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锦鲤王妃靠种田续命 > 第七十一章齐王闯入县衙,带走安茜。

第七十一章齐王闯入县衙,带走安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话说到点子上,云澈紧绷的脸渐渐缓和,不由高看青奎一眼。

    “不错,你还挺有头脑的,走,跟我去许府看看。”

    “是,王爷。”

    青奎起身,嘴角勾起,要是王爷因此能得到安小姐的心,那王爷绝对会大赏他,想到这里,他步伐越来越快。

    ……

    县衙密室

    阴暗的烛光若隐若现,屋子里有些阴凉潮湿。

    随着吱呀一声,安茜猛然抬起头看向门口,许大人走了进来,笑的谄媚。

    安茜警惕的起身,还好已经恢复力气,不然此刻她还真的有些害怕,这老头看她的样子她很不喜欢。

    “许大人安好”安茜微微俯身行礼。

    许大人摸了摸下巴,龇牙咧嘴的笑着,露出一口瓷白的假牙,其中两颗假牙还镶着金,在烛光下闪闪发光。

    “你叫安茜,我儿就是看中你这狐狸精,所以惨遭横祸?”

    他中气十足,声音蛮大,语气带着嘲讽,还有些警告。

    狐狸精?

    安茜垂眼冷笑,绝美的脸在烛光下熠熠生辉,惹得许大人一阵心痒难耐。

    这辈子她最讨厌狐狸精三个字,偏偏来到这里,这狐狸精三字生根发芽了。

    “许大人,这话请恕小女子不认,要不是许少给我下药,想要毁我清白,也不至于丢了性命。”

    “有时候我倒想问问许大人 ,好歹你是一镇之主 ,又是读书人,身为洛水镇的父母官,为何放任犬子调戏民女,作恶多端,欺压百姓,更是占着你的权势,为非作歹,连自己的儿子都教育不好,又如何教育别人? ”

    安茜高昂着头,绝美的双眼微微眨动,她的气势不卑不亢,整个人气质卓绝,根本不像一个普通的村姑,让人无法移开眼睛。

    许大人被她的样子迷的心痒难耐,不过依旧板着脸道:“那你的意思是犬子的死是怪我咯!”

    “是,子不教,父之过”。

    “放肆,你胆子不小啊!敢跟本大人叫嚣。”

    许大人佯装生气,咆哮出声。

    “小女子不敢,只是就事论事。”

    安茜依旧冷声道,丝毫不曾畏惧。

    “本大人告诉你,无论事实如何?”

    “如果本大人要让你死,阎王就不敢不收,还有秦贺,你不要以为本大人不知道,你的男人便是秦贺,他这次死定了。”

    安茜一听,心一颤,她猛然抬起头,凌厉的眸子看向他。

    “许大人这样草菅人命,也太不是东西了,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为父母官。”

    “放肆,你信不信本大人明天就让秦贺死在大牢里。”

    安茜握住拳头,表面上风平浪静,内心波澜起伏,这就是洛水镇的父母官,简直可笑。

    “说吧!要什么条件才能放过他?”

    许大人笑的谄媚:“不错,是个聪明女人,我喜欢,你不仅人长得貌美,头脑也聪明,要是能成为本大人的七姨太,那么秦贺,本大人就饶他不死。”

    果然如她所料,这老不死的早打上她的注意。

    安茜冷笑一声:“许大人简直为老不尊,痴人说梦,都一只脚踏进棺材里的人了,还想着娶媳妇。”

    “别说做七姨太,就是做正房,你,老娘我也看不上。”

    许大人不怒反笑,本就是习武之人,中气十足,笑的声音自然猖狂。

    “好一个老娘看不上,今天本大人就让你哭爹爹喊奶奶也无济于事,生米煮成熟饭,我看你怎么办?明明是**,还竖贞洁牌坊,真倒胃口。”

    话落,许大人直接朝着安茜逼近,嘴角上扬,笑的诡异,那双色眯眯的眼睛在她身上乱移。

    “找死。”

    安茜飞身踢起,朝着他的下身踹去,却被许大人握住脚,他用力一扯,长靴瞬间被他丢在地上,他爱不释手的摸着安茜的脚,嘴凑近。

    安茜勃然大怒,一拳锤了过去,竟然被他扯住衣服,外衫瞬间被脱,露出里面婀娜多姿的身躯。

    “许大人,你今天若是碰了我,老娘定阉了你。”

    “那我等你阉了我。”

    话落,安茜被他禁锢在怀里,一张油腻的嘴朝着她覆了过来。

    安茜心口一紧,开始有点慌了,她现代所学的一切招数在面对古代的内功,简直以卵击石。

    眼看着那牙朝着自己过来,安茜一拳揍了过去,随着他的牙齿脱落,许大人铁青着脸,捡起地上的假牙。

    他谄媚一笑:“好一个小辣椒,本大人喜欢的紧。”

    安茜一拳再一次锤了过来,被他紧紧握住,一扯,她整个人跌入他怀里。

    一阵恶心充斥着她。

    正在之时,师爷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

    “大人,属下有急事要禀报。”

    被打搅了好事,许大人勃然大怒,拿起旁边的砚台朝着师爷额头狠狠砸去。

    “废物,不是说了吗?没有重要的事不要来打扰我。”

    师爷吓得口齿不清,瑟瑟发抖:“大人,齐王找上门,要你把安茜交出去。”

    “齐王?哪个齐王?”

    “就是三皇子啊!”

    “什么?那还不赶紧走。”

    话落,许大人扯住安茜朝着密室外走去。

    安茜一边走一边寻思,这齐王到底是谁?为何要见她?

    远远地,云澈一看到安茜,嘴角不自觉上扬,压制住心口的激动,眼睛触及到许大人扯住她手臂的手,气的不行,他猛然迎上前。

    “属下参见齐王,不知齐王大驾,有失远迎。”

    许大人刚跪下行礼,就被云澈一脚踹飞。

    安茜有些诧异,没想到他竟然就是齐王,皇帝的儿子,这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稳定情绪,安茜微微俯身行礼:“小女子参见齐王。”

    云澈连忙大步上前,搀扶起她,微微一笑:“不用多礼。”

    他的眼神温柔,嘴角勾起,满眼的爱意遮掩不住,安茜心头一哆,这眼神让她很不自在。

    她不觉的把手抽回,这才想起他的身份,立即跪下道:“还请王爷为小女子做主,秦铺头为救小女子失手打死许少,被关进大牢,其实许少的死另有隐情,还请王爷为我们做主。”

    云澈思索片刻,扶起她:“此事我自有主张。”

    而许大人经过这一顿摔,骨头都快散了架,他跛着脚,战战兢兢道:“王爷,不知属下有何过错?还望王爷指明。”

    云澈走上前,冰冷的眸子射向他。

    “她是本王的人,你竟然把她给抓起来,许清呀许清,你胆大包天,这乌纱帽应该是不想要了?”

    云澈一边说一边把他头上的乌纱帽取下,狠狠地砸在他的脸上。

    安茜猛然看向云澈,她什么时候是他的人呢?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许清吓得不轻,连忙跪下,头一下又一下的磕在地上,发出一声声巨响。

    “是属于有眼无珠,是属下蠢,属下这就磕头谢罪,还望王爷再给属下一次机会。”

    云澈眉头一蹙,微眯着眼审视着地上磕头的老男人,许久后才道:“好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次饶了你,若有下次,绝不轻饶。”

    带走安茜,走到街道上,天空一轮弯弯的月亮照在整条街道上,月光洒在安茜身上,安茜跟云澈并肩而行,青奎紧随其后,一派祥和之景。

    云澈回头,眼神朝着青奎看去,示意他先走。

    青奎不解道:“王爷你眼睛疼吗?是不是进了沙子?”

    说着他急步上前,一只手抚摸在他后脑勺,另外一只手准备帮他把眼睛翻起来,那样子极其暧昧。

    安茜嘴角一抽,这两人莫不是……

    想到这里,她打了个寒颤,没想到古人更加开放。

    云澈一把挥开青奎的手,脸色极其不好,想发怒又不想吓到身边的女人,他狠狠地瞪了一眼青奎。

    青奎暗叫不好,这才反应过来,原来王爷嫌弃他打扰了他跟安小姐的约会。

    他用力的拍打在自己头上,对着云澈道:“爷,你送安小姐回家,我去给你们买点宵夜。”

    云澈心中窃喜,这榆木疙瘩终于开窍,他挥挥手,青奎便从隔壁一条街道走去。

    “今夜多谢王爷了,要不是你,估计我今夜难逃许大人之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