。

    过了一会儿,乔飞:“干嘛呢?”

    我还没回。

    乔飞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

    我清清嗓子,酝酿了一下语气,装作刚睡醒的样子,问道:“喂?怎么了?”

    他:“你为什么不回复我?”

    我:“在睡觉啊...”

    那边没说话。

    我:“你不是不让我熬夜嘛。”

    他:“这么听话?”

    我:“对啊,十点就乖乖的睡觉了。”

    他:“可是抖音显示你在线。”

    我:“...”

    他:“...”

    然后俩人一直煲电话粥,说着有的没的。

    一直聊到早上五点。

    从来没想过能跟他打电话聊这么久。

    谈恋爱以来,我俩根本没有所谓的“热恋期”。

    无非就是下班一起吃饭,说着白天发生的事,然后他送我回家。

    周末的话,就出来逛街看电影压马路。

    如果他加班在公司,我就忙自己的事情。

    再或者,我俩哪都不去。

    呆在他那儿做做饭,逗逗猫。

    呆在我这儿,给我擦擦地,洗洗衣服。

    (所以大部分时间他都不愿意来。)

    相处的感觉,更像老夫老妻老朋友。

    现在距离远了,反而腻歪起来。

    别样的甜蜜,从未有过。

    后来我太困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电话那头的乔飞没有挂,他打开手机免提,把声音放到最大。

    然后冲了杯咖啡,靠在沙发上,听着我均匀沉稳的呼吸声,嘴角不自觉上扬。

    似乎我呼吸的每一个节拍,都打在他的心跳上。

    【四】

    一周以后我元气满满的上班。

    中午沈帆来了,他说乔飞不放心我。

    我一脸黑线:“我又不是幼儿园的小孩。”

    沈帆白了我一眼:“你就是幼儿园的小孩,看起来精神状态好着呢!”

    我:“哼!怎么,你今天不忙?”

    沈帆:“忙啊!正好就你公司附近办点事,就顺便来看看你。”

    不管咋说,人家是好心。

    我中午请沈帆吃饭。

    沈帆:“听说你在家休息了一周。”

    我:“对啊,养好精神状态才能上班。”

    沈帆:“你还有个过渡期,乔飞在那边忙的都没时间缓解悲伤。”

    我:“他一点都不悲伤。那天你不在,我送他去机场,他头也不回的过安检。”

    沈帆:“他当然不能回头了。挺大的老爷们红着眼睛,怎么好意思看你。”

    我:“嗯??红着眼睛??就他???”

    沈帆一愣:“哎呀!你千万别跟他说!不然他肯定连夜拿着刀从成都过来剥我的皮!”

    我:“放心吧,肯定不说。”

    沈帆:“呼...那就好。”

    我:“嘻嘻,这顿你请。服务员,再要一份红椒酿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