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锦鲤王妃靠种田续命 > 第四十六章抢我的东西,给我还回来

第四十六章抢我的东西,给我还回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砰”的一声巨响,张家的大门岿然倒地,扬起不少灰尘。

    张家的木头大门是关着的,因为门之前被秦贺踹过,随便被他们按上,此次安茜不费吹灰之力,门就倒了。

    安茜冷着脸站在那里,眼神的嘲讽显而易见。

    饭桌上,张梅香,张大锤,徐香,张有才正在高高兴兴的吃饭,几人有说有笑。

    这一踹,几人吓得不轻,纷纷放下碗筷探头出来。

    张有才率先起身,看到门口的安茜,还有那倒塌的大门,顿时怒火中烧,破口大骂。

    “逆子,你把老子家大门怎么呢?你不忠不孝就算了,现在竟然来到老子家门口撒野。”

    话落,张梅香也走了出来,厉声呵斥:“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欺人欺负到自家头上了,老娘怎么以前没把你给掐死?”

    “你个祸害。”

    安茜看着面前咆哮的张有才,还有一脸嫌弃的,如同泼妇的张梅香,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眼中闪过狠厉。

    这家的人简直就是垃圾中的人渣。

    安茜的气势让走出来的徐香,张大锤吓了一跳,眼前的女人,眼神凌厉,气势逼人,绝美的脸浮现出怒意,眼中杀意波动。

    这哪还是以前的那个任由他们欺负的张小丫。

    徐香打了个寒颤,默默地看着好戏。

    “贱人,哑巴了,不会说话。”

    张梅香嘲讽一笑,果然是只纸糊的老虎,一吓就焉了,恢复原形。

    安茜看向张梅香,冷嗤道:“是你们把我家的砖瓦家具给搬了?”

    张梅香不以为然道:“咋?搬了又如何?我们养你一场,这些是你应该给的。”

    “呵呵!简直好笑,你们养我,我呸!”

    “我就是你们的一个赚钱工具,一个干活的奴隶,公然上人家去抢,要脸不?”

    张梅香拍拍屁股,嗤笑出声:“我抢我女儿家的东西,谁会觉得是抢?”

    “你有理了是不是?”

    徐香道:“死丫头,你要是在对娘说话不客气,小心我饶不了你。”

    说着徐香直接挽起袖子就要朝着安茜打了过来。

    陆川见状连忙挡在她的身前:“徐香怎么呢?光天化日之下就想打人。”

    “我打的就是这种不孝的贱人,滚开,不然老娘连你一起打。”

    徐香说着朝着陆川就是一巴掌。

    陆川被打,安茜火了。

    她一把扯过陆川,直接朝着徐香挥打过去。

    “啪啪啪……”

    连续十三个巴掌,直接打的她晕头转向,鼻青脸肿。

    要不是张大锤上去拉住她的手,她铁定要把她打的变成猪头。

    徐香疼的一个劲捂着脸哀嚎。

    张大锤怒了,敢在他眼皮子底下欺负他的女人。

    他使劲拽住安茜的手,把她一甩,安茜瞬间砸到在墙上。

    安茜摸到身边的竹条,起身,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朝着张大锤挥打过去。

    “张大锤,你竟然敢打我,我要你打我,看老娘不抽死你。”

    竹条打在身上钻心的疼,张大锤发出杀猪般的声音,在院子里如同疯狗一般逃窜。

    陆川憋笑,这秦贺媳妇果然是女中豪杰,这气势,看着就没谁了。

    “杀千刀的,你竟然敢打我儿子,老娘跟你拼了。”

    张梅香也捡起地上的竹条朝着安茜挥打过去,张家大院乱成一团,滑稽的很。

    本就笨拙,被安茜一脚踢过去,张梅香直接摔在张有才身上,张有才被她压的险些蹦屁。

    处理好几个人渣,她拍拍屁股,翘着二郎腿,坐在张家大门口,等待村长的到来。

    这些个人,她还不清楚,一个二个不就是爱看好戏吗?这好戏,又岂会不叫村长来处理。

    正好村长家跟她有仇,想看她的笑话,简直可笑。

    陆川不解:“嫂子,趁着他们现在受伤,没力气,赶紧把我们的东西搬回去吧!”

    安茜笑了笑:“不急,还有好戏看了,吃了我的东西,我自然要他们还回去,而不是像强盗一样抢回去。”

    果然话落,地上的人还在哭哭唧唧哼着。

    村长宽福已经带着好几个人浩浩荡荡走了进来。

    见此情况,村长黑着脸沉声道:“张家,怎么又是你们家在闹?”

    “哎呦!村长,你来得正好,这个死丫头一进门就把我们全家往死里打。”

    张梅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着,双手抓着地。

    村长看向安茜,眸子凌厉,语气不好:“张小丫,这些人是你打的?”

    “是我打的。”

    安茜淡漠出声,面不改色,丝毫不慌乱。

    见她一副高高在上,没有丝毫悔意的样子,宽福厉声呵斥:“他们是你的父母,你竟然做出此等不忠不孝的事,成何体统?”

    “呵呵!父母?忠孝?他们也配。”

    “看看这些东西,青砖,沙土,柜子,都是我家的,我们家盖房子,刚买回石材,他们到好,公然上我家去强取豪夺,这是一个为人父母能做出来的事吗?”

    安茜话落,指了指四处的砖瓦,还有摆不下的柜子。

    宽福怒道:“哪又怎样?她们是你的亲人,把你养大是事实,即使拿了你的东西你作为女儿,也不该把他们打一顿。”

    张梅香听到村长为她说话,连忙附和出声:“村长,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这个逆女,我真的没办法了。”

    “要是再放任她在这个村子里住下去,我们张家乃至村里好多的人都要被她给欺负死。”

    “上次王花花也被欺负的不行,村里现在都仰仗着村长你还我们公道啊!”

    张梅香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泼妇,这一说,看笑话的人都在咂舌。

    纷纷议论起来。

    “张梅香,你说话也不怕天打雷劈,你觉得你有把丑丫当闺女吗?”

    “谁说不是,在你们老张家就过得猪狗不如,睡猪圈,吃猪草不说,卖给马老头,还卖给死人举行冥婚。”

    “是啊!你们作为父母的太不是东西了,现在人家日子过好了,你们就想巴结,巴结不到硬抢。”

    “现在还来个恶人先告状,摊上你们这样的人家,丑丫可真是悲催。”

    ……

    宽福本就有心找安茜的岔,大家这样一说,他就不满,沉声道:“好了好了,吵什么吵?弄得仿佛你们是当局者一样,丑丫的事我自有定夺。”

    “呜呜~~村长,我们老张家落得如今这个地步,除了你能给我们做主,真的没人呢?”

    张梅香说着假意用袖子擦着眼泪。

    安茜对着张梅香嗤笑出声:“做主?谁都知道你张梅香,徐香在村里就是两个不安分的主,搅屎棍,只有人家吃你的亏,你占人家便宜的主,现在说的好像你们才是受害者一般。”

    安茜话落,张梅香,徐香,怒火中烧。

    “你个贱人,今天说什么也没用,你把我男人还有我打成这样,必须赔钱。”

    徐香伸出手,今天不好好敲打她一翻,她就不是人。

    安茜目光寒意乍现,仅仅一眼,徐香吓得颤颤巍巍。

    “徐香,要不是你们进屋公然抢劫,我又如何会找上门?”

    “这入室抢劫可是一大罪,我看村长处理不了,那我们上镇上找县太爷吧!”

    徐香嘲讽一笑:“你莫好笑,不就是拿了你点东西,这就叫入室抢劫?你当县太爷那么得闲,帮你处理这么大的事。”

    安茜被她的无知弄得好笑。

    “徐香,你没读过书没文化我理解,可是你无知到已经蠢笨如猪,那可真是好笑了。”

    蠢笨如猪?

    徐香气的不行,当即就发飙,尖着嗓子,用手指着她破口大骂:“你个小贱蹄子,骂谁猪呢?有种你再说一遍。”

    安茜不惧,淡漠出声,把她的手直接拍开。

    “谁对号入座就是谁咯!”

    围观的村民大笑出声,这徐香可真是蠢,入套了都不知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