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们俩的小故事 > 第三章:以后请多多指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

    我在火车上给家里打电话,说明了情况。

    那时候还没有支付宝跟微信,手机用的都是诺基亚。

    我妈在电话那头发了好大的脾气,骂完以后,她说道:“你把乔飞的手机号告诉我。还有银行卡号,我赶紧汇些钱过去。”

    乔飞把银行卡递过来,我一边念,我妈一边记。

    挂了电话,乔飞说:“阿姨还是那样,活力满满。”

    “嗯?”我好奇的问:“你见过我妈妈?”

    “见过啊,高二的时候。”乔飞笑道:“那次开完家长会,她也是这样骂你的。”

    唉......

    【二】

    那晚,我第一次坐着睡了一夜。

    第二天我跟乔飞下了火车,来到了他的出租屋。

    在地下室,没有窗户。

    一个五平米的小房间,除了床和行李,潮湿和阴暗,什么都没有。

    乔飞一边放东西,一边对我说道:“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硬座,你肯定饿了,我带你去吃饭。”

    一转头,他愣到:“你怎么哭了?”

    我摇摇头,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乔飞太苦了,住在这种地方,连太阳都没有怎么受得了。

    乔飞看我不说话,也猜到了原因。

    半晌,他说道:“别哭了,算我求你,不要这样。”

    他冰冷的语气中又带着难过。

    我抬起头,看到乔飞坐在床上,他低着脑袋,瘦弱的身影说不出的落寞。

    门开着,路过的两个人好奇地看着我们。

    乔飞带我去吃炒米粉。

    坐在那儿,我俩谁都没说话。

    米粉端上来了,热气腾腾。

    结果我还没吃呢,头顶的电风扇呼呼地转,把桌子上的面纸团吹到了我的米粉上。

    我拿着筷子懵住了。

    乔飞叹了一口气,把他的那份米粉换给我。

    他把面纸团拿起来,攥在手里,端起我那碗米粉大口大口的吃着。

    老板娘说道:“小姑娘,你男朋友真体贴啊。”

    乔飞放下盘子,口齿不清的说道:“没办法,她太笨。”

    【三】

    吃完饭,乔飞带我在四处转悠。

    南方的夏天与北方不同。

    北方是金色的,阳光的颜色。

    南方是绿色的,树叶的颜色。

    我抬头,阳光透过大树的缝隙洒在地上,璀璨又斑斓。

    回老家的车票要第二天早上才有。

    乔飞带我去宾馆,我摇摇头:“算了,我在火车站附近的招待所住一晚就行了。”

    “不行。”乔飞说:“那儿鱼龙混杂,吵闹不说,治安又差,你一个女生不安全。”

    开完房,他就回去了。

    第二天一早,乔飞送我去车站。

    他给我订的是卧铺票,说我这几天都没怎么好好休息,回不去不能再坐着了。

    我:“瞧不起谁呢,你可以坐十几个小时,我也可以。来的时候我不就陪你坐着呢嘛!”

    乔飞:“但是你门牙掉了,坐着睡觉容易张嘴,该漏风了。”

    我:“...”

    乔飞:“额...那个,主要坐着睡觉对颈椎不好,我皮糙肉厚的无所谓,但你不一样。况且你小时候不是经常落枕嘛,虽然现在长大了好些了,但还是得多注意。”

    我:“你怎么知道我小时候经常落枕?”

    乔飞:“阿姨说的。”

    我:“嗯??我妈??她什么时候跟你说的??”

    乔飞:“她昨晚给我打的电话。”

    我:“她给你打电话干嘛?不会就只为了说这个吧?”

    乔飞挠挠头,有点难为情地说:“那个...阿姨可能是想确认...嗯,就是咱俩是不是睡...睡在一起...”

    啊??????

    什么?????????

    天呐!!!太丢人了!!!!!!!!!!!!

    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尴尬了半天,我说道:“那个...嗯...就是...别忘啦,我还欠你很多冰棍呢!”

    乔飞:“放心吧忘不了。”

    后来他告诉我,不仅冰棍忘不了,连我这个人都忘不了。

    当时听着觉得甜丝丝的,结婚以后再回想起来,咦...!肉麻!

    【四】

    回家以后,我去诊所补了颗牙。

    大夫笑眯眯的问:“多大年纪了?牙还能掉。”

    啵啵在旁边:“幸亏你出生在现代。”

    我:“为啥?”

    啵啵:“如果在古代,掉的可就不是牙了,是脑袋。”

    大夫:“啊?”

    我:“啊?”

    啵啵翻了个白眼:“未出阁的女子竟然瞒着父母跟男子私奔远离家乡,在古代就是要掉脑袋的。”

    我:“在不是你说的那样!那是个意外!”

    大夫:“对啊,不是你说的那样。”

    我诧异地看着眼前发光的老爷爷,这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竟然看透了我乖巧听话怂到底的性格,肯为我说话,刚萌生一丝感动时,大夫说道:“在古代这是要浸猪笼的,不会掉脑袋。”

    我:“...”

    啵啵:“那倒是,可能筱筱上辈子浸猪笼,脑袋进水了,孟婆汤都洗不干净。”

    妈:“啵啵你这话就不对了。”

    我再次感动,果然世上只有妈妈好。

    妈:“孟婆汤洗的是记忆,不是智商。”

    我:“...”

    心死了。

    【五】

    啵啵是我的发小,她是那种在考试前一边骂骂咧咧地损我不长脑袋,一边陪我在家熬夜通宵做练习题的人。

    经常我妈早上起来,看到我俩趴在书房留着口水睡觉,练习册湿一片。

    妈:“啵啵就像你亲姐姐一样。”

    我:“哪有,她分明就是另一个你。”

    好朋友嘛!怎么能乱了辈分。

    啵啵:“我不介意你叫我妈。”

    !!!!!!!占我便宜!!!!!!!

    我:“你想多了,我的意思是你太老了。”

    妈:“你这指桑骂槐说谁呢?”

    后来我就学乖了,啵啵再损我的时候,我就不说话。

    啵啵:“你这不是乖,是笨。”

    【六】

    那段时间我在老家一直没什么固定的工作,换了好几个。

    啵啵嘴上嫌弃我咸鱼一条,背地里却四处帮我打听合适的工作。

    后来她介绍我去一个公司面试,我本来没报什么期望,但没想到面试的过程很顺利。

    都要准备入职手续了,HR突然通知我,因为公司人员调动,需要我去另一个城市工作。

    我:“你俩愿意我去吗?”

    妈:“当然不愿意,就你一个宝贝女儿。”

    爸:“毕竟女儿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

    我:“那我不去了。”

    妈:“虽然女儿是宝贝,但是宝贝有很多,比如我今天买的这条裙子,多好看。”

    爸:“真的挺好看,等天冷了咱俩去三亚旅游,你穿着去海边,肯定迷倒一片。”

    妈:“我都好久没旅游了。”

    爸:“那今年冬天去,就咱俩。”

    我:“没有我吗?”

    妈:“我去做饭。”

    爸:“我看会儿报纸。”

    我:“...”

    那我呢???我呢????嗯????

    然后我就一个人风尘仆仆的来到了乔飞所在的城市。

    当时我并没有告诉他我要来,是把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才说的。

    我:“以后咱俩彼此照应,团结帮助。”

    乔飞:“阿姨不怀疑你跟我了?”

    我:“怀疑啊,但我说你是GAY。”

    乔飞:“......”

    【七】

    刚到长沙时,我有很多不适应。

    南北饮食的不一,气候的差异,还有每天下班累到虚脱,回到家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

    这种孤独和空虚只有拼命工作才能填补。

    那段时间我很少跟乔飞联系。

    他也挺忙的,我只知道他一边打工还债,一边读书考学。

    再次见到他,是一个偶然。

    那天下午,我去甲方公司要尾款。

    已经催了大半年,还是迟迟不到账。

    领导让我这周必须完成任务。

    虽然我心里没谱,但也不敢跟他明说,只好硬着头皮来。

    果然碰了一鼻子的灰。

    我失落的走出甲方大厦,坐在附近的咖啡厅想短暂的放松一下。

    点了一杯拿铁,小口抿着,真好喝。

    牛奶和咖啡,一黑一白,融合在一起。

    牛奶冲掉了咖啡的苦涩,只留下醇厚。

    咖啡带走了牛奶的乳腥,只留下香甜。

    这么不搭配的食材混在一起,却别出心裁。

    买单的时候,发现竟然免单。

    我:“为什么免单啊?”

    服务生:“因为要照顾不开心的幸运儿啊。”

    好熟悉的声音。

    我一抬头,是乔飞。

    他穿着白衬衫,干净利落。阳光从窗外打进来照在他脸上,那双眼睛好像流淌的小溪般温柔清澈,眸底荡漾着笑意。

    我一时间看的出神。

    乔飞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问道:“怎么?开心的不知所措了?”

    我回过神:“不是...那个...没想到会碰见你,真巧啊。”

    乔飞在我对面坐下,说道:“你一进来我就看到你了,只不过你想事情想的出神,没注意我罢了。”

    我挠挠头:“不是啦...”

    乔飞:“没洗头?”

    我:“...”

    人家一紧张就会忍不住挠头嘛!

    哼!

    我:“你坐在这里聊天不怕被经理说嘛?”

    乔飞:“我早就下班了,就是想看你什么时候能注意到我。”

    说完,这厮还白了我一眼,喃喃道:“果然还是免单好使。”

    我尴尬地吐了吐舌头,刚想挠头,手悬在半空又放下了。

    他:“怎么了?”

    我跟他说了事情经过。

    “这样啊...”乔飞摸摸下巴,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儿,说道:“没什么啊,你一会儿打包个蛋糕回去,吃甜食会让人心情愉悦。这家的芝士蛋糕跟有名的!放心,也免单。”

    我:“哪有心情吃啊...都不知道怎么跟领导交差。唉,难得被重视,还没办法完成任务。”

    他:“那有什么的。首先这个业务也不归你负责,是别人辞职留下的大坑。其次,半年的尾款都要不来,领导偏偏让你一周搞定,这没有理由。他不是重视你,是想让你收拾烂摊子。”

    我:“那我回去要怎么说啊?”

    他:“领导上面还有大领导,你是刚入职的新人。弄好了,光荣对半分。弄不好,坑还得他自己填,没有你的责任。筱筱,你要明白:项目不是你做的,甲方也不是奔你来的,钱也不是欠你的。回去该怎么说就怎么说,领导就算心里有气,也没有立场对你发火。”

    茅塞顿开。

    我:“乔飞你好厉害。”

    他:“不厉害,只是入社会比较早。”

    我:“你最近怎么样啊?”

    他:“挺好的。边打工边念书,日子倒也充实。”

    简单寒暄了几句,我就回去公司了。

    果然,领导只是叹了一口气,也没说其他的。

    晚上我吃着芝士蛋糕,给乔飞发信息:“蛋糕真的好好吃,今天谢谢啦。”

    他没回。

    等到第二天早上我醒来,才看到他回复我一句:“记得刷牙。”

    时间是03:35。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