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锦鲤王妃靠种田续命 > 第五十五章关浅浅挡刀,阴谋还是真心

第五十五章关浅浅挡刀,阴谋还是真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关母顿时怒了,蜡黄的脸气的更加黑而红……

    她气急了,双手叉腰,胸膛激烈起伏,如同泼妇一般怒骂:“贱人,你说谁脸皮厚呢?有种再说一遍。”

    安茜冷嗤一声:“明知故问,还是脑子不好使,谁骂我,我说谁呗!”

    关母被她嘚瑟的样子气红了眼,怒火攻心。

    “老娘今天打死你这有娘生没娘养的小贱蹄子,怪不得张氏一家把你丢出去,当成畜生一般卖出去,也是,你这贱人,就该被这样对待。”

    上次浅浅被毁清白,她就想来开骂,正好今天新仇旧账一起算。

    话落,她卷起袖子,轮起拳头,就这样朝着安茜挥打过来,她是做什么她都不行,要轮打架,泼妇骂街,她可是仅此洪翠之下。

    只是意想不到的是,她拳头才出来,就被安茜给握住,动弹不得。

    关母用另外一只手,想给她个耳光。

    安茜眸子瞬间冰寒,关父被拉到身前。

    “啪……”

    一个强有力的巴掌声,落在了关父脸上。

    霎时,他的老脸出现了个粉红的五指印。

    关母愣住了,看着自己的手有些错愕。

    关父冷着脸瞪着她。

    安茜瞧着他的脸,笑的绝美,眉毛轻佻,想打她,真是可笑。

    别看这关母是个农妇,力气可大了,那一巴掌卯足了劲,关父脸瞬间黑而肿。

    关母吓得不轻,慌乱解释,她的男人可是赌鬼加酒鬼,这要是惹急了,钉锤子能钉死她。

    “当家的,我是打她,没想到她把你挡在身前,你可别怪我啊!”

    关父被她的这一巴掌打的晕头转向,直接懵了,摸着脸好久才回过神。

    “你个臭婆娘,啥事都干不好,你咋不吃屎啊!”

    安茜眯着眼睛,寻思着村里说的,这两人关系不好,原因便是这关父是个赌徒酒鬼,家里都快被他掏空了。

    所以这关母是恨极了他,可却不得不在一起过日子。

    呵呵……

    关父冷笑一声:“我怎么看你不对劲啊!打了我一巴掌还挺嘚瑟的,故意的吧!臭婆娘。”

    “不不不,当家的,我没有。”

    关母急着解释,脸色煞白。

    安茜挑拨出声:“我看你就是故意的,那嘚瑟样,一看就是你男人平时欺负你太久,你压抑了,今天终于爆发。”

    关母被她这样一说,有些心虚,不得不说今天这一巴掌解气,她还挺舒服。

    关父眼神凌厉的看着关母,握住拳头,青筋暴起,怒吼一声:“好你个臭婆娘,敢情压抑了很久,嘴上说为浅浅报仇,实际上是趁机收拾我啊!”

    “老子不就喝了几口小酒,耍酒疯打了你二下,又不死人,你竟然想报复我,胆大包天啊!看我不弄死你。”

    关母被打,眼神看了一眼安茜,双眸通红,瞳孔放大,恨不得把这女人挫骨扬灰。

    要不是这贱人挑拨离间,始作俑者,他又如何对打她?

    关母一把推过关父,把他直接推到在地,发了疯的抬起手朝着安茜厮打过来。

    安茜握住她的双手,一踹,她立马摔倒在关父怀里,却被关父厌恶的丢进旁边的水沟里。

    “贱人,滚开。”

    狗咬狗的戏码看多了,她觉得霎时乏味。

    便冷声道:“那个你们要打回家打吧!别打残了,关父啊!这女人不是一天两天盼着你死了,你可要悠着点。”

    话落,安茜直接进了屋子,大门一关,发出哐啷一声巨响。

    “走,回家收拾你”。

    关父一听怒极了,提起关母直接拽着回家。

    安茜笑的不行,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

    以此同时。

    巷子深处的角落里。

    “浅浅你真要报复这女人,那可是秦贺啊!不说他武功高强,力气大,人家现在还是铺快,要是惹急了,真的很惨。”

    “还有,你拿命去搏,万一不小心一命呜呼了,那怎么办?”

    “这方法不行,绝对不行。”

    关强还是有些不放心,要是被发现,得不偿失啊!自己的妹妹又那么娇弱。

    关浅浅的牙齿都要咬碎了,父母被那贱人也修理了一番,她刚刚那嘚瑟的样子,看着就让她戳眼睛。

    这一次她不会再手下留情,必须给这贱人一个教训。

    关浅浅道:“哥,张小丫那贱人我越看越不爽,你看看咱爸咱妈刚刚狼狈的样子,你能忍我不能忍。”

    “这个贱人确实让人恨得牙痒痒的。”

    关强恨死了安茜,这女人把他家搅的鸡犬不宁,翻天覆地,但是又拿他们没办法。

    不除去这女人,这个家就不算家了。

    “你按照我说的做,这次就搏一把,我不相信我关浅浅永远倒霉。”

    “我去找许少。”

    思来想去,她决定了,两人商量了一下细节,一拍即合。

    ……

    许少的一处别苑。

    关浅浅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恶心的暧昧声,一阵鸡皮疙瘩起来,她挺挺胸,想起之前跟许少的暧昧事,不由一阵恶心。

    要不是为了攀附上这男人,她关浅浅才不会眼瞎,跟他在一起。

    一个人人都上的垃圾。

    “许爷,你不是跟那关浅浅好过吗?你不怕她吃醋。”

    一个女子娇滴滴的声音传来,听起来让人怜惜。

    “我呸!那恶心的贱人算个球,要不是那身子还有看头,白送老子,老子都嫌脏。”

    “她这么差?我白天还看到她跟其他男人腻腻歪歪在一起。”

    许少嘲讽一笑:“一个妓女而已,还跟我的两个手下乱搞过,别让我看到她,看到老子要弄死她。”

    关浅浅听的握住拳头,气的全身发抖,咬牙切齿,恨不得冲进去把那两人撕碎。

    最后神智战胜怒火,现在是用到他的时候,她不能害怕也要忍,最后一次,只要让秦贺认定她,她的好日子就来了。

    想到这里,她清清嗓子,吞下眼中的泪,忍下恶心,把身上的衣服拉开一些,露出一些风光,然后把门推开,看着床上依偎的两人,她轻笑着,发出娇媚的声音。

    “许爷,奴家好想你啊!”

    许少被她娇嫩的脸,妩媚的声音撩拨,翻身起来,把旁边的女人一推,起身朝着关浅浅走了过来。

    他轻挑起她的下巴,这女人今天有些不一样,到底是长得好看,这一主动,整个人风情万种,一下子就吸引了他的目光。

    “许爷,你好久没找奴家了。”

    说着关浅浅直接扑倒在他的怀里,许少心口一紧,一把抱起她丢在床上。

    女子见状,连忙瞪了一眼关浅浅,扭着屁股走了出去。

    一番折腾后,关浅浅忍住恶心,看着全身的淤青,敢怒不敢言。

    而许少满足后,对于她提的要求自然应了下来。

    关浅浅回到屋子里,把东西砸了个稀巴烂。

    她气的咬牙切齿,张小丫这个名字她恨的要死。

    ……

    翌日,天气刚亮,秦贺今天并没有率先去县衙,而是等着安茜一起,顺便跟她一起去摆摊,帮她提着东西。

    刚出了巷口,十多个黑衣人就朝着两人涌来,掌风凌厉,手持长剑,二话不说就刺了过来。

    安茜本就只能靠腿上功夫,面对这种高手自然应接不暇。

    秦贺一边护着她,一边把她挡在身后。

    “小心。”

    眼看着那把长剑就要刺到秦贺身上,安茜立马挡在他身前。

    秦贺见状,心口窒息,想也没想,毫不犹豫的推开她,眼看那长剑落入他的心脏。

    安茜脸色煞白,瞳孔放大。

    “贺哥哥”

    一声女子的惊呼声传来,一道纤细的身影挡在他的身前,长剑没入胸膛,鲜血四溅,触目惊心。

    秦贺看着关浅浅倒在他的怀里,有些错愕。

    他怒极了,忙飞上前,几个黑衣人就被他一脚踹到在地,紧接着黑衣人便跑了。

    安茜探究的看着地上疼的昏了过去的女人,有些不知所措,这女人竟然帮秦贺挡了一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