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全能千金真不想黑化 > 三百七十四章 焦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除了等待,似乎没有别的方法。

    沈天河跟沈飞扬解释:“我约江修延约了两天,都没约到,他毕竟要大婚了,事情也忙……”

    沈飞扬心急如焚,看见沈茹在一边,也只能忍了忍劝慰:“等他办完婚礼估摸着就能空出来时间了,也就再等两三天。”

    沈茹脸色苍白,冷笑一声说:“结婚是大事,他一颗心都在新老婆身上,哪里还记得自己的儿子?恐怕金芳给他生的儿子,才配做他江家的孩子。难怪当初提离婚的时候,他那么爽快就答应把可乐给我。”

    她平时有什么苦闷都是藏在心里的,还是头一回说话这么刻薄。

    可越是这样,沈天河听得越心酸,将沈茹搂进怀里:“小茹莫怕,有爸爸在呢。”

    沈飞扬已经去联系外界的愿意配型的人。他的学生多,病人更多,这几年做青春期公益健康事业,不挣钱但名气挣得不少,也有许多已经上了大学的孩子得知可乐白血病的事情,主动联系说要过来配型。

    但是忙碌了这么多天,还是没有寻到合适的。

    沈茹吃睡不好,整天都焦虑,却又无可奈何。

    沈天河提议:“不然,我约一下江秀清试试看?”

    沈茹摇摇头:“不用了,他们不想管,就不会管的,约谁都没用。说不定在他们心里,可乐是个累赘,江修延现在是金家的女婿,以前的过往恨不能抹去才对。”

    还是在别的地方找寻机会吧。

    可是没等到合适配型的人,可乐又一次流鼻血了,这一次特别严重,血流到虚脱,沈飞扬紧急做了手术,给他输血,才算是暂时保住他的平安。

    即便这样,可乐也还是被送到重症监护室。

    沈茹再也忍不住了,转身就往外跑。

    邓灵珊连忙问:“小茹,你做什么去?”

    沈茹咬着牙:“我今天就是绑架,也要把他绑过来,他是可乐的希望,他怎么能……”

    怎么能那么绝情?

    打车去了江修延的公司,前台表示江总今天有事出去了,可怎么都不肯说江总到底去做什么去了。

    沈茹给江修延打电话,打不通,打郝亮的电话,一次一次被挂断,根本不接她的电话。

    她坐在江氏前台想了想,给陈超打了个电话。

    陈超很惊讶:“沈茹,你怎么……”

    “江修延今天去了哪里?”

    陈超迟疑了会儿说:“我并不知道啊。”

    沈茹捂着脸哭起来:“陈超,算我求求你,我真的是走投无路,才会想到你。我知道你跟他关系好,你告诉我,我找他有特别特别重要的事情。”

    陈超说:“沈茹你冷静一点,不要这样,我知道他要结婚了你心里难受,但是其实感情并不是那么重要,其实……”

    “今天找不到他,我都没法活下去!陈超,我现在在江氏,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爬上对面那顶高楼,从楼上跳下来,这样,是不是就可以见到他了?”

    陈超怎么都想不到,沈茹竟然会这么激烈,明明他以前见过的沈茹,是个温和的女人。

    他赶紧说:“是这样的,金老爷子病重很长时间了。明天是江修延和金芳的婚礼,金老爷子不能出席,今天他跟金芳一起去疗养院看金……”

    “哪一家疗养院?”

    陈超说出地方,又急促的说:“可是沈茹,你要搞清楚,金家不是一般人能惹的,金老爷子,那是实打实上过战场的人,如果你惹到金家,不管是沈家还是江家,都保不住你,你……”

    沈茹挂了电话,拦车就往疗养院跑。

    她顾不得那么多,她的儿子躺在医院,需要有人去救他,他儿子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江修延了。

    不管江修延认不认,她总归是要想办法让江修延去做配型。金老爷子又怎么样?那是个大人物,但大人物也要讲理,她是江修延的前妻,现在没有任何关联,但江修延不能不管可乐啊。

    到了疗养院,门口的守卫深严,还有很多记者在蹲守。她一眼就看见,隔着围栏的花园里,影影绰绰的人群。

    江修延还没进去,正站在那里跟别人说话,金芳挽着他的手臂站在那里,金童玉女一对璧人。

    沈茹眼睛发酸,但她顾不得发酸,她畏畏缩缩的围着围墙走了一圈,寻到一个矮一点的墙壁,毫不犹豫的往上爬。

    刚刚爬到围墙顶端,就被点击得掉下来,摔得她头晕脑胀,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有几个持枪的守卫过来按住她。

    邢克明赶过来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有人想要威胁将军吗?”

    沈茹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她挣不开守卫员的手,只一边哭一边喊:“让我见江修延,求求你,让我见见他……”

    邢克明皱眉问:“这是什么人?”

    已经有人过来认出沈茹,连忙对邢克明解释:“这是江先生的前妻,沈女士。”

    邢克明绷紧了嘴角,虎着脸说:“闹什么闹?都已经是前妻了,赶走吧。”

    他虽然严肃,但并没有仗势欺人的毛病,见沈茹来闹事,只想着赶紧打发走。

    守卫的手送了一点,沈茹立刻挣脱开,上前去抱住邢克明的腿:“这位伯伯,求求你让我见江修延好不好,人命关天,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她语无伦次,可也分辩得出,这些人里面最能说得上话的是邢克明了。

    邢克明往里面看了看,不高兴沈茹的打扰,但到底还是冷着脸说:“去请江先生过来。”

    江修延跟金芳正准备进去,听到别人来请,都觉得诧异,还是没说什么。

    金芳小声说:“邢伯伯就是那个样子,你不要在意。”

    江修延早就习惯了,反正演戏演全套,他是无所谓的。

    绕了会儿路,江修延和金芳走过来,看到沈茹一脸狼狈,身上都是脏污,还有好几处衣衫破损的样子。

    金芳本来是挽着江修延的手臂,下意识的缩回手,惊愕的问:“江……呃呃,沈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